隋朝的“俭”与“奢”

0

陈忠海,本刊专栏作家、文史学者,长期从事金融工作,近年来专注经济史、金融史研究,出版《曹操》等历史人物传记8部,《套牢中国:大清国亡于经济战》《解套中国:民国金融战》等历史随笔集6部,发表各类专栏文章数百篇。

隋朝的建立结束了约300年的分裂和战争,它的开创者隋文帝杨坚在总结前代教训的基础上主张节俭,并为此作出了表率,开创了治世。但继任者隋炀帝杨广却走向另一个极端,一番穷奢极欲让隋朝从极盛骤衰,成为历史上又一个“短命王朝”。

文帝节俭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五月二十四日,北周宣帝宇文赟病危, 有大臣伪造诏书,让随国公杨坚接受遗命辅佐朝政。当天,年仅22岁的宇文赟病逝,太子宇文阐即位。第二年,左丞相杨坚废黜宇文阐自立,改国号为隋,杨坚即隋文帝。杨坚称帝后一路南征北讨,至开皇十年(590年)完成了天下统一,结束了自东晋十六国以来的分裂局面,使连续约300年的战争得以停止。

杨坚是一位有雄才大略的帝王,完成天下统一后,他励精图治,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整顿和改革,包括推行三省六部制和均田制、简化地方官制、改革货币制度等,使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得以修复和加强,使社会恢复了稳定,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

北周宣帝宇文赟“ 性凶而强,威福在己,亡国之事,皆在其身”,在位时荒淫无度,大兴宫殿,生活奢靡,在位仅2年,先后立了5位皇后,后宫衣饰粉黛耗费惊人。杨坚以此为鉴,提出要厉行节俭。杨坚规定,后妃、宫女的衣服和日常用具都要严格按制度供应; 旧衣服洗洗再穿,衣服破了就补一补,“六宫咸服浣濯之衣”;宫中的日常饮食,除非举行宴会,平时每顿饭只有一个肉菜。

杨坚“躬履俭约”,要求“居处服玩,务存节俭”,平时使用的器物都“随令补用,皆不改作”, 外出乘坐的车辆能用即用,尽量不做新的。吏部尚书苏威看到皇宫中用白银作帷幔的钩子,认为有些奢侈,因而进谏,杨坚“为之改容, 雕饰旧物,悉命除毁”。有官员“进干姜,以布袋贮之”,杨坚认为没有必要用布袋,那样太奢费, 针对这件小事,杨坚对这名官员“大加谴责”。后来,有官员“进香,复以毡袋”,杨坚更生气了, “因笞所司,以为后诫焉”。开皇元年(581年),杨坚下诏“犬马、器玩、口味不得献上”。

杨坚一方面自己很节俭,另一方面十分关心民间疾苦。《隋书》记载:“乘舆四出,路逢上表者, 则驻马亲自临问。或潜遣行人采听风俗,吏治得失,人间疾苦,无不留意。”开皇十四年(594年)关中大旱,杨坚派人前去了解情况,“有得豆屑杂糠而奏之者”,杨坚深感自责,“流涕以示群臣,深自咎责”, 并“为之撤膳,不御酒肉者殆将一期”。杨坚到泰山封禅,途遇饥民, 车队行走困难,杨坚下令“不得辄有驱逼,男女参厕于仗卫之间”; 遇到扶老携幼的,“辄引马避之,慰勉而去”;走到艰险的地方,“见负担者,遽令左右扶助之”。

杨坚力戒奢靡,带头节俭, 带动了整个社会节俭风气的形成。《隋书》记载:“开皇、仁寿之间,丈夫不衣绫绮,而无金玉之饰,常服率多布帛,装带不过以铜铁骨角而已。”节俭的另一面, 是社会财富的巨大积累,杨坚在位末年“府藏皆满,无所容”,兴洛仓、常平仓、黎阳仓、广通仓等每个仓库存储粮食都在百万石以上, 以至于隋朝灭亡20年后的唐贞观十一年(637年),大臣马周还向唐太宗李世民报告:“隋家储洛口,而李密因之;西京府库,亦为国家之用,至今未尽。”杨坚在位期间全国安宁、编户大增、仓储丰实, 社会呈现繁荣景象,这一时期被史家称为“开皇之治”。

