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北京蓝天再现既需统筹推进更需抓住关键

0



王秀忠

空气污染成为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许多大城市的通病。空气污染不仅成为生态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现为社会问题,但最为直接的表现为健康问题。尽快让北京等大城市的蓝天再现、让空气质量改善,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及时解决空气污染问题也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空气污染带来诸多不利影响

空气污染带来多方面的不利影响,概括起来,大致有以下几方面:
(一)空气污染对人类健康带来严重影响。空气污染直接作用于呼吸系统,容易引起肺的组织和功能的改变。一个成年人每天呼吸2万多次,吸入15—20立方米的空气。因此,污染了的空气对健康的影响是直接的。大气污染物对人体的危害,主要表现是呼吸道与生理机能障碍,以及鼻眼口等粘膜组织受到刺激而患病。即使大气中污染物浓度偏低,但因每天吸入大量空气,污染物的累积可能会引起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免疫系统、神经系统等方面的疾病。2014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已经把包括PM2.5在内的大气污染物认定为人类致癌物。据世卫组织称,空气污染每年导致超过600万人死亡,1/9的死亡案例与此有关。即使在欧洲,每年死于与空气污染相关疾病的也有40万人之多。85%的城市居民生活在微颗粒污染物的环境中。
(二)空气污染对生物的影响。空气本身就是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空气污染会直接导致生态恶化。同时,大气中的污染物还可以降落到水体和土壤中,这些污染物再被植物、动物等吸收、积聚,因此空气污染会对水源、土壤、生物造成污染,从而对整个生态圈造成不利影响。大气污染物特别是二氧化硫、氟化物等对植物的危害是比较严重的,当污染物浓度较高时,会对植物产生急性危害,造成植物叶面形成伤斑或造成叶枯脱落;当污染物浓度不高时,会对植物产生慢性危害,同样会影响到植物的生理机能。动物再食用受污染物影响的植物,同样会对动物的机能产生不利影响。人类如果食用被污染物污染的植物、动物,又会对人类的机能产生不利影响。因此,空气污染既会影响生物的生存与发展,又会最终影响人类的健康。
(三)空气污染对全球大气环境的影响。一是造成全球气候变暖。相关研究认为,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能吸收来自地面的长波辐射,从而使地面层空气温度增高,形成“温室效应”。“温室效应”可能导致地球表面温度升高,从而造成南北极的冰层溶化、海平面升高、极端天气增加等。二是减少太阳辐射量。排放到空气中的大量烟尘微粒,让空气变得异常浑浊,降低了阳光的通过性,从而减少太阳光直接照射到地面的量,长此以往,可能会导致人和动植物因阳光不足而影响生长发育。三是造成酸雨腐蚀。如果大气污染物中含有较多的二氧化硫,在与雨水、空气作用的过程中产生硫酸,随自然的降水下落形成酸雨,对农作物、森林造成毁坏,使防锈涂料变质而降低保护作用,还会腐蚀、污染建筑物等。
认清空气污染的危害,就是要增强解决空气污染的信心和决心。

尽快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意义重大

空气污染的不利影响巨大,尽快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意义也非常重大。
(一)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的具体体现。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解决空气污染在内的生态环境问题高度重视,做出一系列重要指示。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生态环境保护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要清醒认识保护生态环境、治理环境污染的紧迫性和艰巨性,清醒认识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对人民群众、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和责任,真正下决心把环境污染治理好、把生态环境建设好,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而空气污染是影响生态环境、生态文明建设的不利因素,解决好空气污染问题就是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就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具体体现。
(二)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是建设美丽中国的具体体现。建设生态文明,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建设美丽中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内容。要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美丽中国建设包括美丽乡村和美丽城市建设。但无论是美丽乡村建设还是美丽城市建设,都离不开蓝天白云、清洁空气。通过解决空气污染问题,让蓝天再现,让市民再呼吸到清洁空气,就是建设美丽中国的具体实践。
(三)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是建设健康中国的具体体现。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环境保护和治理要以解决损害群众健康的突出环境问题为重点,坚持预防为主、综合治理,强化水、大气、土壤等污染防治,着力推进重点流域和区域水污染防治,着力推进重点行业和重点区域大气污染治理。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就必须把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上。通过尽快解决空气污染问题以促进健康环境建设,促进健康生活,加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群众健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健康基础。
充分认识尽快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重大意义,切实增强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紧迫感和责任感。

