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农业大数据

0



刘奇,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农经学会副会长,中国农村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首席专家。

人们刚刚适应数字化生存不过几年时间,科学界又传来利用数字可以“传真”生命的技术,即把一台数字序列收集器送入其他星球, 可获取任何生命形态或近生命形态的遗传代码,然后将遗传代码传给地球上的数字转换器,即可打印出外星生命体。同理,将人类基因代码写入细菌送入外星,再将基因数据重新组装,地球人即可殖民外星。这种数字转换器在2013年中国发生H7N9禽流感病毒时美国SGI公司即纯凭数字序列就将病毒的DNA 合成出来。由此观之,大数据不仅关乎人类生存,更关乎人类的发展,乃至人类的繁衍和殖民外星。

大数据农业就是把各类农业数据进行采集、汇总、存储和关联分析,从中整合新要素、发掘新资源、发现新知识、创造新价值、培育新动能的一种农业新技术和新业态。这是一场发生在农业领域里的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同时也是一场要素革命——新知识新技术代替资本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从而改变了资本主导的传统要素格局;一场资源配置革命——大数据本身就是新资源,它同时又以精准量化、动态优化的方式重构各类资源的配置。大数据农业已经在发达国家大量应用,我国目前刚刚起步,2017 年初,农业部办公厅发布数字农业建设试点的通知应是官方启动的信号。虽然此前全国不少地方也在探索试验,但多属零星分散的小打小闹。一国之大数据农业建设需要有系统性、整体性的顶层设计。眼下应重点从以下诸方面下功夫:

一是强化大数据意识。大数据亲精英、大数据亲城市、大数据亲高新技术产业、大数据亲富人,对于互联网普及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多的我国广大农村、农业、农民,大数据还像天外来客,他们很少有人知道它是一种价值堪比石油、黄金的新资源,而且是一种潜力不可估量的战略性资源,他们更看不到数据流会引起信息流、人才流、资金流、物资流等可在瞬间加快流速, 加大流量,从而颠覆性地改变传统生产方式和经济运行机制,使生产要素以全新的配置方式实现集约化整合、协作化开发、高效化利用、网络化共享。他们更不懂得,大数据资源占有、大数据计算能力、大数据思维方式将是未来一个地方或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是全球经济价值链的最高端。因此, 在三农领域普及大数据农业知识, 强化大数据农业意识是当务之急。

二是采集大数据资源。农业大数据较之其他行业更具来源分散、数量巨大、格式多样、类型复杂、结构无序的特点。它需要直接面对2.3亿个承包农户和不断涌现的新型经营主体,直接面对正在实施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离,更不要说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旱涝灾害、病虫疫情、风霜冰雹等各种自然灾害,数据采集之难无法预测。因此,应有国家统一组织、层层建立机构专司此项工作,在做好采集的同时,抓好汇总和储存,并对数据进行价值提纯,集中力量, 打牢基础。

三是开发大数据资产。目前, 全国自称大数据企业的达400多家, 农业方面寥寥无几。如何把那些像深埋地下的矿藏一样的数据资源变成资产,是一门新兴学问。同时变成资产后又会带来产权归属问题和产权保护问题,以及资产的定价问题,这些都需要组织专门人才进行及早研究。中国标准化研究院、清华大学、德勤华永等五家联合建立的贵阳大数据资产评估实验室已建立, 农业领域可与之开展专业合作。

四是构建大数据思维。大数据是一种智力资源和知识服务能力。大数据思维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它考验的不仅仅是计算能力、计算方法,它更多的是运用十大原理综合分析,让数字发出声音。大数据思维的核心体现是大数据分析处理能力、知识发现能力和科学决策能力。人类社会的能力建设, 正朝着三个层面迈进,一是基础能力,二是思维能力,三是品质能力。基础能力是人人必备的,品质能力是金字塔的塔尖,思维能力则是人与人拉开差距的关键, 未来社会将属于掌握大数据思维的人或企业。

五是推广大数据应用。农业部办公厅试点通知中列举的大田种植、设施园艺、家禽养殖、水产养殖四类项目已基本涵盖农业领域的方方面面,应在试点的基础上成熟一个推广一个,让成果早日普及。

六是保障大数据安全。在大数据农业推广应用中必然出现数据的开放共享与资产权属及涉密保护的矛盾,构建适应发展的法规体系应提上议事日程,同时要加强防攻击、防盗取、防泄露的技术能力建设和预警监控及应急处置能力建设。

在我们头顶的天空中,到处飘飞着各行各业发布的密密麻麻的数字,它们互不干扰,各行其道,随时呼应需求者的召唤,农业应早日加入这场数字聚会的狂欢。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