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数字化变革,引领经济新高地

拥抱数字化变革,引领经济新高地

0



 

本刊记者 高妍蕊

日前,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在海南举行,以“数字经济:智慧的价值”为主题的分论坛备受关注。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共识,数字化变革无处不在。

有人说, 数字化将改变中国并引领中国经济新高地。党的十九大将数字经济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报告中明确指出,我国的数字经济正在蓬勃发展,要关注移动支付、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这些新兴业态,这是打造制造强国、网络强国的核心力量, 对提升整个社会的运行效率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面对数字时代的到来,我们如何理解“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带给我们哪些改变?对传统产业产生了哪些影响和冲击?需警惕哪些风险和问题?对此,《中国发展观察》邀请相关专家进行了深入探讨和解读。

“数字经济”的阐释

伴随着新技术的迅猛发展, 数字化变革无处不在,数字经济渗入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如何理解“数字经济”,它给我们带来了哪些价值和改变?

G20杭州峰会上,中国作为主席国首次将数字经济列为峰会的一项重要议题,主持起草了《G20 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数字经济倡议”成为具有开创意义的重大成果。

何为数字经济,目前尚未有标准定义。《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指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副主任马建堂近日撰文认为, 数字经济是信息技术革命的产业化和市场化,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经济活动中的扩散、应用和引发一系列以大数据处理为主要特点的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王晓明看来, 数字经济是借助于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从数据到计算、从信息到知识,从而提升整体的经济效率和水平,创造新的价值的经济活动。

“ 数字经济通常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部分,形态呈现出平台化、共享化、多元化、微型化的特点。它不仅大大改变了我们的消费模式和信息交流方式,而且可以大大改变服务的提供方式,以及工业的生产和管理模式,提高销售的精准性和物流的效率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戴慧表示。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认为,数字经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一个信息经济学的产物,实际上是基于人类每天所交流、所沟通产生的信息,以这些信息为节点,进行信息的传递和数字化处理的整个过程。现在我们信息传递的主要渠道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因此,数字经济在某种程度上与互联网经济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经济转型的历史发展

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脉络可以更清晰地理解数字经济发展。人类社会发展可以划分为三次浪潮, 第一次浪潮是农业经济;第二次浪潮是工业经济;第三次浪潮是互联网经济。

从工业时代来看,王晓明向记者介绍,工业化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工业化早期、中期、后工业化时代。到后工业化时代,社会进入信息社会和知识社会的发展阶段,即通过数据的挖掘产生知识再创造价值。

在不同的时代, 由不同的资源、要素主导其经济形态,比如,农业社会主要是土地、农耕等技术。到工业时代, 由原材料、矿产、土地、装备、资本等要素主导。到了信息社会和知识社会,数据作为一种资源,通过信息技术被采集出来, 通过传输、汇集,进行重新的处理,比如通过物联网进行数据采集、通过移动互联网传输、通过云进行汇集、通过人工智能进行处理等等,从而产生有价值的信息。

在工业化发展的前期阶段, 主要的生产体系不是处理数据, 而是处理有形的、实体的产品, 到了信息社会和知识社会,出现了处理数据的技术,数据从一种资源变成了资产,进入到社会大生产分工体系,与生产要素、机器设备等有形的资源共同参与生产经营,从而创造价值。数据已经在社会价值的生产体系里参与价值的创造。

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部分地区已经进入后工业化阶段,服务业特别是信息服务业,成为重要的经济形态。像移动支付、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这些新兴业态都是数字经济的表现形态。在不同的领域,如金融、信息服务、知识服务,从一开始服务于商品流通、电子政务、医疗教育到服务于工业、制造业、农业等领域。这是经济转型的一种形态。

同时, 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整体构成了新一代的信息技术,这些技术构成了处理数据的方式,成本更低、方式多样、效率更高,从而使得数据挖掘、使用更便宜。

传统产业面临数字化转型

“数字经济的存在意义和价值是它深刻地变革了我们的经济管理和整个经济体系。经济生产方式将更加依赖于数字化的管理以及数字化的沟通和信息交流机制。”江瀚说。同时,数字经济在某种程度上对实体经济或者对我们所谓的传统经济产生了冲击。

江瀚分析了以下几点:一是快捷性冲击。人类传统的一些信息传递和资料传递方式,比如电报、信件等,主要是物质性的传递。当数字经济出现之后,人类之间的距离被大大缩小了,通过互联网把世界变成了地球村。

二是高渗透性。工业经济、农业经济的经济方式都是相互独立的,但数字经济是高渗透的, 可以将很多产业完全渗透进去。我们传统的一、二、三产业,现在都可以进行数字化改造和数字化服务,包括整个互联网经济发展到现在,数字经济已经可以承载于网上,也可以承载于线下, 甚至可以根据物联网实现数字化的过程。

