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创新前沿,打造杭州湾世界级港口产业集群

0



柴贤龙 祝诗蓓 楼小明

纵观世界湾区发展史,也是一部港口产业集群创新发展史,一流湾区必有一流港口产业集群,港口与港口产业集群相互赋能,在湾区经济崛起中留下标杆印记。作为新兴世界级湾区,有吞吐量排名全球第一的宁波舟山港,有长江经济带腹地独特依托,当下更有全球供应链变迁的难得机遇,紧紧围绕“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和新布局”要求,传统产业转型和创新产业发展并举,打造独步全球的世界级港口产业集群,既是杭州湾区崛起的内源使命,更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担当。

研究认为,杭州湾经济区应瞄准全球超级联运中心、超级贸易增值中心、超级资源配置与定价中心、超级供应链创新中心、超级航运服务创新中心、超级航运新金融中心总定位,聚焦全球供应链和港口大数据应用创新前沿,做强一大核心产业,做优三大港口物流基础产业,做精六大临港特色产业,构建“136”产业架构,打造万亿能级的世界级港口产业集群。

以科技创新为引领做强航运服务这一核心产业

放眼全球港口发展,伴随全球供应链体系演变和世界经济格局变化,从第一代港口到第五代乃至第六代港口的历史变迁,港口创新始终在路上。但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港口吞吐“体量”排序如何变化,伦敦、纽约、东京、香港、新加坡五大港口的航运服务业影响力始终屹立在全球前列。根据《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报告(2017)》,吞吐量位居世界第一的宁波舟山港,其指数仍位列世界前10名之外。而在全球最具发展潜力集装箱港口中,《全球港口发展报告(2016)》将宁波舟山港列为第15位。在港口业务收入上,2016 年宁波舟山港传统港口装卸业务收入占比近2/3,与纽约港90%收入来源于高端航运服务业相比,更是相形见绌,可见宁波舟山港与世界一流航运中心差距明显。研究认为, 充分利用浙江省独特的“互联网+”、共享经济、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等先进技术优势,发力领跑航运信息科技,聚焦航运金融新模式, 创新国际海事服务业态,可以作为打造独具世界魅力的新型航运服务业集群的突破口。

1.开发基于大数据应用优势的航运信息科技新模式。一是开发港口大数据中心平台。借鉴智联公路港建设经验,以全省综合交通大数据资源整合为契机,通过市场化手段构建宁波舟山港数据大脑,形成数据环境下的航运服务标准接口, 逐步掌控港口数据利用世界话语权。二是研发航运信息科技服务新模式。谋划建设航运科创中心高端平台,深度开发基于北斗定位技术的全程信息链服务模式,推进供应链与互联网、物联网深度融合,建立网络化共享、智能化协作的港口智慧供应链体系。三是探索航运新金融模式。创新基于新金融科技的航运保险与融资等新业态,与“一带一路”和中东欧基金等金融平台合作,发挥中国力量新动能。四是探索港口人工智能服务模式。运用人工智能技术,推进船舶装卸服务智能化(自动化码头),提高港口服务效率。五是推进航运制度服务改革创新。发挥自贸区优势,改革创新法务会计、船舶补给、海事服务、口岸制度,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融合,探索新型海事与航运后勤服务业态。

2.开放合作建设全球航运金融小镇。紧抓国际航运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机遇,依托“一带一路”, 主动与伦敦、纽约、新加坡等老牌国际航运金融中心合作,在宁波东部、舟山新城等平台谋划建设全球航运金融小镇。制订针对性扶持政策,紧抓开放招商,招引钱伯斯排行第一的英国Ince 律师事务所等国际知名律所、船级管理机构、航运保险机构、船舶融资机构、海事研究咨询机构的全球或区域性总部落户小镇,同步吸引一批国际化、高端航运金融人才入驻。

3.推进建设石油人民币支撑下的国际原油期货交易中心。率先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抢占先机,开展人民币离岸金融试点,依托自贸区设立全国首个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交易结算中心,打造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突破口和浙江样板。以此为基础,借力世界油商大会和自贸区建设效应,依托“三个一亿吨”油品全产业链和原油现货交易基础优势,主动利用现有10个国家石油人民币计价方式变革机遇,在自贸区设立舟山国际原油期货交易中心, 聚焦原油期货交易品种创新,尤其是中质含硫原油等符合市场需求导向的国际化品种,发挥浙江石油公司平台和民营企业作用,积极引导沙特阿美、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等国际知名油商关注并参与舟山原油期货和现货交易,同步创新推进以保税交割为主的期货交割方式,逐步夺取全球原油交易话语权。

4.谋划建设全球干散货船舶租赁交还船中心。依托宁波舟山港区位优势,加快保税燃油加注和外轮供应服务发展,吸引国际知名的船舶管理和租赁公司入驻,探索建立具备国际影响力的干散货船舶租赁交还船中心,成为全球干散货船舶国际航线上的重要枢纽节点。

