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袭叙利亚的背后

美国空袭叙利亚的背后

0



 

孙 超

不久前一张照片刷屏了朋友圈——“一位外交官独坐咖啡桌边,低头垂目,双手交叉,无奈无助。”他就是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在那之前,他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紧急会议上斥责美、英、法三国的行径,但他发言一开始美英代表就已离席,而他的发言也没能阻止414日三国联军对叙利亚的空袭。

2018年是一战结束100周年,但100年后的今天,战争的硝烟却还在一些地区弥漫。叙利亚的老百姓最渴望的是停止战争,是过上和其他国家人们一样和平安宁的生活。

叙利亚全称为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北邻土耳其,西濒地中海并与黎巴嫩接壤,东邻伊拉克,南接约旦,西南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相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有六处来自叙利亚:大马士革古城、布斯拉古城、帕尔米拉古城遗址、阿勒颇古城、骑士堡和萨拉丁堡、北叙利亚的古村落。然而被列为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的六处古遗址,如今都已被摧毁。

有人说,10年前的叙利亚,曾是中东最和平、最稳定的国家,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但是,自2011年开始,叙利亚内战延绵至今,政府军与反对派战火不断,叙利亚的民众每天都在生死边缘挣扎,停滞的经济更是剥夺了人们过上向往生活的权利, 局势还在不断恶化。

201847日,叙利亚被爆出在杜马镇开展化学武器攻击,造成至少数十人死亡。网络上疯传叙利亚儿童被毒害的视频画面,加上一些国家的渲染,引起了全世界的愤怒。但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方面指出,这起化武事件纯属虚构,是叙利亚反对派一手捏造的。叙利亚外交官贾法里在联合国会议上也解释说,视频是“白头盔”组织发布的,但视频中的化学武器就像有分辨能力一样,从来不攻击武装人员,专门杀害妇女儿童,因此,视频的真实性遭到质疑。尽管如此,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声明, “有大量不同证据可以证明这次化武攻击确实存在”。两方各执一词,真假难辨。

就在联合国尚未决定是否要对此开展专门调查之时,叙利亚突然遭受空袭,美、英、法三国联合的一百多枚导弹落在了这个国家境内。这不由得让人们回想到2017 年,叙利亚被传出动用化学武器伤害无辜平民,美国总统特朗普毅然下令发射了59枚导弹打击叙利亚军机。而这次的导弹数量增加了一倍。一片哗然中, 美国表示:“由于俄罗斯的百般阻挠,联合国迟迟不能对叙利亚化武事件开展实地调查,这种人道主义灾难挑战了国际规则和权威,一定要予以警示。” 美国称这次是“精准打击”,对叙利亚境内三个可能存储、研发化武的地点实施轰炸, 为的是维护国际权威,不是对谁宣战。俄罗斯对美国主导的空袭发出严厉指责。但有报道称,美国为了避免误伤俄罗斯军队,空袭前夕已经和俄罗斯“交代”了行动。

在局势紧张的关头,国际社会专门召开了大会。为期两天的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425日在布鲁塞尔闭幕,这次会议以“支持叙利亚和地区未来”为主题,由联合国和欧盟共同主办,旨在为联合国主导的叙利亚和平进程寻求政治支持,并为缓解叙利亚人道主义灾难募集善款。据报道,57个国家、10个地区组织、19个联合国机构和250多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出席会议。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军事打击只会使叙利亚局势进一步恶化,引发更大规模地区动荡,造成更加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只有重返政治协商的轨道,才能最终促成和平。筹集的资金可以用于叙利亚难民救援。但政治和解的道路还是要看叙利亚国内的战争进程,以及美、俄的博弈。

先看叙利亚国内局势。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B a s h a r Assad)继承了父亲的总统宝座, 也继承了父亲的“铁腕”性格。早在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当政期间, 政府军就与诸多反政府武装冲突不断,最著名的就是1982年的“哈马事件”,老阿萨德为了镇压叛乱,不惜下令实施毁灭性报复。小阿萨德上台后,曾试图通过一系列改革改变国内现状,人们都对这位医学硕士抱有希望。但是,席卷中东的“阿拉伯之春”改变了一切。长期受压迫的库尔德人等找到机会,参与了反抗阿萨德政权的运动。2011年,叙利亚内战开始,“哈马事件”不停重演。不过,阿萨德政府声称,国外的指控毫无根据,很多事件是反对派故意栽赃陷害叙利亚政府。这次化武事件也是如此,根据叙利亚政府的发言,反对派目前节节败退,为了掩人耳目,混淆视听,捏造了这个有损政府形象的谎言,而势如破竹的政府军是不需要使用化学武器的。

叙利亚不仅国内局势复杂,也一直是大国博弈的战场。目前有两大阵营:一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二是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部分国家,支持叙利亚政府。此次事件,美国强烈指责叙利亚政府的“惨无人道”,要求实施调查并进行军事打击;而俄罗斯声称此次事件是反对派所为, 谴责美国主导的突然空袭。

有意思的是,42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到访美国,为期三天的高调访美受到了特朗普的热情接待, 尽管在贸易、气候等领域二人有不少分歧,但在叙利亚问题上,他们站到了一起。

俄罗斯在叙利亚建有军事基地, 很多能源管道都要经过中东伸向欧洲。伊朗和叙利亚、伊拉克一样,是什叶派政权,两伊交好,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什叶派新月带”初见雏形。这就是为什么近期俄罗斯与伊朗能够频繁对话。而目前美俄关系日益紧张,从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多项经济制裁,到大批遣返俄罗斯外交人员, 都显示了两国的利益冲突。

从奥巴马政府开始,叙利亚之于美国已变得有些“索然无味”, 美国放在参与叙利亚重建事务上的精力越来越少。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的页岩气已自给自足,甚至可以向其他国家出口,对中东的能源依赖在逐步降低。因此,特朗普此次的军事打击只是一种表态。

最后,不管是贸易保护措施, 还是对叙利亚军事打击,特朗普都在为无法解决的国内问题找“出口”,为自己拉选票,为其201811月的中期选举乃至为未来的连任铺平道路。

作者系《中国发展观察》编委、国研智库副总裁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