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巨人” ——访尼日利亚驻华大使巴巴·艾哈迈德·吉达

0



孙 超

听说过非洲首富——大宗商品巨人、“水泥大王”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吗?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说:“只要是在非洲做生意的人,都认识丹格特。”作为丹格特集团的董事长, 他已经连续7年位列福布斯富豪榜非洲地区首位,曾在2014年成为全球第23位富豪,净资产达到141亿美元。

丹格特来自尼日利亚——“非洲的巨人”,一个世界舞台上日益活跃的重要参与者。

作为非洲人口第一大国、第一大经济体以及非洲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尼日利亚将成为全球年均GDP增长速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到2050年,尼日利亚的人口预计将会超过美国。然而绝大多数尼日利亚人仅靠每天不到1.25美元的收入维持生活,约有半数人口是文盲。此外,这个国家还有一半的农村地区没有清洁的饮用水,深受安全问题的困扰。

非洲巨人尼日利亚好似一个矛盾综合体,而矛盾恰恰是发展的内在动力。

非洲首富丹格特

自从大使访谈栏目创办以来, 我们对话采访了数十位大使、政要以及国际领袖,和他们接触的经验都十分宝贵,也都非常不同, 每每回味都觉得生动有趣。尼日利亚无疑是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国别之一。

恰逢中非合作论坛召开之际, 我向一些非洲国家发出大使访谈栏目的邀约。不久,我便收到了尼日利亚驻华使馆一位部长级公使先生的纸质信函,由使馆专程派人送达到我的手中,信中对我们表示感谢并确认接受采访,同时发出邀请到大使馆当面交流。在采访前几周,大使秘书积极沟通和不断协调,从大使的着装到采访的具体地点,不遗巨细。她甚至将不同场所拍摄成几段小视频发给我以供选择。

采访当天,大使更是开放了自己的办公室。为了拍摄效果,大使秘书清理了办公桌,耐心等待我们重新布置并摆放上需要的一些设备等。采访的时间也从预定的一个小时延长到了两个多小时。当我们离开的时候,等候他的人坐满了大使秘书的办公室。

中国发展观察:尊敬的大使阁下,作为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 涌现出了很多具有商业头脑的人, 比如大名鼎鼎的非洲首富丹格特先生,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厂将由他的丹格特集团在拉各斯建成。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是的,他叫丹格特,来自卡诺州,是尼日利亚最富有的人。他在尼日利亚有很多生意,从水泥行业到炼油厂;丹格特先生是一位慈善家,为我们国家做了很多事。

中国发展观察:大使先生,尼日利亚不仅仅涌现出非洲的首富,更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有250多个民族,尼日利亚的年轻人口数量排名世界第三。但是在UNDP发布的人类发展报告中,尼日利亚的人文发展指数排名很低,被列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国家之一。大使先生,您能帮助我更好地了解您的国家吗?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您说的很对。尼日利亚当前面临人口爆炸问题,青年失业问题,以及经济发展不平衡等问题。要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尼日利亚的人口问题并不像今天这样严重。我们有责任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大量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就业。我们的政府非常重视青年失业这个问题。

我记得,在2015年总统大选时,我们曾到过一个州,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涌入机场的停机坪,迎接布哈里先生。这些年轻人为了支持他们的领导而欢呼呐喊,民众敬爱他,希望他能当选总统,因为他是一个正直、廉洁、自律的人。他看到了国家当前面临的问题,总对我们说,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布哈里总统和全体进步大会党在大选中的议题之一就是解决青年失业问题、国家安全问题以及腐败问题。他当选总统以来,在确保完成竞选承诺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例如,在安全问题方面,布哈里总统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来打击东北部的博科圣地组织。

在就业问题上,我们有由副总统办公室领导的机构,确保给小规模的行业和企业提供小额贷款, 为年轻人提供资金进行个体经营。同时我们开展职业培训。这是联邦政府的项目,但联邦政府也需要州政府的支持。在尼日利亚,我们采取的是和美国相似的联邦宪法,这赋予了州长很多权力。但这导致了有时候在联邦层面发起的愿景很好的政策在各个州落地会有难度。另外,州长所属的党派并不是执政党,各个党派之间有不同的宣言和不同的制度安排。

布哈里总统是一个诚实可信的人。当他在担任军政府首脑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这种品质。现在尼日利亚是一个民主国家,在解决国家的很多根本问题上,他尽力而为,他坚持一个信念,如果一件事情失败了,那就从头再来。因此, 我坚信他将会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连任。这也会帮助一个国家在政策制定上保持连续性,例如为年轻一代的就业制定连续的政策。解决问题也需要时间,包括制定面向未来的规划。