以俭戒子

杨坚有5个儿子,按年龄依次是杨勇、杨广、杨俊、杨秀和杨谅,他们的母亲都是独孤皇后。杨坚生性节俭,独孤皇后主持后宫, 也是一个节俭的人,他们平时对儿子们都把节俭作为一项教育原则, 但可惜的是,这些儿子却让他们有些失望。

长子杨勇容貌俊美,生性好学,善词赋。杨勇曾得到一副装饰华美的蜀铠,杨坚看到后“不悦”, 原因是“恐致奢侈之渐”,于是教导杨勇:“我闻天道无亲,唯德是与, 历观前代帝王,未有因奢华而能长久者。汝当储后,若不上称天心,下合人意,何以承宗庙之重,居兆民之上?”杨坚还把一件自己穿旧的衣服和一把用过的刀送给杨勇,以示警戒。杨坚用心良苦,但杨勇喜爱奢侈的毛病一直未改,平时生活铺张,府中有许多妾侍、珍宝,加上“率意任情”,逐渐引杨坚和独孤皇后不满。杨勇虽然已被立为太子,但后被杨坚废黜,贬为庶人。

三子杨俊生性仁恕慈爱,一开始名声很好,杨坚“闻而大悦, 下书奖励焉”。但以后杨俊“渐奢侈,违犯制度,出钱求息,民吏苦之”。杨坚派人调查,查实后进行了严厉处理,“与相连坐者百余人”。但杨俊不思改过,“盛治宫室,穷极侈丽”。杨俊还亲自制作一些精美的器具,用华丽的珠宝玉石装饰。杨俊为妃子制作七宝幂蓠,又建造水上宫殿,“香涂粉壁,玉砌金阶”,“梁柱楣栋之间,周以明镜, 间以宝珠,极荣饰之美”。杨俊的作为让杨坚大失所望,“以其奢纵, 免官”。

四子杨秀“容貌壮伟,很有胆力,年未及壮,即多须髯,常为朝臣所侧目”。杨秀很有野心,曾主动要求领兵出镇外地,杨坚没批准,之后虽然命杨秀开府治兵,但出于不放心,又暗中削弱杨秀的兵权,杨秀遭到打击后意志消沉,开始追求享乐,“奢侈逾制,车马衣服,僭拟天子”。杨坚大怒,把杨秀从外地调回京师,见面后却不予理睬,第二天派人痛斥,最后也把杨秀被贬为庶人, 软禁在内侍省。

几个儿子接连出事,而且所犯过错中都有贪图享乐、奢侈过度的问题,让杨坚警觉起来,在确定谁来是新太子的问题上,杨坚进行了暗中考察。二子杨广深知杨坚的关切,刻意把自己伪装得节俭清廉。杨坚有一次去杨广的晋王府, “见乐器弦多断绝,又有尘埃,若不用者”,杨坚认为杨广“不好声妓”,跟其他几个儿子有明显区别,感到很安慰,“善之”。杨勇被废后,杨广被立为新太子。

炀帝奢靡

仁寿四年(604年),杨坚去世。太子杨广随后即位,即隋炀帝。杨广本性也是一个贪图享受、极尽奢靡的人,在这一点上并不输于哥哥和弟弟,之前的节俭都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旦荣登皇帝宝座, 缺少约束监督,本性便展露无遗, 而父亲留下的丰厚“家底”,也为穷奢极欲的生活提供了物质基础。