减少污染物排放是减轻空气污染的关键

要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就要首先弄清楚空气污染的形成过程和构成要素。空气污染的形成,就是人为排放污染物的总量大于自然界吸纳的总量所造成的。从总体上看,空气污染的形成大致有三个不利因素:第一个不利因素是排放到空气中的污染物持续增加,当空气污染物不能被自然界吸纳时,空气污染就会形成,因此排放到空气的污染物是造成空气污染的最根本因素;第二个不利因素是气象因素,风力较小导致空气流动速度较慢,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这是空气污染形成的气象因素;第三个不利因素是特殊的地形,在山谷、河谷地带容易形成空气污染,这样的地形利于污染物的聚积而不利于污染的扩散,这是空气污染形成的地形因素。从造成空气污染的三个原因的比较看,由于后两个因素在目前条件下还很难实现人工控制,因此,要减轻空气污染,减少污染物排放应是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正确方向和重要着力点。造成北京空气污染的污染排放物,大致由机动车排放的尾气、工业排放的废气、居民生活排放的废气、建筑工地扬尘等构成,这些污染排放物既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特别是周边地区)的。而要减少污染物排放,首先要对造成空气污染的首要污染排放物、也就是对北京空气污染的最大贡献者有清晰的把握,这样才便于对症施策。

机动车尾气应是北京空气污染的最大贡献率者

由于受空气污染物排放强度的影响,北京空气污染形成的时间有趋短的趋势,即在气象条件不利的情况下,由空气优良转中度及以上空气污染所需的时间越来越短,有的时候仅需半天左右的时间。对于北京在半天左右的短时间内形成的空气污染的最大元凶,有人认为是工业废气,有人认为是冬天燃煤增加,还有人认为是燃烧秸秆,但最大的影响因素,我们认为应该是机动车尾气。
从对北京空气污染有影响的变量的增减分析,随着首钢等一大批企业的外迁,北京本地产业对空气污染的贡献率总体上有所下降;随着北京供暖的燃料由煤炭改为天然气,冬季供暖对空气污染的贡献率也是下降的;随着北京居民日常生活燃料由煤改为天然气或电,居民生活对空气污染的贡献率也是下降的;在北京对空气污染有影响的变量中,只有机动车这个变量是大幅增加的,从2008年的300多万辆迅速增加到现在的近600万辆。由此可以判定机动车尾气排放应是北京短时间内空气污染形成的最大元凶。这600多万辆机动车,通过工作日尾号限行每天减少120万辆,但加上外地进京机动车,工作日每天可行驶的机动车仍有约500万辆。这500万辆机动车排放的大量尾气对北京空气的污染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也有一些人认为,北京空气污染的主要污染源是北京周边的工业废气。超过一天以上时间形成的空气污染,周边工业产生的废气也许是北京空气污染的贡献者;空气污染的形成就是因为没有风或者风力比较小、空气流动比较慢,才难以将形成的空气污染吹走;正因为空气流动慢,外地的空气污染物在短时间内也就跑不到北京,因此,在短时间内形成的空气污染的主要贡献者应是当地的排放物,而机动车尾气又是众多排放者中最大的贡献者。因此要采取措施解决空气污染问题,首先从调控机动车尾气排放抓起就显得理所当然。

