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运行模式及其对我国智库建设的启示

0



 

王俊生

美国智库在世界各国的智库排名中名列前茅。十八大以来,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智库工作,智库发展迎来一个春天。那么美国智库运行模式中的有效经验就值得我们借鉴。笔者曾于201710 月至20184月在美国著名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从事了为期半年的智库研究工作,发现美国智库有着和中国智库非常不同的运行模式,这表现在活动举办、财政预算来源、课题模式、人员组成等方面,其中有些值得我们学习。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智库建设,但影响力和美国智库差距明显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智库建设做出重要指示。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20151 2 0 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到2 0 2 0 年目标是“ 重点建设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力和国际知名度的高端智库”。2015119 日,中央深改组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工作方案》, 共有2 5 家机构入选首批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

在上述努力下,中国智库在全球智库里的排名也表现不俗。2018130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 研究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17》正式对外发布。《报告》指出,全球共有智库7815家,其中美国1872家,是世界上拥有智库机构最多的国家。中国拥有智库512家,位列世界第二。印度和英国智库数量位列中国之后,分别拥有444家和311家。

中国智库在全球顶级智库百强名单里也榜上有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全球化智库(CCG) 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等7 家中国智库上榜全球顶级智库百强榜单。

但与此同时,在全球前十名智库排名中, 中国没有一家上榜。而美国有5家智库榜上有名, 分别是布鲁金斯学会、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战略与美国研究中心、传统基金会、兰德公司。其他5家分别是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法国)、布鲁塞尔国际经济研究所(比利时)、皇家国家事务研究所(英国)、瓦加斯基金会(巴西) 、国际战略研究所。这5 家中,除了巴西的瓦加斯基金会, 其他4家也都来自西方国家。我们自然会问,西方国家的智库、尤其是美国的智库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

活动举办规格高而且比较开放

美国智库活动比较多,而且规格比较高,比较开放。以笔者所在的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为例, 每个月举办平均多达1 5 次公开活动。这里的活动分为三个层次。其一是由各个研究中心举办的。大西洋理事会有南亚研究中心、拉美研究中心等数十个研究中心,此类活动举办最多;其二是以大西洋理事会为名举办的活动,多是比较重要的活动。其三是美国政府委托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举办的某些内部政策研讨会。

美国智库举办活动的规格往往比较高。一些前政要在很多智库研讨会上都能遇见。一些现任的政要也常常在各个智库宣讲美国的政策。比如20171212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举办的活动, 美国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同时与会。蒂勒森还于2 0 1 7 11 月在美国威尔逊中心做了一次公开演讲。同年,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则参加了在霍普金斯国际问题研究院的活动。其他较低层次的官员更多更频繁地参与智库的公开活动。在这里还能经常看到一些国外政要的影子,20176月,韩国总统文在寅曾经到访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并接受“全球公民奖”。

综观坐落于华盛顿的美国的智库,其开放程度也非常高。一方面, 高度重视网站建设, 并及时发布信息。笔者在华盛顿期间,参加活动基本上都是从各个智库网站上查询信息。学者的学术活动、媒体的评论、发布的报告等都可以从网站上查到。这样以来,想查询美国相关专家的信息,足不出户就可以实现,这自然就会扩大美国智库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学术活动具有开放性。这些感兴趣的学术活动, 一般只需要不到1分钟左右的注册即可参加。华盛顿的智库如果是在上午进行,又往往会备有简单的午餐。笔者在华盛顿参加的几次包括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做演讲的活动,只要注册都可以参加。甚至有时候这些活动连安检都不需要。这样一来,就会鼓励在华盛顿读书、工作、或者纯粹的兴趣爱好者积极参加这些活动。

美国智库举办活动的这些特点一方面扩大了其影响力,美国高官的演讲往往能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另一方面让智库研究人员很好地得到滋养,知道政府的政策方向。同时,开放性也增强了美国的软实力,美国政府高官本人面对面与来自世界各国的研究人员交流,也能增强其政策的可信度。

美国智库的财政来源广泛

如果说影响政府是美国智库的安身立命之本,那么财政预算就是美国智库的生存之基。由于不像中国许多智库有财政部固定的拨款,对于美国智库而言,没有了财政来源也就意味着这个智库的生命结束了。所以每个智库里都有相当一部分工作人员的主要日常工作就是“拉钱”。上至领导,下至实习生,每个工作人员都面临着“拉钱”的压力,尤其岁末年初。可以说,“找钱” 是智库每个工作人员的责任。总体上说基本方式有以下几个。

