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重视提高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

应该重视提高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

0



 

姜长云

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占GDP 和全社会就业的比重均呈较大幅度提高态势,第二产业占比相应下降。201220165年间(注: 2012~2016年以2011年为基数,下文以此类推),全国服务业占GDP 比重提高7.4个百分点,年均提高1.48个百分点;服务业占就业的比重提高7.8个百分点,年均提高1.6个百分点。从2012年开始,服务业已经同时成为三次产业中占GDP比重最大、吸纳就业最多的行业。在此背景下,随着服务业占比的继续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及其提高速度对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的影响将会显著加大。但总体而言,近年来, 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及其提高速度仍明显低于第二产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更大。这对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和提高服务业竞争力的制约作用正在迅速凸显。因此,提高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日趋紧迫。

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及其比较

1.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仍明显低于第二产业,低于工业的问题更为严重

2015年为例,按2010年不变价格和当年价格计算,我国服务业(即第三产业,下同)劳动生产率(注:在计算劳动生产率时,某年某产业就业人数按该产业上年底就业人数与本年底就业人数之和除以2 计算)分别相当于第二产业的68.7% 87.5%。近年来我国服务业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还有所扩大(图1)。如按2010年不变价格计算,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2000年为32121.45 /人,2016年为88161.38/人,分别相当于同年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81.6%66.2%;从2000年到2016 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相当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百分比下降了15.4个百分点。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于第二产业的状况,在工业领域表现尤甚(图2)。如按201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算,2000 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按美元计算的工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数据,以及工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国际比较数据,均根据世界银行WDI 数据库相关数据整理)为4783.59美元/人,相当于工业的79.8%2015 年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为12406.93美元/人,相当于工业的66.4%;从2000年到2015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相当于工业劳动生产率的百分比下降了13.4个百分点。

当然,如按当年价格计算, 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虽然仍低于第二产业,但问题的严重性要轻得多。如按当年价格和劳均增加值计算,2000年和2015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分别为20445.58/人和107183.46万元,分别相当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73.1%87.5%;从2000年到2015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相当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百分比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有所提高。可见,按当年价格计算,我国服务业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有所缩小。

按不变价格和当年价格计算,前文计算的我国服务业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之所以会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结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近年来我国服务业相对于第二产业出现了价格较大幅度的上涨。一方面,受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 我国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价格上升艰难,甚至在总体上下行压力较大;另一方面,服务业租金和劳动力等要素价格呈现较快上涨态势, 在总体上,服务业特别是新兴服务业严重供给不足、以及多数新兴服务业需求收入弹性较高的特点,共同推动近年来我国服务业价格呈现较大幅度的提高。需要说明的是,前述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呈现较大幅度的提高,主要是按当年价格衡量的。如按不变价格计算, 201220165年间,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提高1.56个百分点,增幅虽大于此前的20072011年(0.70个百分点),但总体幅度并不很大。

2.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慢于第二产业,且近年来增长放缓

虽然就总体而言,2000年以来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较快,但除少数年份外,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仍在总体上慢于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详见表1图1、图2)。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增速慢于第二产业的问题,尤以2009年特别是2013年以来为重。如按2010年人民币不变价格计算, 2009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较上年增长6.5%,增速低于第二产业1.4个百分点。2013年和2015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各较上年增长3.9%,增速分别慢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增速2.6个和4.0个百分点。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速慢于第二产业,导致同期服务业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进一步扩大。按照2010年人民币不变价格计算, 2009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相当于第二产业的79.8%2016年下降到66.2%。进一步来看,服务业与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相对差距的扩大, 也以工业为重。如按201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算,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与工业劳动生产率相对差距扩大,主要发生在2009年尤其是2013年以来。2008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相当于工业劳动生产率的80.5%2009年和2012年分别下降到79.6%78.6%2013年和2015年分别下降到73.4%66.4%

3.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与美国的绝对差距仍在扩大

如果用劳均增加值代表劳动生产率,增加值按201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算,那么自20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就总体而言,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快于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导致我国同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有所缩小。同期,我国同日本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绝对差距也在波动中趋于缩小,但同美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绝对差距仍呈扩大态势(图3)。当然,无论是同美国还是同日本相比,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在总体上仍然较大,并且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明显大于工业劳动生产率的相对差距。如2007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分别相当于美国的4.7%、日本的4.4%,工业劳动生产率分别相当于美国的5.7%6.1%。到2015年,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2.1%、日本的13.0%,工业劳动生产率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6.2%18.1%。(图4

当前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及其增长特点的影响

1.制约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影响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

随着服务业占比的提高和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占比的下降,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对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影响显著加大。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于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慢于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的状况,制约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如自2014年以来各年中,尽管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较前两年有所加快,但由于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较之前降幅较大,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仍较之前有明显下降(表1)。通常,在其他条件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居民收入增长的重要基础。近年来,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放缓,与服务业占比提高和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于第二产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慢于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有很大关系(图5)。从近年来农民工就业和人均月收入增长情况的比较,也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一点。“十三五”规划对全员劳动生产率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两个指标设立的预期目标分别为年均增长6.6% 6.5%以上。如不注意引导服务业结构优化升级、增强服务业创新能力,在“十三五”期间实现这两个目标的难度都不可小视。

