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健康产业应处理好十大关系(下)

0



 

刘 奇

23

五、需求与供给的关系

我们发展健康产业,不能光在供给上思考问题,一定要开发需求,有些需求是可以开发、可以引导的,比如现在有机农产品,大家都知道有机农产品对身体有好处,我们就应该开发这些产品,引导消费。

河套平原有一个叫杨兆霖的农民企业家,依托河套平原这一中国优质小麦基地,通过多年的试验,研制出一种面粉,2013年被欧盟认定为有机产品,同年被中南海选为国宴招待面粉。我将这面粉的特点概括为“三用三不用”:一是不用地上水浇灌,他认为地上水都有污染,而是打深井用地下水灌溉。河套平原大家知道是自流灌溉,中国有三大灌区:河套、都江堰、安徽的淠史杭工程,但是黄河水那么方便他不用,而用地下水,因为地下水没有污染。二是不用农药化肥,豆麦轮作,以大豆根瘤菌做小麦肥料,且使用生物农药防治病虫。三是不用机械钢磨,他发明了一个石磨来磨面。机械钢磨每分钟500-800转,产生高温,使面粉的质量和品味受到影响,石磨就不存在这一问题,一分钟只转33转,磨出来的面粉质量有保证,所以他的面粉30-260元/公斤,制成面条460元/斤,供不应求,即便有钱都不能保证订到货。

现在休闲养生是一个非常值得开发的产业,好多人还没有认识到这一方面。休闲养生对健康是很有好处的。乡村旅游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乡村旅游是中国农民的第三次创业。第一次创业,发展乡镇企业,离土不离乡;第二次创业,进城打工,离土又离乡;第三次创业,开发乡村旅游,既不离土也不离乡,自己干自己的,为子孙后代造福。我们应该很好地在这方面做文章。因为今天有许多因素使乡村休闲旅游、养生成为大趋势。首先是收入的提高,其次是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第三就是交通通讯条件的发达,第四就是休闲时间的增多,第五是城市病的加剧,我们过去城市没有“病”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城市好,现在城市病越来越严重,大家才知道乡村更好。第六是盛世乡愁的呼唤。乡愁一般发生在两个时间,一个是乱世,一个是盛世,我们今天是盛世乡愁,乡村旅游应该成为未来休闲、养生、保健发展的先行产业。

像微生物食品的开发,专家建议每人每天消费250g以上,我们现在全国平均才60g,开发潜力非常大。如果微生物食品按照专家建议的水平开发,那就是一个上万亿的产业。微生物食品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产业。人类有史以来的农业活动主要是在动植物上做文章,农业现代化要有三物思维的理念:植物、动物、微生物同时开发。植物是生产者,动物是消费者,而微生物是分解还原者,没有微生物的参与,农业的生态循环链条就建立不起来,石油农业的弊端就无法克服。

微生物现在已经形成六大领域,“三料二品一剂”:“三料”是微生物饲料、微生物肥料、微生物能源染料;“二品”是食品和药品;“一剂”是微生物清洁剂,这六大领域的开发潜力非常大。

六、小众与大众的关系

今天的服务业已经由大众向分众、向小众、向个性化发展,所以我们今天在发展健康产业的时候,要用高精尖的技术发展高精尖的产业,但是也要注重大众化的普及。只瞄准高精尖,而忽视大众化的需求不可取。故然高端赚钱,但是服务小众,只能是解决一小部分人的问题,虽然能赚大钱,我们也不能只在那个路子上走,对于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一定要解决好,大众化的产品有些虽然不怎么赚钱,该生产还是要生产,当然这需要国家的帮助扶持。日本百年老店有十多万家,千年老店8家,有许多都是不怎么赚钱的,但世世代代坚守着做下来,因为社会需要。当然社会对他们特别尊重,他们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这要在制度层面、社会层面、文化层面予以鼓励、支持,从而形成一种社会风气。