以价值链供给侧创新为牵引,构筑“3”大世界级港口物流产业集群

以宁波舟山港为龙头,聚焦全球港口供应链创新前沿,加快建设三大港口物流产业集群,确立全球大宗商品价值链上游主导地位。

1 . 港口集装箱物流产业集群。借鉴新加坡港集装箱物流国际中转发展经验,以提升价值链为引领,补强国际中转短板,推进“两头在外,中间在内”“一头在外,中间在内”等多种集装箱国际中转物流模式协同发展,研究建立国际中转奖励补贴机制, 同步配套建设国际中转仓储、采购配送等辅助设施,努力打造全球重要的集装箱国际中转枢纽, 提升国际中转物流增值功能,提升港口集装箱物流价值链。

2 . 港口大宗商品物流产业集群。发挥自贸区优势,加快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以价值链为核心, 以大宗商品全产业链为基础,推进油品等大宗商品贸易便利化,大力发展油品、矿石、粮油等大宗商品水水中转物流,打造国际一流的大宗商品港口物流产业集群。

3.创新型口岸物流产业集群。以口岸改革带动效率提升,聚焦保税燃料油口岸管理改革切入点,破解保税油供应经营主体限制,创新“跨关区供油”等政策,以“东北亚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为基础, 加快打造亚太地区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依托舟山综保区和梅山综保区,创新发展保税物流,重点突破肉类、冰鲜、海鲜等商品的保税仓储、加工和贸易。

以产业链深度挖掘为核心,构筑“6”大世界级临港产业集群

依托港口资源优势,产业链前移和后拓并重,做深做透六大临港特色全产业链集群。

1.临港绿色石化产业集群。以“三个一亿吨”目标为牵引,突出前端研发和后端新材料开发,发挥浙江石油公司平台优势,谋划具有全球特色的绿色石化研发创新中心,构建以原油精炼为基础,以乙烯、芳烃等高端产品为特色的全产业链企业集群;加快推进美国雪佛龙公司与浙江石化原油合作、美国霍尼韦尔与浙江石化技术研发专利、阿曼国家石油公司与浙江石化原油、物流合作等项目,谋划建设企业研究院等平台,确立绿色石化产业技术创新全球领导地位。

2 . 临港农副产品全产业链集群。立足自贸试验区,以中澳、中智等自贸协定为契机,围绕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聚焦牛肉、远洋水产品等高端动物蛋白,高端蔬菜、水果等天然健康食品,依托中澳园区加快推进活牛屠宰项目,积极引进智利等南美国家绿色农牧产品,谋划建设中智农牧合作园区,打造临港农副产品全产业链集群。

3 . 临港智能汽车全产业链集群。充分发挥湾区港口优势,鼓励民营企业在余慈、六横或三门湾等围涂用地条件优越区域,谋划建设“中国智能汽车研发制造大平台”,与梅山保税区汽车进出口口岸联动,完善滚装码头设施和通关环境,发展临港汽车整车制造和进出口贸易,打造国内主要的临港汽车出口基地、华东地区豪华品牌汽车和通用飞机进口贸易与集散基地,构建临港商品车和通用飞机全产业链集群。

4.临港船舶修造产业集群。主动谋划与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等临港修造船产业发达港口合作,开展技术与产能交流,围绕提升核心竞争力,加快船舶和海洋工业自主创新,谋划建设国家级军民融合船舶工业研发创新基地,争取纳入国家“军民融合科技服务机构推荐名录”,积极研发高等级专业破冰船、半潜运输船、资源勘探船等船型的同时,加快突破超大型干散货船和油船、万箱级以上集装箱船、汽车滚装船等高端民用船舶。

5.临港口岸商贸产业集群。把握新消费需求和新消费方式变革趋势,依托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围绕中东欧贸易便利化国检试点,创新贸易便利化政策,聚焦高端食品、酒品、母婴用品、化妆品、保健品等热门消费品,谋划建设高端消费品“O2O自贸城”,打造梅山国际高端消费品自由贸易集散岛, 构建国际高端消费品口岸商贸产业集群。

6.临港交通建筑工业化产业集群。依托浙江省万亿综合交通建设投资,及国内外尤其是“一带一路”区域强劲的交通建筑市场需求,充分发挥湾区港口物流优势, 加快桥梁工业化省级工程实验室建设,在舟山、台州、温州等地谋划布局一批“交通建筑工业化平台”,大力研发桥梁用大跨径钢结构、交通工程建设用大型复杂预制构配件等交通建筑工业化新技术新产品,培育面向国内外的交通建筑工业化产业链集群。

依托以上“136”产业体系和重大平台项目建设,力争未来510 年,培育形成12家千亿美元产出的“独角兽”企业、10家以上百亿美元产出的临港企业、100家以上百亿人民币产出的临港企业,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港口产业集群,成为全球港口产业发展新标杆,为海洋强省国际强港建设提供重要支撑。

作者单位: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