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与国际贸易未来图景

0



 

受访者
霍建国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白 明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
屠新泉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
陈凤英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研究员

 

本刊记者 张 倪

8月22日,韩美举行自由贸易协定联委会特别会议。而美国通过修订这一自贸协定,以减少对韩贸易逆差的愿望能否实现,还是未知数。
从退出几近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再到要求修订美韩自贸协定,“推倒重来”似乎已成为特朗普治下美国新贸易政策的一大关键词。

“推倒重谈”背后:特朗普的任性还是有备而来?

中国发展观察:特朗普治下所采取的一系列“推倒重来”的贸易政策,其背后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
霍建国:从特朗普竞选时期至今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来看,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不仅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而且是个十分任性的人。从其执政200天所签发的行政令可以看出,其竞选时的主张基本已全部兑现,从退出TPP到重谈贸易协定,从修围墙到禁穆令,从启动基建到税改方案,但都没有结果,似乎特朗普更关心其诺言是否兑现,而并不关心事情的结果如何。特朗普治下所采取一系列“推倒重来”贸易政策,背后的真实意图是追逐美国的利益最大化。这种行为理念是非常短视的。同时,也从侧面说明,如今美国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以至于不得不在每一个开放的细节上去计较,生怕自己吃亏。此外,也证明美国现有的贸易投资竞争力正在下降。如果美国自身具备足够竞争力,是不需要通过各种开放型条约和政府强行介入来获取更有利的贸易条件等方式的。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已经看到并开始担忧,自身的出口竞争力与海外投资竞争力都在削弱这一事实。因此便采取了此种“高度紧张+积极应对”的处理方法,以期摆脱自身在经济领域的发展困境。特朗普的诸多贸易新政虽然已陆续抛出,但今后在落实层面能否尽如人意仍是未知数。即使将各贸易政策“推倒重谈”也很难得到令美国完全满意的结果。
屠新泉:无论是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还是要求修订美韩自贸协定,这一系列“推倒重来”的政策背后,暴露出的是特朗普治下对美国贸易领域的两个误判。
一是简单地将贸易不平衡归结于政策,而不考虑背后的经济逻辑。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不懂贸易和贸易政策。他片面地认为,如今美国与中国、韩国、墨西哥等国家之间存在贸易不平衡、贸易逆差,仅是由于贸易政策所导致的,可以通过调整贸易政策来纠正贸易逆差。殊不知,这种贸易不平衡实则是经济因素和产业结构决定的,仅靠“推倒重来”贸易政策根本实现不了其目的。
二是迷信美国的权力和力量。贸易自由化很难倒退。如今美国关税已经降低,却要求单独对韩国上提关税,这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行的是,美国的贸易伙伴要进一步扩大开放。但问题是,韩国也好、墨西哥也罢,这些国家并没有多少消费能力与进口能力。归根结底还得看需求。特朗普想当然地认为,美国的经济实力强,别国就都应该听他的。且不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权和尊严,如今的美国,当真就那么重要吗?我认为不尽然。如今韩国的世界第一大贸易伙伴已是中国而非美国。
陈凤英:种种“推倒重来”政策背后体现的是美国正在强力维护自身贸易政策事务上的主权。早在今年3月,美国发布的《2017年总统贸易政策议程》就已明确提出,特朗普政府将强力维护美国在贸易政策事务上的主权,美国有权优先适用国内法,不会受制于世贸组织裁决。因此,无论是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要求修订美韩自贸协定,还是美国对中国动用“301条款”,都是美国在捍卫本国贸易主权的表现。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美国有备而来,而不能天真地理解为只是特朗普的任性行为。

特朗普治下“公平贸易”本质:rebalance instead of fair(再平衡取代公平)

