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与制度创新

0



陈忠海

项羽是历史上著名的悲剧英雄,自司马迁写作《项羽本纪》以来,人们对他的失败纷纷扼腕叹息。有人说项羽失败因为性格,有人说因为一念之差,还有人说他最后如果肯“过江东”仍有反转的机会。围绕着项羽的失败,哪些才是最应该总结的呢?

西楚霸王

公元前221年,秦国将领王贲从燕国南下攻打齐国,俘虏了齐王田建,齐国灭亡,秦国在齐国旧域内分设了齐郡和琅邪郡。在此之前,战国七雄中的其他五国已先后为秦国所灭,秦国统一了天下。
秦王赢政认为王号不足以彰显功业,所以自称“始皇帝”,统一天下后着手推行了一系列改革,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废除了西周以来的分封制改行郡县制,将全国设为36个郡,后来扩大到46个,郡下再设县,置郡守、县令等官员进行管理,用封建官僚制度代替原来的贵族世袭制。
但六国贵族没有完全被消灭,他们不甘心失败,发起了复国运动。另一方面,秦朝建立后继续推行商鞅变法的一些政策,重税、重徭役,“贫民常衣牛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社会矛盾十分激化。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反抗秦朝统治的力量风起云涌,它们来自不同方面,既有陈胜、吴广那样的普通农民,也有项羽这样的六国旧贵族,还有刘邦等趁乱而起的基层官吏。尽管起兵抗秦的原因不同,但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尽快推翻秦朝的统治。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死在第五次东巡途中,继位的秦二世胡亥三年后被逼自杀,继立的子婴自动贬去帝号,复称秦王,等于宣布本朝建立的皇帝制度已经失败。
但这不能阻挡灭秦势力的步伐,公元前207年10月,刘邦率军连破武关、峣关,兵临咸阳,在位仅46天的秦王子婴携带“传国玉玺”、兵符等向刘邦投降。一个多月后,各路反秦势力中最强的项羽也率大军赶到咸阳,杀了子婴,纵火焚烧秦朝宫室。这时各路反秦势力、六国贵族、秦朝降将等手中都有军队,但以项羽的力量最强。在巨鹿之战中,项羽曾大破数十万秦军,手中现有的军队至少40万,足以让其他势力放弃与之争衡的念头。
从名义上说,项羽是楚怀王熊心的部将,熊心对项羽一向防范,先用宋义牵制他,后又提出先入咸阳者为王,引起项羽的不满。项羽杀子婴后虽拥熊心为义帝,作为天下新的名义上的共主,但项羽又自称西楚霸王,是事实上的最高权力者。

分封天下

此时,项羽无疑是距离皇帝宝座最近的人,如果他愿意,可以废掉名义上的义帝,将赢政发明的皇帝称号重新拾起,建立一个新的王朝,做这个新王朝的皇帝。
秦朝虽然灭亡了,但皇帝制度仍是一项创新,它是在结束春秋战国分裂割据局面基础上诞生的,是管理大一统王朝的新方案。如果项羽有足够的政治眼光,应该看到这是一份政治遗产而非阿房宫那样作为一种暴政的标志非烧不可。
但正如韩信的评价,项羽只有“匹夫之勇”和“妇人之仁”,杀伐是他的强项,政治、用人则是他的不足。项羽少时“学书不成”,还辩解说“书足以记名姓而已”,这让他成了“读书无用论”的受害者。以什么样的模式治理天下?这样的问题对项羽来说似乎太过深奥,他大概觉得秦朝失败了所以秦朝的一切制度都是失败的,包括皇帝制度、郡县制度等,所以项羽最后选择了另一种简单方式来治理国家,那就是恢复秦朝之前的制度。
秦朝之前是东周,实行的是分封制,周王分封诸侯,诸侯治理诸侯国,这才有了春秋五霸、战国七雄。项羽出身于楚国贵族,在他的血液里始终有复仇、复国的情结,自称“西楚霸王”就是对春秋战国时代争霸争雄的向往。
公元前206年,项羽以“西楚霸王”的身份开始了他的治国安排,他定都彭城,废除了秦朝的郡县制,将全国重新划分为19个诸侯国,刘邦、章邯、司马欣、鲸布、吴芮、田市等18个各有一定实力的人分别被封为诸侯王,最后一个是项羽自己的“西楚霸王”。
周天子分封天下,国都周边为王畿之地,为天子直接掌管,诸侯分封到全国各地。与项羽的这个安排十分类似,他后来把楚怀王熊心杀了,成了真正的最高统治者,形同周天子,同时自己还直接掌管一个诸侯国和一支强大的军队,是天下无可争议的霸主。

