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壮大新动能需完善相关配套政策

0



朱 敏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倡导创新文化,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而培育壮大新动能则是实现创新驱动战略的有效途径。然而,目前我国在培育壮大新动能方面还存在一系列体制机制障碍,影响了新动能的发展壮大。为此,必须进一步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完善相关配套政策,为新动能的发育壮大提供适宜的政策土壤和体制环境。

培育壮大新动能存在一系列体制机制障碍

我国建国以来建立的经济体制及相关政策,都是适应于传统经济的,而新动能是一个全新事物,必然与传统体制机制存在诸多不适应和矛盾之处,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融资支持政策不适应新动能发展要求

首先,传统的银行贷款考察标准不利于新经济企业。目前银行贷款主要考察企业的固定资产、抵押物等实物资产,以及企业销售额、利润额和税收额等经营指标,这种考察方式对于传统企业很正常,但新经济企业恰恰在这些指标上存在先天不足,高科技产业如生物制药、集成电路、互联网这类产业, 研发56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几年都不会有销售额、利润,更不会上税,并且新经济企业往往固定资产等抵押物较少,因而很难从银行得到贷款。

其次,知识产权融资、技术专利融资等方式还不成熟。很多创新型企业往往没有多少固定资产, 有的只是技术和人才,但创新型企业具有的技术专利、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由于缺乏相关的评估作价标准和政策法律规定,往往不能被银行认定为有效的抵押物,从而也难以获得贷款。如陕西杨凌金栗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虽然申请了知识产权,但知识产权融资方式还不成熟,还是无法获得贷款。

最后,天使投资发育严重不足。我国不像美国那样拥有成熟的资本市场体系,尤其是天使投资发育严重不足,不但相关政策法规严重滞后,而且数量极为有限,造成大家都不愿意投入早期的高科技项目, 大家都想赚快钱,因而创业者创业的初始阶段融资极为困难。

2.财税支持政策不能有效促进新动能发展

世界上不少科技强国在鼓励本国企业技术创新中,往往就是几项明确、稳定、有力的政策,比如政府采购政策、税收鼓励政策等,就能有效地支撑起一个自主产业的崛起,这远比“撒胡椒面”式的扶持政策效果要好得多。

首先,财税支持政策的门槛过高。一些新经济企业反映地方财税扶持政策门槛过高,很难真正享受到优惠。如秦皇岛正道科技有限公司反映,当地人社部门有一个创业贴息政策,对创业创新项目有200 万的贷款支持,但是设置的门槛比较高,要求企业上社保的人数达到一定要求,而且在享受贴息期间, 上社保的人数只能逐年增加不能减少。另外,银行贴息的利息基数也较高,并且利息部分实施企业先行垫付、再补贴的形式,造成很少人能拿到支持。

其次,新产品认定标准尚需改进。目前税务部门一般对研制新产品的研发经费进行加计扣除,销售出去的产品则不再认定为新产品。而许多高技术重型设备研发制造成本很高,一般有目标客户、或以合同的方式销售出去,才开始研发生产,这就造成了这些重型设备不能享受优惠政策。比如济南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4.5*8.5球磨机,生产成本600万,就是因为有了目标客户,签订合同以后开始研发生产, 因此产生新产品的认定问题。

最后,补贴政策落实不到位。很多新经济企业都是新成立的,其中不乏一些“挂羊头卖狗肉”者, 打着高技术、新经济的概念去骗取国家的补贴,导致许多真正的高科技企业反而享受不到政府补贴,财政补贴效果大打折扣。

3.知识产权保护存在诸多不利于新动能的问题

首先,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监管力度仍需加强,从而保护创新积极性。据深圳海思瑞科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反映,他们投入很大的成本做新产品,这些新产品一拿到市场上用,很快有人就能仿制出来,而且是大批量地生产。

其次,知识产权侵权诉讼时间长、成本高。许多企业反映, 对于知识产权盗版, 即使找到盗版方,诉讼也很难。第一时间特别长, 第二成本非常高。而且获得赔偿的成功率很低,不到10%,如果我们知识产权保护进一步加强,国内的创新创业就会蓬勃发展。