解决北京空气污染问题应首先从调控机动车抓起

要解决北京空气污染问题,关键是要坚持问题导向,并在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中紧紧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既然排放的污染物是造成空气污染的根本因素,也就是造成空气污染的主要矛盾;而机动车尾气又是排放污染物中的主要贡献者,也就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因此,从调控机动车尾气排放方面来解决北京空气污染问题,就是抓住了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从调控的难易程度看,调控机动车与调控其他污染物排放的贡献者而言相对更容易。当然,对其他污染物排放者也不能放任不管,污染物排放不达标的排放者必须按规定限期整改或者关停。同时,调控机动车对于解决北京空气污染严重的问题有可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因此解决北京空气污染问题首先应从调控机动车抓起。
(一)把机动车单双号限行从红色预警中解放出来。在目前的预防措施中,把机动车单双号限行作为应对空气污染的红色预警措施。即使空气污染程度已经到橙色预警,都不能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严重制约着空气污染的防治效果,原因就是机动车的单双号限行被红色预警锁定。实际上,蓝色预警PM2.5就已达200以上,从空气污染的程度讲,从蓝色预警就应启动机动车的单双号限行,但按目前的规定,即使到橙色预警,PM2.5达400以上,都不能启动机动车辆的单双号限行,这样就把一个最关键的措施浪费掉了。因此,要尽快解决北京空气污染问题,就应尽快将机动车辆单双号限行从红色预警中分离出来。
(二)以风力为标准作为启动或解除单双号限行的阀门。在风力持续等于或小于1级的时段可考虑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据京津冀环境气象中心廖晓农研究员的研究,北京地区小风出现的频率高是导致大气污染的重要条件。如果风力小于1级(风向差异不大),空气污染物会持续增长,这反映了污染物本地积累的过程。也就是说,在风力持续小于1级风的时段内,空气污染物是持续增加的。考虑到机动车尾气是北京空气污染的最大贡献者,因此至少应在发布蓝色预警的同时,就实施单双号限行;而不是仅仅发布预警,而不采取任何行动。可在4级及其以上偏北风的时段解除单双号限行。据廖晓农的研究,随着偏北风力的持续加大,PM2.5的浓度会逐渐降低,风力2—3级偏北风,PM2.5的浓度比小风情况平均降低27微克/立方米,当偏北风风力达到4级或超过4级时,PM2.5的浓度较小风情况平均减少49微克/立方米。因北京地形的原因,偏南风可能会增加北京空气污染的程度。当偏北风速达到5.5米/秒或以上(偏北风达到4级或超过4级)时,有利于空气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形成。此时可考虑当时解除机动车单双号限行。
(三)实行单双号限行期间虽不能根除但可大大减轻空气污染的程度。在预警到可能形成重度或以上空气污染时,启动单双号限行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空气污染,而只是延长重度或以上空气污染形成的时间。这样重度或以上空气污染形成的时间就会延长,因空气污染的程度降低,对人们健康的影响就会减轻。同时,由于中度空气污染形成的时间延长,迎来2级及以上特别是4级及以上偏北风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大。这样就可以在重度空气污染形成之前,通过一场偏北风解决所累积的问题,由此重度以上空气污染形成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四)实行单双号限行应能让北京大部分蓝天再现。尽管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可能会让机动车拥有者出行不方便,但能让全市2300万市民看到蓝天白云,呼吸上清洁的空气,应是值得的。北京600万机动车实施单双号限行后,每天行驶在北京路面上的机动车300万辆左右。在路上行驶的机动车数量减少一半,重度及以上空气污染形成时间就会大大推后。2008年底,北京机动车保有量为318万辆;而2008年以前,北京发生重度及以上空气污染的频率较低。从蓝色预警时即启动单双号限行,在路面上行驶的机动车数量与2008年时的车辆数量大致相当,由此可以推断,除极端天气导致的长周期空气污染以外,大致可以让北京蓝天再现。

解决中长周期大面积空气污染需协同作战

对于中长周期的、涉及几个省份的空气污染问题,就需要所涉及的地区协同行动,共同采取措施。
(一)区域协同。北京重度污染过程大都是大范围的区域污染,因此应对大范围的空气污染,应协同采取应对措施。如果据预测,在一段时间内京津冀地区有可能形成重度空气污染,那京津冀地区应协同行动;如果预测重度空气污染发生的区域更大,就应在更大的区域内协同采取行动,同时采用相同的政策,如同时实行单双号限行、停止某些排放大户的生产等,以加大空气污染治理的效果。
(二)政策导向。在橙色预警启动时可考虑实行公交免费等特殊政策,以鼓励更多的市民乘坐公交出行。加强市政建设,适度扩建公交车道、自行车道、人行道,实行自行车、电动自行车、行人、公共交通优先。继续鼓励购买纯电动机动车。继续保持纯电动机动车不限行;加大电池攻关,延长一次充电行驶里程;加大充电桩的建设,让电动车充电更加方便、快速、便捷;适度减免纯电动机动车高速路行驶的费用。
(三)能源改革。从总体监测情况看,机动车排放、工业排放、燃煤等是造成空气污染的主要污染源,而这些主要污染源又主要源自化石能源。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大城市的空气污染从根源上讲,主要是由化石能源的过度使用造成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因此要从根本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就必须加快能源变革,积极推进清洁能源,迅速降低化石能源的比重,为从根本上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打下基础。
(四)辨证施治。要尽快解决北京等大城市空气污染,首先应从最主要的且最容易调控的污染物排放者抓起;其次,不能只预警而不采取行动,否则这样预警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对于短周期的空气污染,要从本地污染物排放者的调控抓起,而不能只是在抱怨其他地区的污染源;对于中长周期跨省份大面积的空气污染,所涉及地区应协同行动,共同抵御;应健全激励约束机制,鼓励更多的人选择公共交通;在综合施策、统筹推进的同时,又突出重点、重点突破。
总之,解决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既应综合施策、统筹推进,更应突出重点、抓住关键,尽快将蓝天白云、清洁空气这些基本公共品归还给人民群众,这既是以人为本的体现,也是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具体体现。
作者系全国农业展览馆、中国农业博物馆馆长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