中国发展观察:听到您提起年轻时候的经历,我很好奇。我为这次采访做了很多功课,也感谢尼日利亚使馆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我看了您的个人履历,您的职业经历丰富,您可否与我分享一些您的难忘经历?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1975年我获得了政治学学位,毕业后就进入了尼日利亚的行政部门工作。但当时,全国还处于军队管辖,没有政党。基于政治学和政治管理的教育背景,我唯一能够从事的就是行政工作,并成为了一名议会秘书。我也曾担任行政部门的领导,州政府的秘书,也曾以部长的身份在联邦政府的很多部门工作过。我还曾在博尔诺州广播电视公司担任过总经理。随着军队势力逐渐衰退,政党上台执政,我开始参政。后来我成为了一名州长,要知道尼日利亚“州”的概念就相当于中国的“省”。

后来,我有幸成为尼日利亚总统的特别顾问。我负责管理尼日利亚紧急事务部门,与总统一起工作了很多年,参与了很多重要工作。

在总统竞选活动中,我作为竞选官员在很多州进行游说活动,号召民众支持布哈里总统。在大选之后,我被布哈里总统任命为尼日利亚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因为布哈里总统非常重视两国的关系。

你可以看出,我在行政方面、公共服务部门和外交上有很多经验。我相信布哈里总统将我派往中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也很高兴能够为中尼两国关系的发展做出贡献。我会尽己所能,使两国和谐友好的关系再上一个台阶。

中国发展观察:感谢您的坦诚,感谢您向我们分享的贵国所面临的挑战。人们说尼日利亚将成为下一个“金砖国家”,值得期待。当我们展望未来,您希望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人们如何评价尼日利亚?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是非洲第一大、世界第六大石油生产国。尼日利亚也是一个拥有250多个民族的多民族国家。尼日利亚实行总统制,是一个拥有36个州的民主国家。尼日利亚是非洲联盟的主要成员。尼日利亚也是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CAS)的领导者。尼日利亚是联合国的积极成员。我特别要强调的是,尼日利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好朋友。

我们是一个有巨大潜力的国家。我们不仅是一个石油生产国,也是一个农业国。尽管石油为我们贡献了80%的经济收入,但现在我们将根据农业和固体矿物来实现多样化发展。多年来,我们非常依赖石油经济,忽略了农业发展。但自从布哈里担任总统以来,他非常重视尼日利亚经济的多样化发展。布哈里总统于20164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他在农场向州长们提出要集中精力促进固体矿物和农业发展。他与中国投资者交流,了解固体矿物和农业的投资前景。尼日利亚拥有各种固体矿物,也有很多农产品。

尼日利亚曾经是最大的农产品国家之一,种植可可、花生、小麦、大米和棉花等。我们目前要积极推广农产品。我们也希望成为煤炭生产国。我们还拥有锡、可用于制造水泥的石膏、修路必需品沥青。我们有精炼工艺,更加强了精炼透明石油产品的技术。

我们非常需要我们的好朋友, 特别是中国的支持。因此,我们欢迎中国企业到我国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现在我们获得了很多铁路方面的支持。但我们还需要有利于尼日利亚民众的建设项目,更好地解决失业问题。利用尼日利亚本国的产业布局,创造就业机会。

尼日利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也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二大合作伙伴。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更多地来到西非,我们为中国打开市场大门。我们需要中国的企业。中国政府在尼日利亚做了很多,我们希望能有更多民众参与进来。

我们希望世界知道尼日利亚是一个有巨大潜力的强国。我们有坚实的政府组织,有民众的支持。我们非常珍惜自由,要知道几乎所有的非洲国家都曾经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我们与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关系应该是平等的。

尼日利亚感谢中国的友谊。中国从不干涉非洲国家的内政。中国爱好和平,这也是我们爱中国的原因:中国让我们自己处理内政问题,这一点非常值得尊敬。我们也对不结盟政策表示感激。我们是心胸坦荡的朋友, 互帮互助,向前迈进。

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所震撼

中国发展观察:大使阁下,非常感谢您的分享,“我们是心胸坦荡的朋友”。我们在2018年新一季“一带一路”大使访谈开始之际就向您发出了诚挚的邀请。我们对您能加入我们的访谈深表感谢。您担任驻华大使有多长时间了?您如何看待中国和中国人民?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时间飞逝,我在中国已经一年多了。我十分高兴能来到中国。对我而言, 这里环境优美,幅员辽阔。中国甚至可以被重新定义为一个大洲,而不仅仅是一个国家。中国人民勤劳努力、政府治理能力强以及中国共产党纪律有序。在这一年多的驻华工作中,我学习到很多经验,也期待可以担任尼日利亚驻华大使的时间更长一些。