中国发展观察:美国所谓“公平贸易”的政策内涵是什么?应如何界定“公平贸易”与“自由贸易”的关系?
霍建国:“自由贸易”的概念比“公平贸易”更大。一个国家在经济强势时期,通常会主张“自由贸易”,包括降低关税、减少管理、市场开放等等。“公平贸易”则指的是在统一规则层面下的贸易行为。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是通过全体成员国协商谈判制定的规范全球贸易的统一规则。如今美国认为WTO规则更偏向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有失公平。并且在《2017年总统贸易政策议程》中提出,美国有权优先适用国内法,不会受制于世贸组织裁决。这无疑将对世界贸易组织制定的规则带来新的巨大挑战。
贸易的精髓就在于通过比较利益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产品的交换,实现互利共赢,过分强调“公平对等贸易”本身就是一种狭隘的思维。二战后的一整套世界经贸治理体系,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WTO,都是由美国一手操纵建立的。这些机构在早期为美国开拓市场和输出制成品等方面立下过汗马功劳,而如今,随着美国自身竞争力的逐渐下降以及各新兴经济体竞争力的上升而使美国受到较大冲击,美国便认为经贸规则对自己不公,继而开始呼吁所谓“公平贸易”。
白明:“自由贸易”的本质应体现为减少管制,降低关税壁垒、扩大市场,以实现充分竞争和资源优化配置进而产生红利。而特朗普治下所谓的“公平贸易”,通俗地说,就是“我卖你一块钱,你就必须也卖我一块钱”,特朗普无法忍受“你赚我的钱比我赚你的钱多”。这种所谓的“公平贸易”只是流于表面,其本质却是最大的不公平贸易。当体现为美国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往来时,这种不公平更加凸显。
屠新泉:“公平贸易”的概念,美国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提出。当时的主要对象是日本,其呼吁的是两国间的开放要公平、要对等。美国提出“公平贸易”的根源就是贸易逆差问题。美国从不承认自身竞争力弱,认为美国企业永远是世界上最牛的企业。因此,要解释其出现贸易逆差的唯一原因,就是贸易不公平。事实是,美国总是简单地将贸易不平衡归结于政策,却不考虑背后的经济问题。如今美国在各行业、各领域的竞争力已不再是最强。竞争力的减弱并非主观不努力或制度不佳,而是资源禀赋发生了变化,包括劳动力成本升高、环境成本升高等等。对于这些问题,或许美国早已心知肚明,只是在对外经贸合作与谈判时,美国始终不愿意承认罢了。
陈凤英:特朗普治下所谓“公平对等贸易”是旨在坚决维护美国的利益,而不是在全球化的前提下考虑的。这种所谓“公平贸易”的本质是Rebalance(再平衡)而不是Fair(公平)。特朗普所理解的公平对等是,只要出现贸易逆差,即视为美国吃亏。哪国对美贸易顺差,就是占了美国的便宜。谁对美国贸易顺差最大,美国就要对付谁。2016年,美国商品和服务净出口总计为﹣4994亿美元(其中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3470亿美元),服务净出口为2772亿美元,商品净出口﹣7705亿美元,商品贸易逆差可谓巨大。基于此,美国对中国动用“301条款”是在意料之中。

中美两国贸易前景:“斗而不破”

中国发展观察:8月14日,特朗普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条款”对所谓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进行审查,此举引发各界对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美国动用“301条款”背后的意图是什么?今后中美贸易前景又将如何?
霍建国:中美贸易的矛盾和争端是个表面现象,说明美国已然意识到了中国崛起对其形成的威胁。未来五到十年,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将会进一步上升。美国期望通过“301条款”对中国开展贸易政策层面的调查,迫使中国在产业、金融信贷等政策方面做出调整。因此“301调查”对中国而言压力着实很大。从国内看,若单从知识产权角度看,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是完全符合国际通行做法的,是没有问题的。可贸易政策层面的调查涉及产业政策,在此方面我国的各种规则和文件规定是较为复杂的,需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其中,最大的难点在于国内有些产业由于实力太弱而不敢过多开放,加之目前开放后因管理层面的监管经验缺乏而导致事中事后监管跟不上。美国的“301 调查”是无理的,也是不符合WTO规则的,我们一定要坚决反对,但同时我们仍要继续坚持对外开放,支持国际多边贸易组织,争取在WTO争端解决机制裁决方面获得主动。
屠新泉:美国动用“301条款”的目的,首先,特朗普在大选期间对中国态度一直十分强硬,但在政策上却始终未落实,因此,特朗普急需通过在贸易领域的行动和作为,来表现其对中国确实在施加压力。同时,特朗普也寄望于通过采取此措施来提升自己在美国国内的声望。其次,特朗普上任后,在内政和外交领域都未取得明显成果的情况下,“301条款”等成为了美国在贸易政策领域唯一可用的工具,而且“301条款”既在特朗普的权力范围内,又在其可容忍范围内。
今后中美两国的贸易前景应是“斗而不破”。不至于产生贸易战,但也不会有明显缓和。中美两国在贸易领域的根本分歧始终存在。面对如此大的贸易逆差,没有贸易冲突是不可能的,更是美国这样的“世界老大”所不能容忍的。今后,美国势必会动用各种手段来对中国不断地施加压力。从中国自身角度看,在一些领域,也的确存在一些需要更多时间来加以完善的地方。

国际贸易格局之辩:复苏还是萧条?

