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分析

0



郝 洁

特朗普新政下,将美国优先、创造就业作为执政的主要目标。而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强化美国的制造业基础,增加研发投入,并促进中美企业的产业分工与互补升级。
随着投资规模的快速增长,我国对美直接投资在吸纳就业、企业销售、企业净收入及进出口等方面对美国经济的贡献逐年扩大,2015年以来尤为显著。我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增加,有利于促进美国的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改善国民福利;有助于逐渐缓解中美两国在双边直接投资方面的不平衡现象。未来一定时期内,我国对美国直接投资将继续保持比较明显的增势,因而对于美国经济的贡献仍将逐步扩大。

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进入快速增长轨道

从美国吸收外资来看,2016年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直接投资吸收国,吸收外资额达3911亿美元。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统计数据,欧盟、加拿大和日本是最主要的直接投资来源地,2016年对美直接投资额占比分别达52.3%、14.2%和8.6%(见表1)。

29
近十年来,我国对美国直接投资保持稳增趋势。尤其是2015年以来呈现高速成倍增长的态势。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数据,2015年、2016年我国对美直接投资增速分别达155.2%和140.1%。2016年我国对美国直接投资额为121.7亿美元,显著高于2015年的50.5亿美元(见表1)。2014—2016年我国对美直接投资占全球对美国直接投资的比重也显著上升,分别为1.2%、1.5%和3.1%(见图1)。2016年我对美直接投资排在欧盟、加拿大、日本和百慕大群岛之后,位列第五。

30
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贸易和金融行业,2015年比重分别为13.4%、24.4%和6.5%。近期我国对美投资日益关注高技术及高端服务业。出于缩短与国际先进企业技术差距的考量,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投资目标定位于产业链和技术阶梯的高端,倾向于收购品牌、技术或投资于高附加值的行业和领域。美国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等东西海岸地区是中企对美投资的主要目的地。近年来,中企对美国中、南部地区的投资也呈迅速增长态势。并购是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式。根据美国荣鼎集团数据,中国企业在美国的附属公司数量由2015年的1900家激增至2016年的3200家。

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对美国经济的贡献显著扩大

1.吸纳就业显著增加
随着投资额逐渐扩大,2007-2014年我国对美国FDI吸纳就业人数稳步增长(见图2)。尤其是2014年以来出现成倍增长。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统计数据,2014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吸纳就业3500人,占美国全部外资企业就业人数的0.47%。2015年增至14700人,比上年增长3.2倍,占美国全部外资企业就业人数的3.48%。从计划就业人数看(计划就业人数包括三类:一是并购企业现有的就业,二是新设企业计划在开始营业后吸纳的就业,三是新设分支机构在扩张后计划吸纳的就业),2015年中国在美直接投资拟吸纳就业17800人,占美国全部外资企业计划吸纳就业总人数的3.8%。2015年对美直接投资吸纳就业前七位的国家依次为加拿大11万人,法国9.6万人,爱尔兰4.6万人,瑞士4.1万人,德国2.5万人,英国2.1万人,日本1.5万人。2015年我国吸纳就业人数在30个对美主要投资国中排名第八,2014年我国排名为第十二。从我国吸纳就业的行业结构看,主要集中于制造业、批发业及零售业,2014年比重分别为35.4%、26.6%和3.7%。从我国吸纳就业的直接投资类型看,企业并购占95%以上。2015年我国对美并购投资吸纳就业14.5万人,绿地投资吸纳就业0.1万人。

31
按照美国荣鼎集团的统计数据来看,我国对美直接投资对美国的就业贡献更为突出,远高于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统计数据。2017年4月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对美投资高达46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00%以上,为当地创造近5万个直接就业岗位。截至2016年底,中国投资已累计为美国创造14.1万个直接就业岗位。报告认为,2016年美国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对外投资目的地之一,而中国也已成为美国最主要的直接投资来源地之一。
2.企业销售收入大幅增长
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的经营状况总体良好。2007年以来,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的销售收入显著增长(见图3)。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统计数据,2015年企业销售收入达67.5亿美元,同比增长24.3%,占当年全球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销售收入的5.56%,明显高于2014年的2.63%,也高于当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额占美国全部外资的比重3.5%。这表明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的销售收入情况好于全球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的平均水平。

