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均衡还是加剧分化?——2016年互联网经济的区域表现

0



 

刘保奎

16

2016年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复杂性:传统的电子商务面临转型压力,共享经济快速发展后出现分化,以“内容”为核心的精神文化业态快速成长,智能制造等“互联网+制造业”深入发展,双创大潮不断向纵深推进,互联网基础设施投入加大,依托互联网的农村电商、民宿旅游等产业发展较快。如何在纷繁复杂的现象中辨清互联网经济的空间演进规律,进而完善区域政策响应机制,对于更好引导这些新经济形态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电子商务增速放缓,但通过变革避免失速,仍在推动地区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作为互联网推动地区发展的传统力量,电子商务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高歌猛进之后,销售额增速有所放缓,2016年前三季度比2015年同期下降14.2个百分点,但仍保持在22.3%的高位,比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高11.9个百分点。这得益于电商行业的新变革,避免传统电商过快失速的同时,也为电商优势地区和电商后发地区带来不同程度的新潜力和新机会。

从网店到“场景”,商业模式的升级,让电商传统优势地区得到新发展。用户从PC端转向移动端的趋势,让消费不再是一个独立的行为,而是深度融入人们的阅读、交往、休闲等日常。用场景圈住流量、用情感和价值认同使流量升华,以“场景”为切入的网红经济、社群经济在2016年得到爆炸式发展,知乎、豆瓣等社群发展提速,Papi酱、罗胖、吴晓波、张大奕等各类网红备受资本追捧,IP的价值得到市场重视,他们从IP出发,向上下游延伸出卖货、培训、投资等。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这些主要出现在知识、资本密集的一线城市,广大中小城市尚不具备足够的条件。

跨境电子商务的探索,同样释放了电商传统优势地区的新潜力。电商最早起步的杭州,近年来把跨境电子商务作为主攻方向,成为国家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探索出金融、物流、信用、监管等“六大体系、两大平台”等制度创新,2016年1-11个月跨境电商出口354.5亿人民币,增长1.9倍,占杭州全市出口总额的12.7%,不仅稳定了电子商务发展,还直接和间接地带动了就业超过10万人。在中央政府的推动下,杭州经验在其他电商基础好的城市得到迅速推广,试点扩大到广州、深圳、天津等12个城市。2016年全国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达6.3万亿元,增长23.5%,占进出口总额的25.9%。

线上线下融合(O2O)的“新零售”,让那些电商起步晚、以线下为主的地区也得到了新机会。电商巨头纷纷与实体店携手,如阿里入股银泰、苏宁、三江购物,京东入股永辉,线上线下资源全方位叠加,孕育出了新的经济形态——“新零售”,它以实体企业为主导,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的数据分析整合,有效对接供需两端,提升生产、仓储、物流等全产业链效率。新零售激活了线下为主的传统商业城市的活力,例如受电商冲击较大的万达,2016年开始对传统商业综合体实施数字化改造战略,加强大数据运用,在许多城市都止住了颓势。

共享经济率先在一线城市孕育,目前正逐步向二三线城市扩散,成为这些城市发展的新动力源

共享经济瞄准传统经济的“痛点”,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打破既有产业链价值链,释放闲置资源,形成新供给、新需求,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自2014年以来得到迅猛发展。从区域上看,无论家政服务、美食团购、交通出行,还是房屋短租、金融理财领域,共享经济都最早孕育在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活跃、融资便捷的北、上、深、杭等(准)一线城市。

2016年共享经济从一线向二线、三线城市扩散的趋势比较明显。滴滴出行已覆盖全国从北上广深等起步,现已覆盖到全国400个城市。木鸟短租抓住大众旅游的风口,将房屋共享从重点城市拓展到覆盖全国396个城市。家政服务平台阿姨帮,2012-2014年仅围绕京穗深沪蓉5个城市,而在2015年以后一口气上线了南京、青岛等8个城市。摩拜单车更是2016年的一个现象级企业,从京沪两个城市,迅速扩大到广州、深圳、成都、宁波等9个城市,在完成D轮2.15亿美元融资后,摩拜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独角兽企业。提供上门美甲服务的河狸家在2015年8月前仅在北上广深杭发展,而此后进一步拓展到南京、武汉、重庆、天津、成都等二线城市。

可见,O2O共享经济企业大多走过了这样“规模扩张和区域扩张”相结合的共同轨迹:在北京、上海起家,经过两三年的发展,扩展到深圳、广州、杭州等(准)一线城市,在引起资本市场关注并获得大规模融资后,拓展到重庆、成都、天津、武汉、南京、厦门、宁波等二线城市,再往后是在其他城市乃至全国铺开。

