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是发现的,还是发明的?

0

陈彩虹,高级经济师,长期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现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出版有《现代货币论丛》《钱说——货币金融学漫话》《经济学的视界》《世界大转折》等10多部著作、文集。

在太平洋的卡罗莱群岛中,有一个名叫雅普的小岛。岛上的居民世世代代都用一种石头作为货币, 它的名字叫做“斐”。这种石头呈圆扁形状,中间有一个孔,插上一根木棍,可由两人抬着走。岛民交易谈妥后,他们就抬着“石币”,从一家转送到另外一家。据报道,现在岛上也流通美元等现代货币,但石头仍然在许多经济和社会活动事项中,扮演货币的角色。特别是岛民婚丧嫁娶一类的人生大事,仍然遵循传统的风俗规制,“斐”作为有价值的实物货币礼金,在小岛之内抬来抬去,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

1848年的一天,一位年轻人在美国旧金山发现了黄金。短短几年,那个原本只有几百人的小村庄,一下子从世界各地涌入30多万人,一个大都市骤然出现在美国的西海岸。人们奔着那黄灿灿的金属而去,集合起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这就是世界经济史或货币史上被称为“加州淘金热(California Gold Rush)”的一段经历。黄金既不能吃,也不能穿,为什么它会有如此的魔力,令人们如同饥饿难耐扑向食物一样,趋之若鹜?理由很简单,黄金可以作为交易工具,购买到其它所有的商品。此外,黄金易分割、耐磨和不宜腐蚀等性能, 使得它可以作为一般财富的代表, 保存下来。

显而易见,石头也好,黄金也罢,它们都是大自然的赐物。奇妙的是,人们发现它们能够用来标明其他商品的价格,完成各种商品的交易,还能够作为有价值的实物, 当成财富贮藏起来。人类社会历史和现实认定,这些功能属于货币。既然石头和黄金有这些功能,说明它们天然就是货币。在这里,货币是人类从大自然里发现的。

公元前3000多年,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发明了楔形文字,它们主要书写在泥板之上。据考古学家分析,这些楔形文字,大多与商业、贸易和借贷等经济活动相关,自然涉及各种交易中的计量单位和数量等问题。那时,苏美尔人使用六十进制的计量体系,最小的单位为谢克尔(Shekel),60谢克尔为一迈纳(Mina),60迈纳为一塔兰特(Talent)。一些学者据此认为, 楔形文字中许多内容,就是用这样的计量单位和进制来计算的商业、贸易和借贷等情况。基于这些计量单位,能够记录交易数量,标明交易单位和价格,实现交易的结清, 代表债权债务关系。由此推断,人类社会最早的货币,就是记账符号形态的。泥板上古老的楔形文字, 居然承担了如此重大的社会经济功能,人类的“凭空”创造,的确神奇无比。

数字货币是当下一个火热的领域。中国人民银行就于20204 月先于世界他国开始了数字货币发行的测试。在某种意义上,今天的数字,是由几千年前书写在泥板上的楔形文字演化而来的,它们都是人类思维的产物。和楔形文字不同的是,今天的数字在世界范围内统一了,十进制成了运用最广泛的计量和算法基础;而且,由于信息科技的进步,数字可以记录、存储在电子介质之中,由二进制的电子运算,再通过显示器表现为十进制“看得见”的形态。当这些数字和货币关联,如1这个数字,加上“人民币”名称和“元”的单位,成为一元人民币后,它就可以用来标明商品价格,完成商品交易,并且代表一般财富,记录或存储在确定的电子空间之中。时尚的数字货币, 就这么诞生了。

不论是公元前3000多年的楔形文字,还是当下的数字人民币,当它们作为货币时,即具有三个重要的“形式要素”。一是符号或数字,二是货币名称,三是货币单位。这三种要素,无一不是人类发明的东西,大自然是不可能直接得到的。仅仅从这样两种古今的货币形态来看,人类是货币的发明者,不是发现者。

