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设立中非自贸区

0



 

黄永富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非领导人围绕“合作共赢,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这一主题,共商合作,共话未来。为具体落实“中非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和应对美国对我国挑起的贸易战,本文建议,我国探索设立“中非自贸区”(Sino- Africa Free Trade Zone, SAFTZ)。

探索设立中非自贸区是现实的需要

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对我国外贸格局构成严重挑战。随着我国的迅速崛起和国际影响力的迅速扩大,特朗普政府已将我国定位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在经贸领域,为实现“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 的承诺,特朗普政府绕开世界贸易组织(WTO),以中美贸易失衡为由, 不惜对我国采取单边主义的贸易制裁,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323 ,依据“232调查”对钢铝产品加征25%10%的关税,76日和823 日分别对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近期又准备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我国商品征收新一轮关税,甚至将扩大至5000亿美元, 大举升级了中美贸易战。

拟议中的美欧日自贸区对我国外贸格局构成严重挑战。717 日,日本和欧盟签署了一份涵盖广泛的自由贸易协议。一旦美欧达成自贸协定,美欧自贸区将与日欧自贸区重叠,形成美欧日自贸区。如果日本正在大力推动的CPTTP能够落地,势必将与美欧日自贸区走向统一。拟议中的美欧日自贸区涵盖全球至少1/2的经济贸易体,将基本清除所有贸易壁垒,实现超过WTO 融合程度的、更高层次的贸易一体化,将成为发达国家主导全球经贸规则制定的新平台,并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经贸格局。拟议中的美欧日自贸区具有很强的排他性,本质上是旧贸易保护主义思维的产物,将严重损害二战后形成的多边贸易秩序和贸易自由化共识。

风劲潮涌,自当扬帆破浪。中美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以及美欧日积极打造的“富人俱乐部”将我国排除在外,增大了我国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在此“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我国在继续扩大内需的同时,应该积极探索与被拟议中的美欧日自贸区排除在外的WTO成员构建新的自由贸易区,变被动为主动,尤其是团结发展中国家,构建统一战线。

本文认为,在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我国与非方一道探索设立“中非自贸区”,这对双方均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设立中非自贸区对我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保持我国外贸和国民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拟议中的美欧日自贸区的签署必将支持新型的国际生产网络,严重影响我国在全球生产网络中的地位。我国相关的劳动密集型和低附加值产品生产企业的出口将受到冲击。多年来,对外贸易是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之一。一旦对外贸易发生大的滑坡, 我国经济增长、就业形势和金融稳定等将受影响,进而产生广泛的社会民生问题。非洲是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有着丰富的能源、矿产、土地等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组建中非自贸区将为我国大量的廉价商品和过剩产能开辟新的出口市场,也为紧缺的资源和原材料寻找可靠的来源,有助于保持我国外贸和国民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

保护我国的关键产业和核心利益。当前,美国极力要求我国作出各种让步,比如市场开放和资源开发。尽管我国已下决心大力推进各项改革,但恐怕一时达不到相应的要求,而且一味地满足要求势必损害我国的核心利益,打乱我国经济发展的步调。我国主导中非自贸区能确保我国的政策制定空间,保护我国的关键产业和核心利益,使我国得以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市场开放和资源开发,走符合我国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

促进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产业升级。近年来,我国采取了一系列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措施,已取得了显著成效。基于我国现有的技术水平,在未来中非自贸区的内部产业链中,我国将可分工金融和高附加值产业,而非洲国家将分工制造业及低附加值产业。我国将主导中非自贸区的高科技和高附加值产品的供给,并通过与区外经济体的贸易不断向全球价值链中的高科技和高附加值产业方向迈进。

与“一带一路”建设相辅相成。近年来,我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大力支持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此外,我国支持非洲国家发展和脱贫的慷慨之举不胜枚举,比如在2013年的中非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我国承诺提供6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中非自贸区将和“一带一路”建设相辅相成,即在非的“一带一路”建设应旨在促进中非自贸区的良性运行,而中非自贸区产生的收益将进一步惠及成员国的建设。设立中非自贸区将确保我国在非的“一带一路”建设和发展援助有效促进我国的外贸发展。

增强我国与美国等国的贸易谈判筹码。基于中美两国存在的分歧,预计未来双边贸易谈判不会太顺利。美国一直采取一种“有恃无恐”“居高临下”的态势,尽管我国有着良好的愿望和诚意。由于我国主导的中非自贸区涵盖大批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广阔市场,我国将拥有有力的谈判筹码,可望有效推进与美国等国的双边以及多边谈判,争取实现自贸区融合,形成新的全球贸易治理体系。

避免RCEP/FTAAP谈判进展不顺造成的被动局面。我国一直致力于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亚太自贸区(FTAAP)的谈判。由于我国与区域内部分国家(如日本、越南、菲律宾)存在着竞争和分歧,预计谈判不会太顺利。有了中非自贸区,我国可以避免谈判进展不顺所造成的被动局面。

设立中非自贸区完全可行

中非经贸关系发展成果丰硕。中非合作论坛成立18年来,中非双边经贸关系发展成果丰硕,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我国已同24个非洲国家建立了战略伙伴或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中非关系定位由新型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2000年相比,2017年中非贸易额增长17 倍,我国对非投资增长100多倍, 我国对非洲经济发展的贡献率也显著提升。

若干经贸合作区已设立。我国已在非洲5国创办了6个境外经贸合作区,比如尼日利亚的中非先锋自贸区和中非莱基自贸区。20171 月,中非吉布提自贸区正式启动, 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自贸区。这些在非经贸合作区的成功设立,为中非自贸区的签署和设立积累了有益的经验。

《经贸合作框架协定》的签署。2011年和2012年,我国分别与东非共同体和西非经济共同体签署《经贸合作框架协定》。尽管该协定未涉及贸易等深层次合作领域, 但我国可以在该协定基础上与非洲国家谈判签署中非自贸协定。

非洲自由贸易区的形成。2018 3月,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框架协议正式签署。如果成功实施,非洲自由贸易区将成为一个包括49个国家、12亿人口、2.5万亿美元经济总量的巨大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区域性自贸区。作为一个统一整体, 非洲自贸区的形成将使中非自贸区谈判更加高效和便利,避免我国与非洲国家一一展开贸易谈判。

《中非自贸区协定》值得考虑的要点

鉴于非洲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文化传统千差万别以及深受西方列强的渗透和影响,为了顺利推进中非自贸区的设立,我国需要高度重视中非自贸区的“发展导向”原则,充分考虑非洲国家的立场和感受。

应该坚持“发展导向”原则。目前名目繁多的全球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多半仅坚持商业互惠原则, 而放弃“发展导向”原则。我国所倡议设立的中非自贸区应该既坚持商业互惠原则,也坚持“发展导向”原则,即同时兼顾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符合《非洲2063年发展议程》的精神。

充分考虑非洲国家的立场。我国需要高度重视中非自贸区的“发展导向”原则,充分考虑非洲国家的立场和感受,尽可能多地给予优惠,使他们对中非自贸区的签署充满信心和期待。可以考虑的措施包括:

1.承诺对来自非洲的进口商品征收零关税,而允许非洲国家对我国的出口商品保持现有关税水平,为期三年;

2.承诺按照联合国对OECD28 个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国的要求标准,即国内总收入(GNI)的0.7%, 向非洲国家提供发展援助;

3.承诺针对不同国家具有的不同特色与实际情况,采取差异化的战略对接,提供扶贫、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帮助(包括低息和无息贷款),满足不同国家的不同需要。

作者单位: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