用户从实物消费进化到时间、效率及精神的消费,“内容”的兴起强化了互联网经济的“中心性”

相比于2015年生活服务类平台滴滴、美大、同程等的快速发展,2016年用户从对实物的消费进化到对时间、效率以及精神的消费,2016年也被称为付费元年,“为好的内容付费”也得到了用户响应。新闻分发平台“今日头条”无疑是年度最成功的企业,用户过6亿人,估值过120亿美元,被捧为挑战BAT的新势力。知乎、豆瓣、猪八戒、猿辅导等知识分享平台,在各自领域发展步伐明显提速,知乎live、在行、分答等知识销售变现模式横空出世,分答上线43天即实现授权用户过1000万,估值过1亿元。网络直播平台无比火爆,斗鱼、花椒、视吧、YY、触手、映客等一批估值超过或接近百亿的企业,优酷土豆、爱奇艺等视频分享平台前三季度增速超过30%,以腾讯视频为代表制作的一批网剧、网综红遍大江南北,A站(Acfun)和B站(Bilibili)等亚文化视频平台日渐活跃,B站日活跃用户和播放量超过1亿,一批广播(音频)内容平台进一步扩大,喜马拉雅FM拥有2.5亿用户量、400万有声主播。

内容产业与此前一轮基于实物的电子商务空间规律有很大不同,电子商务依赖于高度发达的物流系统,因此那些交通便捷、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率先得到了发展。而内容产业不再遵循既有网络零售平台“制造业指向”或“商业指向”的地理分布,而是与一个地区知识积累量和多元性密切相关。内容产业可以分为泛知识类、泛娱乐类两种,两者的空间表现又有所不同。

在泛知识类内容产业上,北京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泛知识类内容产业主要是提供专业知识服务的平台,代表性企业如今日头条、知乎、豆瓣、猿辅导等,供需双方均具有一定学历层次,知识在企业创立和壮大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知乎live、在行、分答以及快速成长的“今日头条”等都诞生在北京。尽管通常认为,沪、深的居民教育水平、创新环境等与北京同属第一方阵,但在985大学、国家级科研院所、国家级文化团体、新闻出版机构等数量上远低于作为首都的北京,导致在泛知识类内容产业上的交大差距。

深圳、上海、广州在部分泛知识类内容产业上形成一定特色。深圳在讲求精神、情怀、格调的泛知识类行业与北京存在较大差距,但在商业化、资本化、盈利性强的行业则差距不大,互联网装修服务平台土巴兔每天有300万人检索装修、家具、建材相关的信息。上海推动传统官方媒体与新媒体融合发展取得一定成效,培育出了澎湃、界面等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新闻新媒体,到2016年12月澎湃新闻客户端下载量已超过6000万,估值达34亿元。此外,上海还以其独特的开放特质,引领着二次元文化,涌现出了哔哩哔哩(Bilibili)等代表性企业,日活跃用户和日播放量都超过1亿。广州正在释放微信总部的带动效应,依托微信周边软硬件生态,一批泛知识类内容产业发酵成长,在琶洲逐渐形成了互联网集聚区。

中西部武汉、成都、重庆等在个别泛娱乐类内容产业上也有突破。比如武汉的直播、成都的游戏、长沙的视频等,政府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通过对创新载体的支持,对龙头企业的倾斜,形成了代表性企业或者产业集群。总部位于武汉的斗鱼TV,2016年月活跃用户1.5亿,累计融资超过20亿元。成都的手游产业已列全国前4,2015年销售收入82.4亿元,增长35.97%,占全国的16%,涌现出尼比鲁、数字天空、梦工厂等知名企业。重庆起家的生产服务咨询平台猪八戒网,2016年营业收入从1.49亿元增至超10亿元,团队规模从500人增至4700人,在23个省建设了线下园区。此外,长沙依托湖南卫视等优质视频资源,衍生出了金鹰网、芒果TV、湖南IPTV等一批知名的视频网站。

较早开启工业化进程的老工业城市在“内容”供给侧的参与程度较高。内容的崛起,除了平台公司所在城市的发展外,带动的就业则分布广泛,弥补了一些地区的人力资本与产业结构的缝隙。老工业城市由于在上世纪80、90年代教育质量高,在知识、才艺、技能等方面具有优势,几乎每家平台排名前20的主播有一半为东北籍,YY live知名主播中有超过2/3来自东北,“闲置”的才华在互联网平台得以展示并且获得不菲收入。而在华中、西南地区,文化的多元性和娱乐精神,也促进了在选秀、真人秀等泛娱乐类内容行业上的广泛参与。