中国发展观察:刚刚您提到已经到访中国的很多地方。您最喜欢哪个地方呢?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我首先要说的是中国人民令我感动。上世纪70年代,中国大约7亿人还生活在贫困之中,而现在只有1300万的贫困人口。习近平主席提出了扶贫减贫的措施,使中国人民摆脱贫困。

我已经到访过中国十多个省份。我去过湖南省,在那里参观了毛主席的雕像和故居;到过内蒙古呼和浩特和鄂尔多斯。我对鄂尔多斯的印象尤为深刻,那里曾经是沙漠,而现在栽种了数以百万计的树木,变成了一个美丽和谐之地。在尼日利亚北部也面临着沙漠化的问题。因此,我推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和中国的鄂尔多斯建立友好城市关系。两个市的市长都来到尼日利亚驻华大使馆,见面会晤,亲切交流。阿布贾的部长也来到中国, 向美丽的鄂尔多斯学习。

湖北省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三峡大坝是一项伟大的工程。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力发电工程具有历史意义,三峡大坝建在世界第三大河流——长江上,从中可以看到如何抵御洪水,如何吸引游客,建设过程中如何解决遇到的问题等。我们希望建设三峡大坝的企业能够在尼日利亚的蒙贝拉建设水电工程。

而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我能感受到当地人民的幸福。他们能歌善舞,生活快乐富足。我想这都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主席的英明领导,带领中国人民走出贫困。

在江苏省,我们去到一个坐落于山上的小村庄,但是那里物资充足,百姓生活舒适幸福。我不知道当地政府是怎样管理的,我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所震撼。

中国能够取得如此巨大成就的原因,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看到你们在政府管理中贯彻了共产党的理念,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也是我们作为政治家所努力追求的。

我喜欢每一个曾经到访的省份。我看到了很多美景。我很高兴能够接触到中国老百姓,很高兴能和地方政府交流互动,所到之处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让我感到振奋,机场、车站、道路一切都井然有序。

非洲加入“一带一路” 倡议的第九个国家

中国发展观察:我还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的时候,有幸亲历和见证了不同国家努力解决冲突问题的全过程。我深刻地体会到,世界上的国家和人们是如此的不同。作为中国来说,亿万中国人在改革开放的40年间摆脱了贫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今天我们置身北京或其他大城市,会觉得中国真的是非常发达。但与此同时,中国其他地区的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依然不均衡。中国人对贫困和发展有着最深刻的体悟,而我们也不否认存在着的发展问题。站在历史的角度上看中国,我们积极推进全球化,提出了让更多人分享成功。这也引出了我们今天采访的主要议题之一,即“一带一路”倡议。您能谈谈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解吗?倡议给您的国家带来了什么机会和改变?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让我从你开始提到的问题开始,关于中国在短短40年间如何发展的问题。我想和你分享一个小故事。尼日利亚驻中国的第一任大使于1971年推动尼日利亚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在20世纪70年代他担任驻华大使期间,他们每两周都会飞往香港购买家庭必需的生活用品。因为当时中国内地没有这些东西。我们看到了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我到访中国的每一个地方,我都能看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中国的发展非常不可思议。

现在的非洲国家就如同中国的过去,而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不禁展望自己的未来会是怎样?我们在2000年搭建了中非合作论坛这个平台。2015年,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承诺提供60亿美元用于非洲国家的项目支持。尼日利亚是该承诺的受益者,我们对此非常感激。

今年9月份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取得了巨大成功。我们的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也参加了本次峰会,他积极参与讨论,作为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主席代表非洲国家发表讲话,同时他也作为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总统发言。他在与习近平主席进行双边会晤时,就共同关切的问题进行了交流,并签署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因为我们历史上并不是丝绸之路的沿线国家,但中国欢迎我们加入,这是一种全球友谊,是一个国际化共同体。我们是非洲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第九个国家。

“一带一路”倡议也为希望在尼日利亚经营的中国公司提供项目支持。例如,我们有一个蒙贝拉水电项目,该项目与湖北省的三峡工程相同。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承接了这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现在由于尼日利亚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

中国发展观察:说到“一带一路”倡议,可谓是全球化的新版本。我们试图打开新窗口,与所有朋友分享和探索成功的机会。到目前为止,已有140多个国家和80多个跨国组织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五通”, 而基础设施联通可谓是五通之首。中尼两国在基础设施领域也取得了很多成就。贵国总统布哈里先生也在不久前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表示, “尼方感谢中方为尼日利亚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的实实在在的支持。正是由于中方的帮助,尼日利亚才拥有了西非第一条城铁—阿布贾城铁。它充分体现了中国技术、中国质量、中国速度。”您认为非洲的基础设施计划是什么?我们如何才能在基础设施领域更好地合作?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2016 7月,连接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和卡杜纳的铁路(阿卡铁路)开始正式运营;20173月,连接尼日利亚西南部大通道的拉各斯至伊巴丹段铁路(拉伊铁路)正式开工;2018 7月,阿布贾城铁一期工程正式运营,此为西非首条轻轨。中土集团正在进行轻轨项目和机场航站楼的建设,分别在阿布贾、哈科特港、卡诺和拉各斯。