再次,部分企业恶意挖人。对于初创企业遇到的知识产权保护比较严重的问题是,目前很多企业恶意挖人,利用高薪把一些初创企业的核心人员挖走,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初创企业的新技术,这方面非常不利于知识产权保护。

最后,商标注册周期过长。国内新产品的商标注册周期,从商标的申请到真正拿到手需要1018 个月时间,可能会耽误好多市场机会。并且知识产权申请需要很多材料,要做到特别透明化,而涉及一些保密项目,企业不能做到全部公开,所以不能通过审查。

培育壮大新动能政策障碍背后的成因分析

培育壮大新动能中配套政策的缺失与不完善,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成因:

首先,从客观上说,因为新经济是一个新生事物,具有许多与传统经济完全不同的新特征。我们以前制定的企业融资政策、财税政策等一系列政策都是针对传统企业的,而新经济是一个全新事物, 具有许多与传统企业完全不同的特征,甚至是根本性的不同,如很多创新型企业往往没有多少固定资产,但拥有技术专利、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则较多,并且对技术研发的要求很高、投入很大,这就必然造成原有政策不能适应新经济发展的需要,从而衍生出一系列的问题, 说到底是路径依赖的问题。

其次,主观上说,也与各地政府及有关企业对新经济的认知不足、研究不够、方法不多有关。新经济对大家而言都是新生事物, 需要我们在实践中不断探索,逐渐掌握其发展规律,而我们政府和企业都还没有及时转变思想观念,创新方式方法,还在用过去的老套路管理、发展新经济,必然出现问题。对新动能发展方面,政府相对缺乏顶层设计,针对企业研发、制造、服务等不同环节分类管理和服务的政策不具体,缺少可操作性、难落地。

最后,部分新兴企业存在创新惰性。认为开发出一项新技术、一件新产品就可以从此高枕无忧,忧患意识不足。还有一些企业技术进步和专利获取以收购国外同行为

完善培育壮大新动能相关配套政策的建议

培育壮大新动能需要全社会的协作,必须建立起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不断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在诸多影响创新能力建设的因素中,如何营造有利环境、完善配套政策、发挥企业的创新积极性是一个根本性的因素,应建立以企业为主体,责、权、利明确的创新模式,政府作用在于为企业创新提供适宜的土壤,并创新相关配套政策,切忌越豠代庖。

1.完善知识产权融资、技术专利融资方式,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首先, 国家应大力支持天使投资发展。完善相关政策法规, 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天使投资, 可借鉴硅谷的模式, 想办法组织各地投资机构落地, 政府要进行引导。

其次,完善知识产权融资、技术专利融资方式。认真研究技术专利、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评估作价方法和标准,完善相关政策法律规定,引导银行制定适应新经济融资需求的衡量标准。最后, 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既要有为大企业、传统企业服务的资本市场, 也要有为中小型高科技企业服务的资本市场。

2.财税扶持政策应注重公平, 做到精准补贴。

国家工程实验室、招标项目的申请标准应适度向西部地区倾斜, 适当考虑西部人口分布、经济发展与发达地区的差异。精准补贴包括两方面,一是进一步完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确保补贴真正落到技术含量高、市场前景好、带动作用强的企业手中。二是政府补贴应集中支持事关发展全局的基础研究和关键共性技术研究,对技术相对成熟、已经产业化的产品则应逐步降低甚至取消补贴。

3.深化知识产权领域改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创新的核心是创造和拥有更多的自主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的创造和保护是全社会各领域进行自主创新活动的动力支持和法律保障。要把自主知识产权作为发展所必须的国家战略来推行,主动建立知识产权体系,包括重视研究开发,重视知识产权积累,重视知识产权转化,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制定完善适合我国国情的知识产权政策和法律体系,通过完整的法律体系来保障创新者的利益,通过良好的法律环境来倡导人们树立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公德心。

作者单位: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