中国发展观察:在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越发不得人心的情况下,今后美国缺席的自由贸易协定会否愈来愈多?
白明:可以肯定,今后美国缺席的自由贸易协定会越来越多,如今呈现出的趋势也已很明显。比如7月6日签署的欧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在这项占据全球GDP比重近三分之一的大体量自贸协定中,也没有美国的身影。美国已经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还在进行重谈,近日美国又开始与韩国重谈自由贸易协定。此类自贸协定的本质,应该是在自由贸易的基础上去比拼谁的开放度更大。可如今,美国的贸易政策已不再是以开放为目的,而是以贸易平衡为目的。
屠新泉:对于美国将“缺席”愈来愈多的自由贸易协定的说法,我并不赞同。在签署对外双边协定方面,美国从来都不是世界范围内最积极的经济体,欧盟才是。就连新加坡、智利、墨西哥等国的积极度也都比美国高。只是近年来,尤其是奥巴马时期推动了若干项大型的区域谈判(如TPP、TTIP等)。而从上任后即宣布美国退出TPP的行为来看,相较于区域贸易协定,特朗普更偏爱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今后,也不排除美国将与TPP其他成员国分别制定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
霍建国:美国不会全部推倒重来,没有美国的国际贸易规则和国际经济规则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基于追逐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目的考虑,美国不再热衷于区域性的自由贸易协定,但这并不代表美国会放弃WTO这样的多边合作机制。美国一旦放弃WTO,无异于将自己完全置身于国际经贸规则之外。而凭美国目前的实力和影响力显然还不具备独树一帜的条件和能力。
过去,美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有力推动者,当美国无法驾驭多边体制时,便摆出了“如果我做不了老大,我索性干脆退出不跟你们玩儿了”的霸权姿态。这也证明了特朗普国际经验的不足。如今的世界贸易格局早已不再是二战后的景象,也不再是美国可以在国际贸易、投资、金融领域一手遮天的时代了。
中国发展观察:国际贸易格局未来会否产生变化?中国应如何应对?
白明:全球贸易格局已经在发生变化,未来更将会蒙上一层阴影,增加不确定性。未来全球贸易的发展,将更多表现为全球化与逆全球化之间的博弈。过去,逆全球化只是“杂音”,如今已严峻到各国不得不重视的程度,今后克服逆全球化的成本将会更高,贸易保护对贸易自由化的干扰也将更加严重。在此情况下,发展中国家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将会更加明显。
对于美国趋向保守的贸易政策导向,中国无需惊慌。中国应在稳定住自身的前提下,更加注重全方位的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开放口径,增强开放的自主性。如果说过去我们更多的是利用外部机遇迎接挑战,那么未来则应在经济全球化中发挥我们自身的主导地位,用我们释放出的机会换取更多的外部机遇。在开放的国门内和国门外,都要做好文章。
霍建国:全球贸易的发展潜力还在,相信随着全球经济的恢复和繁荣,全球治理必将日趋公平公正,全球贸易和投资必将再度兴旺。前几年,在全球经济不景气时期,国际贸易受到一定的打压。但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来看,发达国家经济已进入明显复苏阶段。而且今年的国际贸易也出现了比往年更活跃的苗头。我判断,在经济恢复增长后,未来全球贸易还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全球贸易的规则显然亟待加强。由于过去一段时期内,很多国家间都在积极推动区域自贸协定,形成了一些支离破碎的规则。多边贸易体制应该承担的职责就是要将各区域形成的可操作的规则吸收到多边经贸规则中,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普及,鼓励形成公平竞争的大环境。
未来,中美两国还是要积极发展双边贸易,要在发展中平衡。贸易的平衡需要一个过程。中方不刻意追求顺差,但是如果陷入贸易战,对双方都是不利的。另外,中国也需要一个市场多元化的过程。未来中国出口的潜力市场还有很多。中国在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过程中,要特别注重沿线有潜力的贸易地区,比如东南亚市场、东欧市场。另外,中国在国际贸易领域还要特别注意合规的做法,在产能合作方面避免落人口实。
屠新泉:从贸易本身角度看,虽然逆全球化的趋势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并不明显。决定贸易格局,政策固然重要,但关键还在于基本的经济因素。现在美国虽然有一些贸易保护主义的行为,但其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第一大进口国的地位暂时是无可动摇的。因此,短期内不会发生明显的贸易格局变化。虽然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性正在逐步提升,贸易总量已经与美国并驾齐驱,但从进口量来看仍明显不如美国。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高,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中国有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进口国。
从贸易政策角度看,由于美国贸易政策的相对保守和后退,世界各国纷纷将目光转向中国,寄望中国能够接棒引领全球贸易自由化。对此我持谨慎乐观态度。虽然中国已是世界数一数二的贸易大国,但从先进程度来看,仍与美国等发达国家有不小的差距。要想引领世界贸易格局或治理体系的变化,需经济规模与水平兼备。未来中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