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建金砖国家自贸区需要更宽广的视野

0



本刊记者 张 倪

在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已于日前落幕,对于建设金砖国家自贸区的讨论却仍在持续之中。

此前,83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金砖国家财金合作情况吹风会,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叶辅靖在会上表示,金砖合作刚刚迈入第二个“黄金十年”,期待本次金砖国家会晤在六个方面加强合作,包括尽快制定落实2020年前贸易、经济、投资合作路线图以及进一步考虑建立金砖国家自贸区等。

97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建设金砖国家自贸区是否被提上日程”时表示,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是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高峰指出,“经贸合作始终是金砖国家合作的重要内容。我们一直致力于建设金砖国家一体化大市场。商建金砖国家自贸区取决于相关国家共同的意愿和努力,我们对此持积极和开放态度”。

在金砖机制迈入新十年之际, 提出打造金砖国家自贸区究竟有着怎样的可行性和积极意义?为什么说建设金砖国家自贸区是一件“方向上正确、技术上有难度”的事?从内部和外部条件来看,金砖各国未来要构建自贸区合作,仍存在哪些壁垒?

FTA战略符合金砖各国未来合作方向

截至201410月,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请并生效的自由贸易区已达到221个。日本、欧盟在G20汉堡峰会刚刚签署了比自贸区的开放力度还大的经济合作伙伴协定。今年年初,在退出TPP后,美国宣布重新启动TTIP谈判,而APEC自贸区路线图也在形成过程中。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近日在接受《中国发展观察》采访时指出,在多哈回合推进有难度的情况下,对世界各国来说,建立自贸区是比较现实的选择,而作为发展中国家利益的代言人,金砖国家之间要想进一步密切合作关系,不会轻易将自贸区这一选项排除在视线之外。对于金砖国家建立自贸区的想法,要更加立足于最大限度地体现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系统化、机制化、实心化。因此,金砖国家建立自贸区的构想是具有建设性的,更是符合金砖国家合作未来发展方向的。

在采访中,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霍建国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从金砖五国经济增长潜能以及在国际事务领域的重要性来看,今后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框架下,对于我国在参与全球治理以及增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

霍建国坦言,尽管如今全球范围内的发达经济体存在诸多摩擦与利益问题,但在国际重大事务面前,我们仍应注意到发达经济体有着共同价值理念及国际诉求。在地缘政治矛盾面前,发达国家很容易形成同一立场。基于此,作为一个后发崛起的大国,今后我国更加要稳定处理好与发达经济体以及发展中国家间的关系,学会在巩固与发展中经济体关系的同时保持同主要发达经济体“斗而不破”的关系。

在此背景下,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尤显重要。“金砖五国,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发展中国家的集中典型代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更是具有多重意义,不仅仅体现为解决金砖国家内部的合作发展问题,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通过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有力地推动全球治理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霍建国表示,今后,我国一方面要进一步与金砖各国加强沟通,形成共同的利益诉求,在沟通合作中走出一条成功道路;另一方面,要主动寻求开辟新型的经济合作模式,为加快金砖各国经济繁荣与发展创造新的有利条件。更重要的是,通过巧妙地运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将其打造成为中国崛起的一个有力支撑点。

白明对此表示赞同。他补充强调,金砖国家尽管经济发展结构有差异,但其体量与发展水平大体“门当户对”,建立自由贸易区有助于这些国家打破合作门槛,更进一步看,也可为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提高话语权夯实基础。

金砖各国“拖家带口” 问题难以回避

然而,好的构想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实施障碍。专家坦言,除中国外的其余金砖国家,几乎都存在着“拖家带口”的问题。

据白明介绍,巴西是南方共同市场成员国。1991326日,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和巴拉圭4国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签署了《亚松森条约》,宣布建立南方共同市场。作为南美地区最大的一体化组织,通过关税减让,1994年南方共同市场建成了自由贸易区,起到了对外协调关税政策的作用,南方共同市场也越来越显示出朝着关税同盟方向发展的趋势。

俄罗斯从2010年开始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三国建立了俄白哈关税同盟,对外实行统一关税; 在此基础上组建的欧亚经济联盟于2015年正式启动,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联盟内商品、服务、资金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终极目标是建立类似于欧盟的、拥有1.7亿人口的统一市场。这样看来,俄罗斯能否加入金砖国家自贸区谈判,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亚经济联盟与其他金砖国家之间经贸关系的发展。

印度领衔着一个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拖家带口”的成员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斯里兰卡、不丹、马尔代夫和阿富汗。目前看来,南亚区域合作联盟也进行了多次内部关税减让谈判,朝着自贸区的方向发展。虽然南亚区域合作联盟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关税同盟,短时间内难以对外统一关税政策,但就印度而言,关税水平普遍较高,贸易保护色彩较为突出。