在我们面前,现在有“发现的货币”和“发明的货币”两种形态。就事论事,我们似乎可以轻松地认定,人类社会的货币既有“发现的”,也有“发明的”。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与人类社会货币运用实践相伴随的,是货币理论学说的探索和研究,迄今为止已经产生了诸多的理论派别。它们对于货币的认知大为不同,有坚定的“发现派”,又有铁杆的“发明派”,它们之间互相不认可。当然,也有货币既是“发现的”又是“发明的”混合派。这个派别覆盖面很大,但由于缺乏对“发现”和“发明”之间关系的调和论证,内在冲突时隐时现,理论影响力时高时低;对于现实的解释力,也是时强时弱。

“发现派”认为,从历史源头来看,货币是物物交换矛盾的产物。物物交换,当且仅当卖方商品和买方需求完全一致时,如卖牛人正好遇到了买牛人,交易才能完成。这种情形,恰恰是交易中罕见的特例,市场经济无法通过物物交换获得长足发展。就这样,实物货币水到渠成地到来,它可以和任何其他的商品交易,物物交换的矛盾彻底消解。由于人类生产力发展的原因,特别是人类对大自然赐物发现的渐进性,这种实物货币从早期的贝壳、石头等,最后演进到了黄金。人类发现,黄金“天然”就是最佳的商品货币,结果催生了“金本位”的货币制度体系。虽然现代货币大多是主权国家发行的纸币, 但“发现派”认定,这些纸币不过是黄金或其它商品价值支持的货币符号,它们代表黄金或其他商品的价值,然而它们本身并非货币。各国央行至今仍然储备黄金,说明黄金的货币属性没有改变。始自亚里士多德,到亚当 斯密,到马克思, 再到今天坚持“金本位”理论的学者,都在这个“发现派”群体里。

“发明派”则认为,货币是从商业、贸易和借贷活动的记账开始的。换句话说,人类货币历史的起点,是“记账符号”或“记账单位”,而不是实物货币。公元前3000多年两河流域关联商贸等活动的楔形文字,可以判定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记账货币”。诚然, 贝壳、石头和黄金等,确实作为货币使用过,但它们只是“代币”, 只是由于人类社会不同阶段的条件约束,“记账符号”早期没有纸可以书写或用其他方式表现,只能通过贝壳、石头和黄金来标示并运用而已。这些实物商品的“代币”, 永远只是它们自身,不是真正的货币。由此而论,尽管货币源自物物交换矛盾的说法流传甚广,却是对历史的重大误解,是一种理论武断。“发明派”最彻底的代表,是现代货币理论(MMT),其货币定义就是“一般的、具有代表性的记账单位”。它对于一切承受货币功能的载体,都予以排除,留下的只有抽象的“记账单位”。

货币的“混合派”,较为多元和复杂,主流经济学中的很多货币理论,都可划列其中。“混合派” 的典型特征,就是既承认历史上的贝壳、石头和黄金等实物货币是真正的货币,货币是“发现物”;又承认现实主权国家发行的纸币为人类的“货币创造”,货币是“发明物”。凯恩斯的货币理论具有代表性。他将货币分为“商品货币”和“管理货币”两种。前者是实物货币,有100%黄金等实物价值为基础发行的货币;后者则是主权国家发行,只有部分黄金等实物价值支持,或完全没有黄金等实物价值支持的纸币——“管理”二字,就表明管理者可以自由调整黄金等实物价值支持的比例。“混合派”综合了“发现”和“发明”货币的历史与现实,有着对人类货币格局的全覆盖,但“发现”和“发明”的关系未能清楚界定,当用来解释货币现象,特别是试图解决货币难题时,时常表现出无力感。

人类社会只有一部货币历史和一个货币现实,不同的货币理论学派对此有大为不同的看法,说明不同学派的思维方法不同,运用的逻辑框架不同;有时候,还说明他们据有的理论信仰不同。有的学派更相信历史的、经验的事实,有的学派则更相信抽象的、逻辑的结论, 他们不仅在解释货币现象时表现出差异,重要的是在面对货币问题需要提供理论的解决思路时,更容易产生巨大的分歧。

何种理论能够更好地解释货币现象,并能够较好地服务解决货币问题,它就应当受到肯定和推崇。在我看来,“混合派”更具有优势。只不过,它需要有“发现的” 和“发明的”货币之间内在逻辑关系上的清晰处理,能够调和两者的矛盾;同时,它需要根据现实的情况,补充、丰富和完善理论内容,提升理论的解释力和实践的指导力。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