互联网平台与传统制造优势相嫁接的智能制造等,为新、老工业基地转型都提供了现实路径

当前,“互联网+制造业”日益深化,从原来仅仅利用信息系统优化生产组织,转向依靠云平台和工业大数据,将设计、制造、营销、服务与消费者需求无缝对接,“生产”正在超越了企业的边界,越来越呈现开放的“平台化”趋势,使实体经济得到全方位提升。从传统制造迈向智能制造的过程,主要有两种模式:

一种是基于企业内部的转型,以行业领军大中企业为主,他们有实力进行较大投入,也容易争取政策支持,多发生在装备制造基础雄厚的老工业基地城市,成为难得的亮点。沈阳大力推动装备制造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对100户规模以上企业开展智能改造,沈阳机床i5智能机床2016年销量1.8万台,实现了从传统制造商向工业服务商的转型,融资租赁、智能工厂、经营性租赁等也得到快速发展。哈尔滨依托军民融合优势,通过打造科技创新城、中国云谷等平台,培育出了航天海鹰3D打印、哈工大机器人等智能制造企业。青岛早在传统动能尚未减弱时,就瞄准互联网机遇,加速传统大型企业的互联网化改造,新老动能转换成效显著。通过大数据与传统制造业的结合,重新构建研发、客服、生产、供应链和物流体系,使一批传统行业的企业重新焕发了活力,涌现出了海尔互联工厂、红领制衣C2M模式等成功经验。

另一种是基于企业外部的转型,以集聚在一起的中小企业为主,通过第三方进行互联网化升级,多发生在粤浙苏等先发地区,促进了这些“世界工厂”的转型。广东佛山把“互联网+智能制造”摆在政府工作首位,引进华中数控、广东工大等到佛建立研究院,其中,广东工大研究院已培育60多个高端创业团队,孵化了50多家企业,服务地方企业超1000家,有效推动了企业和产业转型。江苏无锡通过培育一批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的专业机构,来为广大企业提供装备改造、设备采购、融资租赁、技术支持、人才培训等服务,还依托引进的院所打造了一批技术研发平台和公共服务平台,带动了制造业的智能化升级。浙江省则采用特色小镇模式在“块状经济”上植入互联网基因,通过平台、产品、技术、管理等创新,加速县域经济转型。

依托互联网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先发地区的促进作用更为明显

2016年,在国家多项政策鼓励支持下,双创前所未有活跃,平均每天新增各类市场主体4.5万户,互联网是双创的热点领域和重要工具,9成创业者选择了互联网相关领域。那些互联网发展基础较好的地区如北京、广东、浙江、上海等,依托互联网优势加速知识扩散、集成技术市场、整合金融资源,处于双创的第一梯队。

互联网巨头通过打造创新平台、导入创业要素、投资创业项目等方式,为创业者提供各种支持,在促进双创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腾讯推出了“双百计划”,3年内投入价值100亿资源,扶持100家创业企业市值过亿,腾讯众创空间已落地全国19个城市。百度开发者创业中心在北京、天津、成都、厦门、苏州建立了实体中心,入驻团队超过100个,已有20余个孵化项目累积获得1.5亿元的投资。阿里在杭州打造了云栖小镇,不到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集聚了433家企业,2016年前8个月财政总收入2.45亿元,同比增长108.18%。这些企业通过创业培训、技术服务、天使投资、资源整合等培育创新创业生态,促进小微创业团队成长,取得积极效果。国有科技型企业也有所尝试,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按照“航天创客创意种子培育期、创新产品孵化期和创业产业加速期”三个阶段,培育了“航天创客”团队2000余个。

一些城市的高新区在推动互联网为基础的创业创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涌现出一批创业街区、创业咖啡。如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集聚了3W咖啡、IC咖啡、创业家、车库咖啡、天使汇等众创空间,深圳南山智园集聚了柴火空间、清华i-space、深圳微纳研究院等众创空间,成都高新区集聚了天府软件园创业场、十分咖啡、蓉创茶馆等众创空间。

基于互联网的本土专业众创空间和服务平台的出现,加速创新要素从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依托其网络外溢,超越了空间距离,迅速提升了二线甚至三线城市的创新生态。以联合办公为切入的优客工场,2015年4月成立以来,在全球布局18个城市66个场地,拥有超过3万个工位,形成了一整套独创的社群生态运营逻辑。虚拟的创业服务平台也得到了长足发展,如以科技、创业资讯起家的36氪,已衍生出以线上为重点的股权众筹、投融资顾问、36氪研究院、氪空间等服务,地处中小城市的创业者也能够分享创新创业的知识信息服务。