杨广即位的第二年就开始营建东都洛阳,这项工程十分浩大,工期却很短,只有10个月,为此,每个月都有200万民夫参加建设。不仅耗费人力巨大,耗费的物力也十分惊人,杨广派人到江南各州“采大木”,沿途运输又是一项大工程,“所经州县,递送往返,首尾相属,不绝者千里”。宫殿的梁柱要从江西采伐,2000人才能拖动一根大柱,把这样一根大柱运到洛阳,至少花费10万个工时。

在洛阳城外,杨广还下令修建了西苑,北至邙山,南抵伊阙,总面积约为400平方公里,被认为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皇家园林。在西苑中的湖泊上,以传说中的仙山方丈、蓬莱、瀛洲为原型,建造了几座百余尺高的小岛,岛上修有宫殿。西苑“内造十六院,屈曲周绕龙鳞渠”,每院有一名四品夫人主持院事。各院“竞以淆羞精丽相高”,以求得杨广的“恩宠”。杨广喜欢“以月夜从宫女数千骑游西苑”,还亲自作《清夜游曲》,“于马上奏之”。十六院之外,西苑中还有几十处“景点”,以奢华著称的阿房宫估计也相形见绌。

东都洛阳建成后,许多西域商人和使者来此做生意和参拜,杨广下令在洛阳举办盛大文艺演出,参与演出的乐手、舞蹈演员近2万人, 从晚上一直演到早上,彻夜不息, 这样的演出活动前后持续了一个多月。不仅如此,杨广还下令,洛阳的店铺必须重新装饰,售卖的货品也要经过挑选,把那些珍贵的商品摆出来,店家和客人都要穿上新衣服,街道两边的树木也都缠上帛, 用以装饰。

杨广还对巡狩活动十分热衷, 在位14年,去全国各地巡狩11次,每次出行都仪仗浩大,随行的官员、卫卒、宫女人数众多,沿路供应浩繁。大业元年(605年)至大业六年(610年), 杨广先后调发河南、淮北、淮南、河北、江南诸郡的农民和士兵300多万人整修各段运河。完工后,杨广带着浩大的船队南下江都,随行的诸王、百官、后妃、宫女等有10多万人,船队长达200多里,凡路过的州县,500里以内的都要来“献食”。如此劳民伤财的“龙舟下江都”,杨广竟然搞了3次。

极盛骤衰

奢靡的代价是惨重的,为营造洛阳,“每月载死丁,东至城皋, 北至河阳,车相望于道”,至于修运河、下江都,更是劳民伤财。刚刚经历过“开皇之治”的隋朝,很快便“百姓废业,屯集城堡,无以自给”。遇到灾荒,百姓的日子更惨,《隋书》记载:“初皆剥树皮以食之,渐及于叶,皮叶皆尽,乃煮土或捣藁为末而食之。其后,人乃相食。”杨广在位后期,各地不断爆发起义。大业十四年(618 年),宇文化及等人发动兵变,弑杀了已经众叛亲离、失去民心的杨广,存续仅38年的隋朝灭亡。

杨广不是庸君,有一定的能力和抱负,即位之初,形势也十分有利,但杨广未能把握机遇,尤其没能像父亲杨坚那样对奢靡现象的危害有足够警惕,也没能以身作则地反对这种现象,反而穷奢极欲,结果“极盛骤衰”,留下了深刻的历史教训。正如范文澜在《中国通史》中评价的那样:“隋炀帝是历史上少有的奢侈皇帝。因为奢侈,民众被剥削到无法生存的地步。民众只有起义推翻隋统治,才能找到生路。”

《尚书》说“克勤于邦,克俭于家”,《韩非子》强调“国以俭得之,以奢失之”,李商隐在诗中说“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指出:“古代国家灭亡的标志不是生产过剩,而是达到骇人听闻和荒诞无稽程度的消费过度和疯狂浪费。”总结隋朝初年兴盛以及又“短命”的原因,正好可以为上述这些论断做出注脚。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