阿布贾是尼日利亚的首都, 大量往来机场的民众需要便捷的交通工具,但阿布贾没有地铁,我们用轻轨。所以它是一个城际交通工具,将大量的乘客从阿布贾市的四面八方尽快带到机场。沿海铁路线是从哈科特港到塔里巴,连接卡杜纳,再到卡诺州,然后到达阿布贾市,另外一条是从贝努埃州、高原州、包奇州,直到博尔诺州。这些是大型基础建设项目中的三条铁路线。我们得到了中国的大力支持。

另一个重大项目是蒙贝拉水水电项目。尼日利亚是一个大国, 我们需要能源,没有电力就没有基础。此外,我们国家的很多道路正在建设中。我们也试图和各国在其他领域达成双赢合作,例如我们正在考虑与尼日尔共和国合作,在卡其纳州建造一座新炼油厂。

中国发展观察:中国土木工程公司和中国港湾建设公司进入尼日利亚,在拉各斯建立了莱基工业园和莱基港。我知道中国土木工程建设公司、中国港湾工程公司、三一集团等中国领先企业都在贵国建有产业园区。您如何看待两国企业界以及企业家之间合作的未来?政府部门应该提供哪些方面的支持?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私营部门的合作取决于合作的类型。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个人的能力有限, 需要政府的支持。我们很高兴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确保企业不会因为缺乏资金或诉讼问题而放弃项目。我们也确保我们的政府本身的支持, 以防有任何问题的出现。

我们非常欢迎中国的企业来尼日利亚。目前我们已经制定了很多法规来吸引中国投资者。例如,签证方面,我们已于2016年与中国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保证任何持有外交护照或公务护照的中国人无需签证就可以前往尼日利亚。中土集团或葛洲坝集团的高层去尼日利亚都无需签证。同时,中国人在尼日利亚驻华使馆申请签证,我们在四十八小时以内提供签证。如果您决定个人出行, 我们将在您抵达机场时为您安排落地签。我们希望中国人前往尼日利亚是件很方便的事情。现在作为大使,我不需要签证来到中国,所有的外交官和政府官员也不需要。想要来中国的尼日利亚商人,我们也为他们做了最高级别的准备。中国驻阿布贾大使馆可以灵活支持所有信息真实的签证申请人来到中国。

其次,尼日利亚税费较低。我们会提供工业用地,中国的企业可以毫无困难地获得土地,并允许雇佣当地劳工。尼日利亚政府在促进投资方面做了很多准备。只要遵守我们的法律,没有犯罪活动。

尼日利亚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我们对中国投资敞开大门。我们两国有很好的外交关系,未来的空间是无限的。我们的国家正在以中国为榜样,我们需要中国的支持和其他国家的支持,帮助我们民众建设更好的明天。

“团结则存,分裂则亡”

中国发展观察:大使阁下,您对数据的掌握、渊博的学识和超强的记忆力让我十分佩服,例如您对一些较难的中文词语的发音。请您向中国观众分享一句您最喜欢的一句话,也许这句话可以代表尼日利亚的一种精神?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尼日利亚是一个拥有约250个民族的国家。我们的力量来自各个民族之间的团结。有一句话能够反映我们的精神,那就是“团结则存,分裂则亡”(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我们的民众来自不同的民族, 拥有不同的文化,只有团结才能使国家富强,不断向前发展。

中国发展观察:大使阁下,从栏目创办以来,我已经采访过数十位驻华大使、国际领袖。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采,令我难忘,受益匪浅。和您的对话亦是如此,同时我也十分享受这次采访。您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来阐释复杂的问题, 这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魔力。在采访的最后,您还有什么要与我们分享的吗?

巴巴·艾哈迈德·吉达:我想感谢“一带一路”大使访谈对我的邀请,让我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与中国的朋友和决策者交流观点和意见。我想对您们的付出和努力表示赞赏,也为我能够参与其中深感荣幸。

我十分期待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能够缔结更加友好的关系。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怀有最崇高的敬意。我们希望这种友好的情谊能够延续下去。

我个人也由衷地希望尼日利亚总统能够在大选中连任,让我们现有的政策能够继续。

作者系《中国发展观察》编委、国研智库副总裁,著有《新秩序:各国大使眼中的“一带一路”》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