三是由于数字经济拥有一个比较快的传递过程,也导致了“二八分化”的加剧。所以,在数字经济时代很多产业和很多垂直产业内部只会有一到两家比较大的企业,其他企业会被吞并掉,这就是“二八分化”。这也是数字经济带给实体产业的一个大的冲击。原来实体产业中很多小的机构将会被大机构所取代,而大机构因为数字化的成本更低,它的边际效率更高,规模经济效率也更高。由此推动了整个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

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也面临着一些痛点和难点。江瀚认为,一是速度。传统产业的变化变革速度是相对比较缓慢的。但是在数字化时代,并不要求一个产品多么完美无缺,但是必须要速度快,能够快速迭代。迭代的速度和更改能够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对传统产业而言也有较大的难度。传统产业无论是管理体系还是操作体系,包括设计体系和市场调研体系,都无法满足数字化这种快速迭代的需求。

二是产业的竞合关系。数字经济面临的是竞争与合作的问题,一方面企业之间必然会有竞争,另外一方面数字经济的存在,让很多跨产业、跨行业甚至是跨区域、跨国家的合作成为必然。如何把握竞争和合作的关系,在竞争中寻找合作,这种竞合关系,是一个比较难处理的问题和矛盾。

三是供应链扁平化。传统产业中供应链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数字经济中,由于的传递的高效率, 很多供应链被扁平化了。很多无法适应这种供应链扁平化过程的企业就会被淘汰,或者出现危机。这是数字经济带来的比较严重的挑战。

警惕大规模风险

面对移动支付、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新兴业态以及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创新技术融汇发展的数字经济,需警惕哪些问题和风险?戴慧认为,一是网络安全及数据安全隐患。互联网病毒、木马、持续网络攻击对制造业、金融业、交通物流、能源业的“ 互联网+ ” 提出挑战,威胁到企业、行业和经济乃至国家安全;数据泄露则可危及企业商业机密或个人隐私保护。二是互联网金融、移动支付、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业态出现对相关行业监管(如金融监管)提出新的挑战,如监管主体不明确、监管法律法规缺乏或不完善等。除了这些政策性风险外,还会带来法律性风险,如合规风险、资金风险、洗钱风险等。信用风险也是一个主要问题,这点在互联网金融上表现突出。

在江瀚看来,数字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其将全球市场联系成一个整体。一旦出现大规模风险爆发的话,将不再是一个区域或者一家企业的风险爆发。有可能会连接成一串甚至一个国家乃至全球的风险爆发,例如,比特币出现崩盘绝不会只是对一个地方或一个企业的冲击,甚至有可能是对全球经济的一个重大冲击。

制定战略体系,完善政策支持

在强调防风险的大背景下, 哪些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在可预见的未来,数字经济将产生哪些“风口”?下一步,应重点从哪些方面加强工作?

江瀚表示,首先,互联网产业这些天生就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原住民或者称为土著的产业,拥有很大的优势。包括IT、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二是对企业流程、企业管理、供应链进行流程再造的适应数字化管理的企业。比如,伊利的数字化管理有一套非常精细的流程,甚至可以用区块链进行追踪。未来,那些能够拥抱数字经济,并且将自己进行数字化变革的企业优势会更加明显。

同时,王晓明认为,还存在一些问题需加强重视。一是对于数字经济的认识和意识。二是目前大多数企业已经有了数字化转型的意识,但是光有意识还不够,更重要的是如何做。数字本身是由一套技术、标准和商业模式体系支撑的, 对于传统行业的很多企业来说,对新的数字技术并不熟悉。这需要专业的公司提供服务,同时也需要内部流程和传统行业的专有知识结合,不是仅靠外部一站式的购买服务就能解决问题。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的深度融合也是需要攻克的难点所在。

三是国家层面的支持需进一步加强,一是补上技术上的短板,比如一些硬件、软件目前还需要大量进口。二是企业具体实施的问题,数字经济带来的价值,需要进一步规划, 同时有些投入也具有一定风险。

对此,王晓明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制定一个统一、标准的数字经济定义。二是建立数字经济统一核算体系,这是基础。三是数字经济作为当前经济发展的一个战略目标,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数字经济”“数字中国”的概念,未来如何落地,应当制定一个明确的战略规划和一套战略体系,包括配套政策、执行主体以及覆盖的领域等。四是国家提供一系列政策支撑,包括产业政策、人才政策、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等。另外还需要建立一套评估体系,加强监管和治理,防止走偏。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