其一,是某些国家和单位固定的拨款,这是美国智库财政来源的大头。像美国大西洋理事会过去五年最大的捐助对象国是匈牙利、波兰、立陶宛。这三个国家之所以给大西洋理事会捐钱,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大西洋理事会传统上主要研究美欧关系,而这三个东欧国家由于地缘上与俄罗斯接近,十分担心俄罗斯对其的影响力过大,渴望和美国、北约、欧盟建立紧密的联系。从这个层面来看,美国智库就不仅仅是研究机构,还兼有非常明显的游说集团功能。一旦这些捐助单位有需要,那么这些智库就要通过举办活动、媒体舆论或者私人渠道联系政府等来帮助这些国家实现其目标。

固定捐款的对象还有一个大的来源就是美国国内相关单位以及一些访问学者来源的国家或者地区。比如美国国防部每年都派访问学者来大西洋理事会做访问学者,一个重要的条件是美国国防部要给大西洋理事会捐助。韩国、日本之所以每年都可以派访问学者过来,很重要的一个条件也是他们政府要捐钱给大西洋理事会。

其二,是课题组拉来的经费支持。美国智库的研究中心与项目组的成立比较灵活,基本上只要有办法拿到经费,那么就可以成立项目组,就可以招聘工作人员。当然,如果经费用完,或者不能筹集到新的经费,那么也就预示着项目组要解散。所以,除了上述大的捐助对象,下面不同的项目组也会通过不同的方式去拉赞助。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国外机构支持的临时举办的活动。比如上述提到美国时任国务卿到大西洋理事会的演讲,那场活动的出钱方是韩国财团。

课题模式与人员组成

美国智库的课题模式和国内区别很大。在笔者到达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工作的第一天, 其负责人就告诉笔者,他们智库不需要长篇论文,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影响政府。因为这个目标,美国智库的产品主要有三个方面。其一,发布战略报告。比如笔者所在的亚洲项目2 0 1 7 年连续发布了两个有影响的报告, 一个是《丝绸之路2 . 0 : 美国应对“一带一路”的战略》,一个是《东北亚的未来:走向多边主义》;

其二,广泛接受媒体采访。美国舆论的商业化特点使得其对政府政策有一定的影响力, 因此美国智库均十分重视媒体的影响。网站上都有专门接受媒体采访的部分,单位里也有专门负责和媒体沟通的人员。美国智库对相关热点问题的反应非常迅速, 一个重大事情发生时基本上同时就能看到相关学者的评论发布在网站上;

其三,通过个人关系影响政府。众所周知,美国智库很多学者是从政府退休的高官,而且由于美国政府政策制定比较重视甚至依赖智库学者的观点,所以这些学者有机会经常出入政府各大部门,他们就能有机会影响政府政策。美国有关政府部门还会定期派一些学者长期在智库工作, 这样智库工作人员和他们的密切交流也能直接影响政府层面。

这就需要提到美国智库的人员组成,有几个特点:其一,骨干工作人员多有政府工作的经历,这源于美国政府和智库之间的“旋转门”现象。众所周知, 美国政府里的不少人员是从智库学者中选入的,而美国政府里的组成人员离职后又喜欢到智库做研究。这种“旋转门”现象使得这些智库工作人员不仅更能准确理解政府释放的信息,也可以利用个人渠道与资源获得一些独家信息;

其二,人员来自五湖四海, 大量借助“外脑”。美国智库的工作人员大概能分为四类。1. 常驻研究人员; 2 . 非常驻研究人员;3.行政人员;4.访问学者。有意思的是,这四类中第一类是单位的核心层,但也是人数最少的一层。访问学者的数量也很多。比如笔者所在的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亚太项目10个人,访问学者占到6位,分别来自日本、韩国、我国大陆和台湾地区。而且除了笔者外,其他几位都是这些国家的官员。

这样的人员组成有两个好处。一是美国智库通过这些访问学者建立起的关系,可以影响国家的某些部门,其实这也是一个重要资源;二是在智库的日常运行中借用这些访问学者的智慧。如果需要召开紧急会议,比如笔者在美国智库工作期间参加了数次非公开会议,几位访问学者是会议上的重要发言代表。

另外值得提出的是,和中国智库里的工作人员相比,美国智库工作人员的学术性较低,很多都没有博士学位。他们这里所谓的“智库”和我们有很大不同, 某种意义上兼有“智库”与“游说集团”的功能。