诸王混战

项羽分封的这18个诸侯王,“成分”十分复杂,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起兵反秦的势力,除项羽、刘邦外,还有张耳、吴芮、鲸布、司马卬等;二是六国复国的贵族,包括赵王歇、魏王豹、韩王成、燕王韩广等;三是秦朝的降将,包括章邯、司马欣、董翳等。
与周朝以及后来汉朝的分封都不同,项羽分封的全是“异姓王”,除鲸布外几乎也都不是自己的嫡系。表面看这是一次“大公无私”的分封,但其实项羽在其中也做了很多盘算。
比如,项羽把原来的六国都分别肢解,将其一分为若干份,避免诸侯国实力太大,同时把那些最具实力的竞争者分封到偏远地区,刘邦被封为汉中王,又将章邯、司马欣、董翳三位秦朝降将分封在关中,以监视和阻击刘邦。项羽将自己的封国放在当时最好的西楚地区,范围多达9个郡,在19个诸侯国中呈现“一枝独秀”的局面。
这次分封是在各诸侯王兵权在握情况下进行的,分得满意的人不会感激,认为这是自己战功所得和实力使然;分得不满意的则会心生怨气,他们不敢直接挑战项羽,但一到封地就纷纷用自己的手段去争取利益诉求。
六国复国运动中表现突出的还有齐国贵族田荣、赵国旧将陈余等人,他们因为得罪过项羽或失职等原因没被封王,项羽为削弱齐国将其一分为三,分别封田市为胶东王、田都为齐王、田安为济北王。田荣不满,起兵分别打败了项羽封的齐地三王,田荣自称齐王,同时挑动陈余造反,陈余起兵击败项羽所立的常山王张耳,自立为代王。
仅几个月时间,分封令就受到了严重挑战,项羽大怒,起兵征讨田荣、陈余,田荣战败被杀,项羽将其降卒全部坑杀,又强迫齐地百姓迁往北海,遭到奋发反抗,齐人在田横的领导下继续对抗项羽,项羽再攻,却久攻不下。
刘邦及时捕捉到起兵的时机,率兵攻入关中,项羽分封3名秦朝降将防范刘邦,忽略了关中百姓对秦朝的憎恶,结果刘邦起兵以后势如破竹,一口气竟然打进了项羽的都城彭城。
之后项羽与刘邦间发生了“楚汉战争”,项羽所分封的其他诸侯王并没有完全站在自己一边,他们中有的作壁上观,有的暗中支持刘邦,有的干脆也打出反抗项羽的旗帜,项羽虽然军事才能异常突出,打了一场又一场胜仗,但始终无法把刘邦彻底消灭。
公元前202年,项羽被围垓下,手中的军队只有数万人,而刘邦此时用来围困他的人马就多达40万,项羽自刎而亡,临死前之所以“不肯过江东”,大概是因为他也知道力量的天平已完全倾斜,自己再无翻身的可能。

制度之弊

司马迁在《史记》中将项羽的传记列入本纪,将其视为帝王,不仅是对这位悲剧英雄的礼赞,更是对他曾建立的那段统治秩序的认可。尽管这段时间非常短暂,但它不应该成为历史的空白。
项羽身上有突出的优点与缺点,关于他的失败历代以来有过许多探讨与分析,刘邦建立汉朝后曾就此专门与臣下进行过讨论,刘邦将其归结到用人上,刘邦说:“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用,此所以为我所擒也。”
对刘邦的说法“群臣悦服”,这确实道出了实情,刘邦手下人才济济,而项羽身边即使有过几个真正的人才,如范增、韩信,最后不是废弃不用就是逃到了对手那里。除了用人方面,项羽还有一些性格缺陷,比如遇事犹豫、好杀戮等,这也都是他失败的因素,有人还认为项羽当初在鸿门宴上不杀刘邦是重大失误,后来定都四战之地彭城更是一招败棋。
这些说法都有道理,但它们也都只是项羽失败的某一方面原因。秦朝灭亡后项羽错误地推行分封制无疑也是这些原因中的一个,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因素比性格、用人、战术等更为致命。
周朝通过分封制实现了30代、37王的统治,时间长达791年,项羽重新推行这项制度,为什么几个月后就发生了严重叛乱、短短四年就失败自杀了呢?
这恐怕是因为时代已发生了巨变,最大的变化来自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以及生产关系的变革。原始落后的生产条件更适合井田制,以井田制为基础的分封制度适应了当时生产发展的需要,随着生产力不断发展,经济上协作、交换不断增加,统一的国家和市场才能最大化地减少生产的成本。
同时,人口不断增多也要求旧有的治理模式必须做出调整。西周初年分封,各诸侯国之间往往互不接壤,中间有大片尚待开发的土地,随着人口的增长,各国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接近,为了争夺利益,各国之间频繁地爆发冲突和战争,到战国晚期,周朝的分封制已经名存实亡,割据混战是社会的真实状态。
历史给了项羽一次机会,但又要求他必须具备足够的创新精神和主动改革的意志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由于自身能力的局限,项羽无法看到历史发展的趋势在哪里,反而逆潮流而动,试图复活已被历史淘汰的旧制度。由于出现了方向性错误,所以无论为推行分封耗费多少心思,也都无法设计出真正切实可行的方案,最终的失败也就是必然的了。
刘邦打败项羽,立即将分封制和郡县制结合起来,又提出“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避免单独实行分封制或郡县制的弊端,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创新,终于找到了一条适合当时历史环境的发展道路,从而开启了又一个数百年的新王朝。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