南非也同样有“拖家带口”的问题,在1969年南部非洲关税同盟的基础上,从2004年起,南非与莱索托、斯威士兰、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共同签署的新版南部非洲关税同盟协议正式生效。按照协议,这五个国家在改变税率、税收共享及机构范围的决定方面采用了联合实施责任。如此看来,南非在对外签署自贸协定方面也需要集体行动。

打造金砖合作平台须更精心设计

专家指出,金砖国家的国情不同,而各自参与的一体化同盟又让这些国家拥有不完全相同的对外谈判自主范围。在此情况下,要找到金砖国家在建立自由贸易区方面的最大公约数并不容易,需要有更加宽广的视野和更加精心的设计。

对此,白明表示,就金砖国家内部而言,相互之间的合作仍停留在各自优势互补的基础上。迄今为止,金砖国家的合作平台主要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合作基金这两大金融平台,而在贸易、投资等重头戏上,金砖国家的共同合作平台仍有缺憾。“因此总的来看,构建金砖国家自贸区目前仍是一件‘方向上正确、技术上有难度’的事”。今后,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其合作平台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在采访中,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和投资研究室主任王海峰指出,构建金砖国家自贸区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金砖各国间的制度联系仍不够紧密。这也是南南合作,即发展中国家间的经济技术合作所普遍面临的最大挑战。具体对金砖国家而言,缺乏制度联系的重要原因,一是地理位置限制。除中国与印度和俄罗斯地理位置相近以外,巴西与南非地理位置均相距较远。二是缺乏相互信任。也正因此,金砖五国的整体凝聚力不如七国集团(G7)强。

在霍建国看来,打造金砖国家自贸区,地理概念与所谓技术层面的合作难度并不大。关键在于应如何解决金砖各国在政治层面合作意愿不到位的问题。而这需要我们对金砖自贸区的作用、意义以及将产生的变化进行深入论证。

“金砖国家自贸区的可行性总体还是非常乐观的,因为寻求开放是金砖各国的共同诉求,而各成员国间彼此开放度不够,也正是当前金砖国家面临的最突出问题。”霍建国指出,从过去十年来看,国际上的贸易与投资协定安排在形式上已更趋灵活。区域间的经贸合作也不再拘泥于FTA的形式,包括中国内地与香港、澳门的《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大陆与台湾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以及我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等。

未来,中国与金砖国家在贸易与投资安排方面也不应仅局限于FTA安排,更多的应是在互利合作原则下进行贸易投资安排。重点致力于将金砖各国发展中的大市场互相打通,助力于未来金砖国家的扩容,以切实维护发展中国家在贸易投资领域的整体利益。“现阶段, 金砖国家间不妨探索一些单项的合作协议,如加强贸易领域的合作, 降低各成员国间关税,加强服务业的开放,促进贸易便利化等等。” 霍建国建议。

在王海峰看来,在短期内,金砖五国有望在以下五个领域率先获得突破性进展:

一是政策对话。金砖国家间的政策对话亟待加强。不仅包括首脑对话,还包括部门间、民间、智库间的合作对话。通过加强政策对话,可进一步共享发展经验,共同探讨作为大型发展中经济体应该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二是基础设施。目前来看,除中国外,其余金砖四国在基础设施方面都有较大短缺和赤字。中国与其他金砖国家间可以通过加强基础设施的合作,帮助其提升基础设施水平。

三是金融合作。如今,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已受到相关国家的广泛认可。金砖国家间也已建立起一定的外汇储备风险基金。通过加强金融合作,将进一步提升金砖各国可持续的发展能力。

四是贸易与投资安排。金砖五国在贸易投资安排方面既有共性领域也有竞争领域。在竞争领域,不仅体现为发展中国家间的竞争,还包括与发达经济体的竞争。今后, 金砖五国应通过更为恰当的贸易投资安排,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利益。这也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设立初衷。

五是共享共同利益。今后在国际舞台上, 金砖五国应为一体,无论在政治、经济领域,还是世界银行、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层面,都要做到共同利益的共享。

最后,白明建议,金砖国家在推进自由贸易区建设过程中, 一方面要循序渐进, 不必强求过高的开放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金砖国家开放的基础本身并不牢固,起点相对较低,需要循序渐进,不仅要追求金砖国家之间的最大公约数,也要适度兼顾与周边国家之间的最大公约数;另一方面,不必过于强调“一刀切”。在涉及金砖国家自贸区的谈判中,需要根据不同金砖国家国情的差异以及适度考虑“拖家带口”成员的具体情况,在不同时期对不同国家适度予以区别对待,如在过渡期的长短、关税减让的幅度、例外条款等方面不搞一刀切。“金砖国家建立自贸区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一开始,先将自贸区的架子搭起来,争取早期收获。之后,等大家尝到合作的甜头,再追求上台阶,搞升级版。届时, ‘拖家带口’等问题也不会对金砖国家自贸区建设构成太大阻力。总之,好饭不怕晚。”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