七、中医与西医的关系

中医是始终活在我们身边的传统文化。2016年12月25日《中医药法》已经颁布。我国现在有45万中医,到2020年还要增加26万,那就差不多有70万中医师,这个队伍越来越庞大。中医在近百年来的历史上有五次废存之争,民国政府曾经下过文要废除中医,包括我们的毛主席,早年的时候也认为中医不行,要废,到了五十年代,他突然又觉得中医应该发展。有关统计,我们中医药的销售占整个医药市场三分之一的份额,特别是如今在世界上已经形成“中医热”,中医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我们要很好地发扬这个国粹,当然对中医的概念应该理解清楚,它不光指的是汉医,我们56个民族,哪个民族有好的精华都应该继承、发扬。一句话,要处理好中医和西医的关系。

对于这一问题,有些人可能不是太清楚,特别是非医学专业的人。中医是哲学,西医是自然科学,它们不是一个学科的,所以好多方面不好进行比较。我的想法就是,西医要中国化,中医要科学化。因为中医好多哲学原理我们很难讲清楚,即便讲清楚了,听者也未必能听明白,应该用现代自然科学将其规范一下,比如国家正在做《本草纲目》的分子化,这就是科学化。

有关方面称中药在欧美已经形成300亿的市场,但大多都是日本、韩国注册的产品,中国只占总量的5%,中华民族的精华反倒成了别人赚钱的工具。中药的开发,中医的传播大有文章可做。尤其在西医对一些的新的疾病无能为力的背景下,中医更显出神奇之处。比如,世界抗生素研究每十年才能开发出一个新品种,而微生物抗药性只要2到3年就能生成。上世纪60年代治疗疟疾的奎宁失效,最近英国报道,在缅甸西部又发现抗青蒿素的疟原虫,照这样的变异速度,人类很快就无力招架了,而中药是多种复合成份的混用,对一些单一抗生素解决不了的问题,中药往往显出奇效。这已被许多临床案例证明。

八、吃饭与吃药的关系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盛糖时代”,有关资料显示,中国糖尿病患者已达1.15亿人,糖尿病的根源至今还不太清楚,但医学界普遍认为与三个字有关,即“吃”“闲”“烦”。营养过剩或营养不均衡,吃的不科学是首恶。药补食疗、药食同源,这是我们中医的基本思想。它的重大实践也在这里,吃饭就等于吃药,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很好地大做文章。外国人经常讽刺中国人,说中国人吃的、喝的、呼吸的,什么化学元素都有,所以中国人死了,拍扁了挂在墙上,就是一张完整的化学元素周期表。我们应该改变这个现状。从吃饭开始,解决这个问题,防止病从口入。吃的不安全,身体就谈不上健康,特别是现在农药、化肥、除草剂、重金属有害的东西,在农产品里面都有残留,对身体健康是有影响的,这些应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教育农民、引导农民,不要把这些东西再大量地使用到农作物里面去。

现在的新科技正在把吃饭与吃药结合起来研究,例如用生物芯片技术,把芯片植入羊或牛身上,让它产奶。产什么样的奶,治什么样的病,喝了这个奶就不用吃药,这个技术已经成熟,如果普及的话,那就非常有价值。媒体报道,武汉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发明了把人的基因转移到水稻上,可以提取人体血清白蛋白,每亩大约可提取2公斤,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人体血清白蛋白过去只能从人血里面提取,我们每年的需求量是110-120吨,每年的缺口是60-80吨,这么大的缺口没法弄,大多都是从国外进口,如果这个成功了,几万亩水稻就可以解决以上问题。就像人工胰岛素。过去胰岛素非常匮乏,只能从猪牛身上提取,一头猪、一头牛提取的胰岛素,只能够一个糖尿病人一个礼拜的用量,人工合成之后,这个问题不成没问题了,要多少有多少。如果人体血清白蛋白可以从水稻中解决,那又是个了不起的大事。