美国智库里行政人员里80% 是实习生,因此要研究美国智库的运行模式特别是人员构成就不得不分析其实习生制度。

美国智库的实习生制度

我国智库虽然零零碎碎也提供实习机会,但是普遍还没有实行实习生制度。实习生制度是美国智库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成为美国智库强大影响力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美国智库的实习生制度对于实习生而言,主要是锻炼能力、增加阅历,同时“美化”简历。在美国几乎找不到大学里本科生、研究生不去做实习的。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美国大学生的“必修课”。相应地,接收实习生也成了包括智库在内的美国相关部门的天然义务。实际上, 实习生制度为美国智库的繁荣发展也做出了巨大贡献。

对于美国智库而言,实习生的贡献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 承担会议组织与联络的工作;其二,给研究人员当学术助手的工作,比如搜集资料等;其三,其他行政工作,比如市场推广、宣传等。

如上所述,由于是实习生, 美国智库基本上不用考虑提供费用的问题。由于美国智库普遍是公司编制,要考虑盈利,起码要收支平衡,这样一来,实习生制度也是美国智库既能保持行政效率与科研效率、又能节约成本的一个方式。

在管理上,美国智库对实习生的管理主要是项目制。美国智库的研究工作是分不同的项目, 项目是随课题、随经费走的,课题完成或者经费枯竭,项目也就结束了。每个项目都有负责人, 负责人是科研人员。每个项目一般都有固定的行政人员,这样每个项目的实习生就归这个项目固定的行政人员调配使用。由于项目有长有短,所以招生实习生的时间长短就比较弹性,根据项目的需求招聘。

对我国智库建设的相关建议

综上可见,中美智库有很大不同。其一,在定位上,不同于美国智库的影响政府,中国智库主要是“建言献策”,服务于政府;其二,中国智库的目标不仅是影响政策,还有学术研究、引导舆论的功能,不少智库还兼有培养学生的功能。

美国智库的有些优点值得借鉴。其一, 要增加智库活动的开放性。国内很多智库的网站不仅板块少, 信息量小, 而且更新速度极其落后, 需要加强。实际上, 很多智库做了大量工作, 但这些都没有反映在网站上。信息社会, 外界查询智库活动的一个重要渠道就是通过其所属网站。

还应增强学术活动的开放性。一方面源于上述信息公开的力度不够, 国内智库举办的很多活动不能很便捷地查询到。另一方面,即使有这些信息,也没有明确是否欢迎外界参与。在很多智库机构,门卫戒备森严, 外界想来参与也难以进来。这也造成学术资源极大浪费。

在开放性方面, 还可以学习美国智库广泛借助外脑、吸收大量访问学者的经验, 大量引进我们所需要的高质量的国外访问学者。

其二, 增加学术活动的时效性。随着中国的发展, 世界越来越希望听到中国的声音。我们国家的人民群众也向来关心国家大事。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是“ 专家” , 有些事情智库专家不发言就等于自愿丢掉了话语权。时刻不要忘记, 我们不仅应该向社会贡献我们的专业知识, 而且还有引导舆论的责任。建议智库的网站不仅应开辟专门的区域把专家的相关评论及时上网, 而且一旦出了重要事情相关智库也应在第一时间积极组织专家进行研讨, 引导舆论。

其三, 邀请政府官员与智库的交流互动。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退休高官到智库工作, 但还应当多请现任的官员到智库讲解有关政策。正如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20187 14日在参加活动时指出的那样,“ 决策者需要真心扶持智库,这不仅仅是提供财务支持, 更重要的是用提供信息和提出要求的方式进行引导。尤其是在重大问题上, 学者需要在第一时间知道决策者关心什么, 需要什么, 想做什么。这些都需要决策者在政策和操作上提供条件和空间。在这些重要信息缺失的情况下, 智库可能要么选择沉默, 要么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甚至可能帮倒忙” 。同时, 虽然“ 旋转门” 短期内难以做到, 但要积极和其他部门建立合作机制,建立兼职、挂职、借调等机制。

其四, 建立实习生制度。科研效率低下是制约我国智库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其中重要原因是科研人员的行政化。科研人员往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处理财务报销、出访手续等。这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很多智库的科研人员与行政人员的比例极不协调, 有些达到10 1 。而在美国智库里,科研人员和行政人员的比例基本上是1 2 , 也就是两个行政人员, 一个科研人员。

在编制和财政资金都有限情况下, 实行实习生制度将能有效弥补我国智库的这一“ 短板”。这不仅对于在校大学生是非常宝贵的学习与锻炼机会, 对于智库也将大有助益。1 .分担行政琐事,比如帮助办理出访手续和筹办会务等;2.成为学术助手,比如帮助科研人员搜集学术资料等,有利于让研究人员把视角集中在更高质量的研究上; 3.可以提升行政人员效率,使行政人员真正行使“管理功能”。同时,对于在实习期间表现突出的实习生, 也可以在招聘正式员工的时候优先考虑。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