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几点思考

0



 

赵晋平

关于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几点思考

赵晋平

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工作任务。这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报告精神的重要体现和具体行动。虽然自由贸易港() 的提法在过去几年国家批准的浙江舟山群岛新区、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有关方案和规划中已多次出现,但这次作为中央和国务院的战略举措正式部署实施,意义不同凡响。近几个月来,许多省市政府都在积极行动,希望抢抓先机使自己的方案获得批准、尽早落地。但实际上,采用什么样的模式和路径具体推进这项工作,目前还没有任何经过批准并公开发布的方案可供参照和讨论。一个最具权威性的说法是汪洋同志发表在20171110日《人民日报》上的一篇署名文章中提到的:“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基于这一原则性论述和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国际经验,笔者也想就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意义、条件、路径选择等具体问题谈几点个人的思考。

重要意义

正如汪洋同志在上述文章中明确指出的,我国海岸线长,离岛资源丰富。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打造开放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对于促进开放型经济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和近几年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创新之间具有什么关系呢?2013年以来,我国自贸试验区在政府职能调整、外商投资管理制度改革、贸易发展和监管方式转型升级、金融开放创新和法制环境建设等方面取得了许多重大进展,形成了一批体制机制创新成果并在更大范围内复制推广,对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产生了重要推动作用。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新要求,自贸试验区下一步要着眼于提高建设质量,对标国际先进规则, 强化改革举措的系统集成和落地实施,形成更多制度创新成果,进一步彰显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作用。建设自由贸易港是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的进一步深化和战略延伸,是借鉴国际上高标准自由贸易园区的成功经验,打造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新高地的积极探索。具体来看,自贸试验区是制度创新试验田,区域构成既包括海关特殊监管区,也包括非海关监管区;取得经验可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自由贸易港主要应由海关特殊监管区构成,按照国际上最高水平的“境内关外”贸易投资自由化标准设立,建设模式和取得经验的复制推广需要相应的特定区域条件。

必要条件

按照建成国际上开放水平最高特殊功能区的总体要求,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至少应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条件:一是依托于临近国际海运主航道的大型港口,具有成为中转贸易集散地和国际航运枢纽港的条件与潜力;二是建立《京都公约》定义“境内关外”属性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除了涉及军火、毒品和其他危害公共安全及生态环境的物品之外,允许绝大多数货物自由进出、保税仓储、集拼、加工和展售;三是实行国际高标准投资准入和离岸金融自由化制度安排,最大限度减少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数量,区内货币自由兑换、金融企业投资准入全面放开,区内企业允许境外融资;四是实行入区货物免征关税和其他税收(如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等)优惠政策; 五是实施非居民自由出入和人才就业鼓励性政策;六是区内或周边地区具有较强产业基础和制造、服务配套能力;七是具有发达的物流交通网络体系,区内经济活动向国内腹地以及国际市场的辐射作用和溢出效应较大;八是形成适应特殊经济功能区建设需要的特殊法制环境。

路径选择

笔者认为,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有三种路径可供选择。

路径一:现有保税港区向国际上高标准自由贸易港区模式拓展和转型。第一阶段应在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各选择一个港口起步;第二阶段可逐步向具备较强口岸功能的陆地港(综合保税区)、内水港或空港扩展。

路径二:以沿海组合港为依托,集中建设2-3个国家级自由贸易港。如:上海—宁波—舟山自由贸易港;天津—青岛—大连自由贸易港;广州—深圳自由贸易港等。长期来看,可通过自由港+保税运输通道+保税仓库+保税工厂的连接模式扩大覆盖范围。

路径三:选择沿海较大离岛建设一个全方位、高水平开放的港城融合型自由贸易港。如海南岛、舟山岛等具有相应条件。

三种方案中,路径一较为稳妥,可以自贸试验区为依托起步, 对标国际规则提升试验区内海关监管区(保税港区)的离岸贸易、投资和金融自由化水平,在打造开放新高地的同时,助力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路径二和路径三,需要中央政府直接立法和管理,更具创新意义和改革开放力度,有利于形成参与和引领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对于促进高质量发展和经济强国建设具有长期战略意义。但是有关问题还需进行深入研究和认真规划设计,短期内尚不具备形成方案的条件。

综合来看,目前关于自由贸易港的公开讨论,和方案一相近的意见居多,相关思路易于形成共识, 较具可操作性。笔者建议,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短期内可按照路径一的方案,从自贸试验区内的保税港区转型开始推进,关键是要对标先进的国际规则,全面提升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通过高水平开放助力高质量发展; 同时,注意保持有序合理的推进节奏,防止一哄而起。在取得经验基础上,可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探索建设组合港或离岛型自由贸易港、形成参与和引领国际竞争合作的制度性优势。

期待2018年会成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起步之年。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