32
2015年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销售收入最多的国家依次为加拿大315.8亿美元,爱尔兰202.4亿美元,德国119.5亿美元,日本109.9亿美元,英国74.4亿美元,中国67.5亿美元。我国2015年排名第六位,2014年排名第八位。从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销售收入贡献的行业看,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业、零售业和房地产业,2014年比重分别为29%、21.7%、29.7%和9.4%。
3.企业净收入明显扩大
近年来,我国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的净收入大幅增长。从FDI投资存量看,我国对美国直接投资企业的净收入由2007年的1.2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12.8亿美元。从当年新增FDI看,2015年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净收入为3.4亿美元,明显高于2014年的2.33亿美元,同比增长45.9%。

33
从结构来看,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净收入的增长主要来自新设企业。2014年新设企业净收入增长2.7亿美元,而并购企业净收入则减少0.37亿美元。2015年新设企业的净收入增长2.38亿美元,占全部净收入的70%。说明我国对美绿地投资企业的经营状况总体良好,为美国企业净收入的增长做出了比较突出的贡献。
4.投资带动的进出口增速快,但比重仍较低
近年来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带动的出口明显增长,由2007年的2100万美元增长为2014年的34.1亿美元,增长了161倍。由于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多数以美国为主要市场,因而投资带动的出口增幅不显著。从各年比重看,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的出口占美国全部外资企业出口不足1%,对于美国货物出口的贡献仍比较有限。
我国对美制造业、能源矿产等领域的投资对于中间产品以及资本品的进口有比较明显的带动作用。我国对美国投资企业对美国货物进口的贡献不断扩大,由2007年的1.5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39.4亿美元,增长了25倍。总体看,我国对美直接投资企业带动的进口增长幅度大于出口(见图5)。

主要结论与未来发展趋势

从我国来看,对美直接投资的快速增加,有利于改善中美双边贸易失衡的状况并由此减缓美国对华贸易摩擦;有利于逐渐改善中国的国际分工地位,使得中国向全球价值链的高端迈进;也有利于为经贸伙伴创造更大的商业和政治合作机遇。

34
从美国来看,特朗普新政下将美国优先、创造就业作为执政的主要目标。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能够创造就业机会,配合美国的国内产业转型,强化美国的制造业基础,促进研发投入,并促进中美企业的产业分工与互补升级。我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增加,有利于促进美国的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改善国民福利;有助于逐渐缓解中美两国在双边直接投资方面的不平衡现象。中美在双边直接投资领域的沟通与合作,将为中美经济合作共赢深化拓展新的空间。虽然在投资领域中,双方在外资准入和安全审查等方面仍存在争议,但直接投资关系的发展总体上有利于双方利益关系的深化融合和双边关系的稳步发展。
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州拥有立法权,在吸引外资等经济问题方面也具有较大的自主权。当前更多的美国地方政府认识到我国对美直接投资对当地增加税收、促进就业的积极作用。各州根据本地特点,制定优惠政策以吸引外资发展优势产业。如位于“铁锈地带”的密歇根等州,非常注重发展制造业等本地优势产业,注重吸引相关领域的中国直接投资。
未来随着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的推进乃至最终协定的签署,两国的经济相互依赖以及政治信任的基础将进一步得以拓展。鉴于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巨大潜力,中国企业在美国外资格局中的地位仍将持续上升,其外溢效应也将提升中国在全球投资格局中的地位,进而推动中国在全球国际分工中的地位上升。
(参考资料略)
作者单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