三四线城市的众创空间发展模式单一、定位模糊、服务不足等问题开始显现。政策利好让众创空间热潮从一二线城市快速蔓延至三四线城市,根据科技部火炬中心的统计,全国众创空间数量从2015年初的70家迅速增加到2015年底的2300家。然而2016年发生重大变化,不仅三四线城市众创空间入住率不高,“创业者不够用”,就连深圳也出现了“地库”“孔雀机构”等倒闭。如果仅靠租金和物业收入获利现象,甚至是举着众创空间的旗帜,只为获取国家政策补贴,却无法提供创业者需要的服务,那么未来还将会有更多的众创空间面临倒逼。

物流仓储、大数据等新老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让大城市周边中小城市、中西部中心城市得到了更多机会

互联网经济不等同于虚拟经济,它需要有强大的基础设施支撑,由此带来巨大的投资需求。在一些地区,移动互联网、数据中心、骨干网、量子通信、物流网络等与互联网经济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明显拉动了当地投资。

大城市周边中小城市因其成本低、市场大优势,得到了“菜鸟网络”“京东仓库”物流仓储设施投资的青睐。例如地处广深之间的东莞麻涌,2015年以来先后引进阿里、京东、DHL等电商项目15个,导入配套企业500家,总投资超500亿元,促进了“世界工厂”的转型。预计“十三五”期间,中小城市甚至农村地区 “最后一公里”、社区配送体系、冷链物流等物流设施投资仍有巨大潜力。

面向DT时代的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型基础设施在中西部中心城市得到较快发展,有力推动了当地经济。贵阳市早在2013年就提出发挥气候凉爽、能源成本低的优势发展大数据产业,成为科技部批复的大数据试验区,吸引三大运营商、BAT及微软、惠普、IBM、甲骨文等企业在贵阳建设数据中心,目前成效已现,2016年大数据及其关联企业达到4000户,产值1300亿元,GDP增长14.0%,已连续4年增速居全国省会城市之首。在重庆两江新区,落户的数据中心项目总投资达304.7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投资猛增15倍,规上互联网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76%,这也促进了重庆经济增速(10.7%)领跑全国(6.7%)。

农村电商、互联网旅游改变了农村信息闭塞、城乡信息不对称局面,弥补了偏远农村地区的区位劣势,创造了后发赶超机遇

在政府的引导、电商平台的推动下,近年来农村电商发展迅速,促进了信息下乡和农产品进城,改变了长期以来我国偏远农村由于交通不畅、信息匮乏而缺少发展机会的状况,补上了农村发展短板。根据商务部的统计,2016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8945.4亿元,约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17.4%,其中东部地区占63.3%。

尽管农村电商具有一定的遍在性,但在空间指向和动力机制上存在显著的区域差异。东部地区多以生产指向、交通指向为主,市场力量驱动占主导。例如浙江义乌的青岩刘村,依托靠近小商品生产地区位优势,以及农村房租低的成本优势,年销售额过45亿元,日均10万单。浙江遂昌则自下而上发展了遂昌网商协会、赶街网等独特组织,实现“农产品进城”和“消费品下乡”,阿里等市场力量介入进一步促进了遂昌模式的发展。而西部地区则以资源指向为主,政府引导作用占主导。例如地处秦巴山区的甘肃陇南,盛产茶叶、木耳、花椒、核桃、土蜂蜜等农产品,依托资源优势市里把农特产品电子商务作为发展重点,成为全国首个电商扶贫试点市,政府搭台上线了淘宝网—陇南馆,市县组织干部到阿里、京东等学习培训。到2016年底,陇南市网店超万家,累计销售额46亿元,15万贫困群众从中受益。

大城市周边、景区周边的欠发达农村地区,通过互联网开展众筹、营销推广,吸引游客的同时,也吸引资本下乡进村参与村庄改造、民宿建设,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浙江桐庐距杭州市区80公里,通过“桐庐旅游官方微信”等网络渠道推广旅游,把乡村生态优势和毗邻大城市区位优势相结合,乡村旅游发展迅速,2016年全社会接待游客人次、旅游业总收入分别增长14.8%、14.4%,其中乡村休闲游接待人次、乡村旅游收入分别增长22.0%、27.5%。互联网不仅促进了市场推广,还将乡村特色资源与城市投资者对接,促进了资源配置。城市投资者不仅带来资金,更重要的是植入了设计、服务、运营等新理念,变农家乐为高档民宿,提升了乡村旅游的附加值。在大理、乌镇、阳朔等一些知名景区,政府借助互联网技术打造智慧景区、提升景区管理服务水平,村民借助蚂蜂窝互联网平台开展农家乐、民宿、漂流、地陪等增加了收入,众多互联网旅游企业也以多种形式深入参与景区周边乡村旅游的开发。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