九、竞争与合作的关系

人类社会从未如此强大,也从未如此脆弱;从未如此张扬个性,也从未如此互相依存。互联网的诞生使各行各业随时都会发生业界革命,快递让邮政乱了方寸,微信让邮电心惊肉跳,专车让出租汽车公司晕头转向,支付宝让银行如临大敌,电商让商场惊慌失措,慕课让传统课堂目瞪口呆。你不知道一夜醒来会有什么新生事物出现,一些企业可能一夜消亡,一些企业可能一夜崛起,小企业一夜逆袭成巨人的事屡屡发生,裂变、分化、重组、消亡、再生都会在转瞬之间发生,每个行业都随时面临业态的重构;而每个人在这个以分秒为单位的变化过程中,缺乏合作意识就意味着黄泉路近。

在物质匮乏的时代,市场的作用就是生存竞争、你死我活,今天我们进入物质丰裕时代,在市场行为里就应该遵循利益合作的规律。今天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每个人所从事的那一件工作,在整个价值链中比例越来越小,也就是说,你离开了别人,你所从事的工作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你必须跟上下前后左右搞好合作,大家共同得利。健康产业尤其要做到这一点,不要恶性竞争。其实我们现代社会,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大家需要相依为命、抱团取暖,不相依为命,那是非常危险的,你要被整个社会抛弃。在大中城市,一旦农民工撤出来,那座城市就会是一个死城,立即瘫痪,臭气熏天、道路都塞、垃圾遍地、没人收拾,那些又苦又脏又累又危险,报酬又低的工作都是农民工在顶着,因此不要歧视他们。今天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合作,合作才能水涨船高,共同得利。就大历史观而言,《人类简史》一书考证,人类的祖先原来有六大人种,传承延续到今天的只是其中的一种叫智人,其他五个人种都先后灭绝了。就单个人而言,其他人种有的比智人聪明,但因为智人会编造团结合作的故事引领众人协作共事,他就逐渐进化成为地球生物链最高端的我们。

十、四化与五化的关系

长期以来,我们都在为实现四化而奋斗,十八届三中全会又加了一个“化”——绿色化,“四化”就变成了“五化”,这五化里面,农业现代化、新型工业化、城市化,这三化是载体,人类文明,不管是哪种文明,都是依附在这三大基本载体上的。信息化是手段、途径,绿色化则是价值观问题。我们发展健康产业,一定要有绿色化价值观,那就是遵循生态学的原理,按照生态规律、自然规律去做我们的事情,这才是我们应取的正确价值观,才符合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

谁把绿色发展破坏了?我们在发展过程中都有责任,包括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原罪的,但是追根溯源,源头在西方,西方的“四唯论”导致今天生态环境的破坏。第一个“唯”是唯人类论。基督教的教义就告诉人们,自然界的一切都是人类可以随意索取,随意消费的,它没有看到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只是自然中的一员,而不能把自己作为主宰,人和自然界的其他生态物种都是自然中的一员,少了谁都会出问题。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除四害、打麻雀,结果麻雀消灭了,害虫马上就出来了,现在许多问题就出现在这上面。第二个“唯”是唯科技论。觉得科技能解决一切问题,其实科技是双刃剑,比如核能可以制造原子弹,也可以发电,就看如何利用。所以不能把科技当成解决一切问题的手段。要把它用好,如果用不好,会带来危害。第三个“唯”是唯速度论,认为发展得越快越好。速度如果超过一定限度就会出现问题。第四个“唯”叫唯对立论。西方现代的哲学,它的基本思想是人与自然是对立的,它没有看到人与自然可以和谐相处的一面。中华民族在18世纪之前,一直是人类农业文明的引领者,创造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文明的黄金定律。而西方工业文明的哲学理念则恰恰相反,认为人是自然的主宰,人定胜天,人对自然可以肆意掠夺,地球灾难便从此开始。今天我们应合理引入西方工业文明,不可盲目,尤其涉及影响人类健康的东西,必须慎之又慎。
(本文根据作者在健康中国论坛上的演讲录音整理)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