2.影响服务业乃至整个经济运行质量、效益和竞争力的提升,妨碍创新能力的成长

服务业创新能力的成长和质量、效益、竞争力的提升,有利于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和影响着服务业创新能力的成长。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于第二产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慢于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这种状况如果长期得不到改变,必将通过影响服务业企业或从业人员的收入,影响服务业竞争能力和对优质资源、优质要素的吸引力,进而制约服务业创新能力的成长。服务业创新能力成长缓慢, 又会反过来制约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影响服务业质量、效益和竞争能力的提升。不仅如此,随着服务业占比的提高和经济服务化的推进,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增长慢对服务业运行质量、效益和竞争力,以及对服务业创新能力的影响,又会通过服务业同工业乃至整个经济相互影响的深化,传导到工业乃至整个经济体系,影响整个经济运行质量、效益、竞争力的提升以及创新能力的成长。

3 . 加剧服务业国际竞争的劣势,导致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

推进服务业开放已经成为全球服务业发展的潮流。按照党的十九大确立的“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要求,深化服务业对外开放已经日益从发展理念转化为实践行动。在此背景下,服务业国际竞争国内化、国内竞争国际化将日益深化,在各自由贸易试验区、探索建设的自由贸易港、各类扩大服务业开放试点城市等服务业开放平台,国内外服务业竞争将更为激烈。如不注意加快培育国际服务业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我国多数服务业企业在国际竞争中的劣势将迅速凸显。

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于发达国家的状况逐步改变,但我国同发达国家之间在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上的绝对差距和相对差距仍然很大。这种状况很容易导致我国服务业企业在国内外竞争中陷入被动,导致我国服务业部分行业被跨国公司兼并收购、部分服务业市场被跨国公司垄断的风险明显增加,甚至加剧国内服务业企业在国内市场“被边缘化”的风险。人才是服务业发展的生命线,也是提升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基础。近年来,随着服务业发展规模的扩大及服务业转型升级的推进,人才短缺对我国服务业发展和转型升级的制约日趋突出。但当前国内外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巨大差距,不仅会显著加大我国服务业企业吸引人才的难度,甚至很可能导致我国许多服务业企业人才外流的问题不断加重,削弱我国服务业企业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根基。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国际竞争力弱,还容易导致服务贸易逆差居高难下,甚至在部分领域不断扩大。近年来我国旅行、运输、建筑等传统服务贸易逆差持续扩大,这是重要原因。

结论与启示

基于前文分析,提高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已经日趋紧迫。这不仅是推进服务业乃至整个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迫切要求,也是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迫切需要。随着服务业占比及其在整个经济中相对地位的提高,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对提高城乡居民收入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这不仅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紧迫任务,也是关系到之后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课题。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变, 特别是随着“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提速,通过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增强我国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还有利于我国更好地赢得参与国际竞争的主动权,提升更好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实现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的能力。

从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趋势来看,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要以推进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大服务业改革、开放和制度创新的力度,积极引导服务业集聚、集群、集约发展,努力激发制度红利对提升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促进作用。如建议加强对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自由贸易试验区、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等现有经验的总结、集成和推广工作,为更好地发挥先行经验对推进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引领和带动作用创造条件,完善服务业结构优化升级和经济服务化、服务信息化促进机制。建议加强对服务业开放国际经验的研究和借鉴。这不仅有利于更好地营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还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开放对改革、改革对发展的促进作用, 激发服务业外资和服务贸易对服务业改革发展的“鲶鱼效应”,从而有利于拓展服务业体制机制和政策创新的视野,更好地促进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如在巴西的电信改革模式中,对电信行业的新进入者和在位者实行不对称的监管措施,有些职责在位者必须承担,但新进入者则不需要。这有利于帮助新进入者对抗在位者的先发优势和垄断地位,促进行业竞争,增进服务消费者的福利。注意借鉴利用类似国际经验,有利于更好地推进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推进服务业改革、开放提档升级的过程中,要注意统筹考虑服务业发展政策的短期影响和长期效果,将培育服务业长期发展能力与加强服务业风险防范机制研究结合起来,促进不同类型服务业竞争发展、互补发展、共赢发展和整体升级。要注意科学把握服务业与工业、农业融合发展的趋势并因势利导,统筹考虑服务业特定行业改革开放发展举措对服务业整体乃至整个经济发展的综合影响,促进服务业发展的整体跃升。尤其要注意统筹考虑传统服务业与新兴服务业的发展要求,创新新兴服务业监管方式、完善服务业行业治理。这有利于更好地激发新兴服务业发展潜能,促进服务业结构优化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变,发挥新兴服务业对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引擎作用。

作者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所副所长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