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背景下的“一国两制”

0



卢国学

上世纪80年代初,也就是在中国正式决定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后, 邓小平同志就以伟大政治家的智慧和胆略,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理论构想。在这一构想理论指引下,中英、中葡之间通过外交谈判和平地解决了两国间历史遗留下来的香港问题和澳门问题, 并先后于1997年、1999年实现了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澳门行使主权,同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实行“一国两制”。今天,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一国两制”也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如何秉承40年改革开放成果、总结40年改革开放经验,开创“一国两制”新局面,将是一个重大的时代性命题。

“一国两制”的政策特点

“一国两制”构想萌芽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是在中国共产党克服“左倾”错误思想、决定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后,出于对整个国家民族利益与前途的考虑,为最终解决香港、澳门以及台湾问题而提出来的一项务实的方针政策。“一国两制”从最初的构想、设计、论证到系统的理论框架的形成,都体现着中国政府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实事求是、充分考虑各方利益的施政原则。

第一,“一国两制”是改革开放政策背景下,我们党和政府经过深思熟虑后提出的一项基本国策。早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 邓小平就阐述了解决台湾问题要尊重台湾现实的思想。1978年10月, 邓小平在会见日本文艺家江藤淳时指出:“如果实现祖国统一,我们在台湾的政策将根据台湾的现实来处理。”此次谈话透露出祖国统一后中国政府将从实际出发、尊重台湾现实和保护外国人投资的最初思考,这是邓小平涉及“一国两制” 构想的最早谈话。

改革开放政策正式实施后, 在日益频繁的国际交往中,中国政府多次向外界及港澳人士表达了以“一国两制”的方式来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政策取向。如1984年6月邓小平在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知名人士时,详细地阐述了关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内涵及爱国者的标准问题。不久,《瞭望》周刊发表了《一个意义重大的构想——邓小平同志谈“一个国家, 两种制度”》的文章,对“一国两制”构想作了首次系统报道,这被视为是“一国两制”构想基本确立的重要标志。1985年3月,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正式把“一国两制”确定为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这表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确定用“一国两制” 的方式解决台、港、澳问题,实现国家统一。

不难发现,“一国两制”从最初的构想到一系列方针的具体化、政策化的过程中,中国政府一改过去的僵化思想,而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同时也充分地照顾和考虑了各方利益和关切。“一国两制”也正是基于多方共识、国际社会普遍认可以及全国人民大力支持的前提下,才最终作为一项国策正式提出来的。它一方面说明,中国政府对于如何解决香港、澳门以及台湾问题的态度并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而是非常审慎、负责、深思熟虑的。另一方面也说明,这种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态度,也只有在实行改革开放这样大的政策环境下,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第二,“一国两制”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改革开放成果的预期和自信。1984年6月,邓小平在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时指出:“要相信香港的中国人能治理好香港。不相信中国人有能力管好香港,这是老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思想状态”; “香港过去的繁荣,主要是以中国人为主体的香港人干出来的。中国人的智力不比外国人差,中国人不是低能的,不要总以为只有外国人才干得好。要相信我们中国人自己是能干得好的。所谓香港人没有信心,这不是香港人的真正意见”;“我们对香港政策五十年不会变”。

“五十年不变”这一形象化的语言,体现了坚定不移地落实“一国两制”政策的决心和诚意,也体现了对香港、澳门、台湾同胞的充分信任,更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改革开放的预期和自信。

第三,“一国两制”助推了中国改革开放进程。在“一国两制” 政策下,香港、澳门的经济、社会、文化等诸多方面都得到了繁荣发展。尽管香港、澳门经济繁荣发展有其自身独特的地理位置、区位优势以及历史因素,但回归后来自祖国内地的大力支持与精心呵护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很明显的例子就是,近20年来无论是在亚洲地区还是在全球范围内发生的历次金融危机、粮食危机、能源危机中,香港与澳门都得益于内地的鼎力支持, 才免遭巨大的冲击,从而保证了其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与稳定。事实证明,在“一国两制”政策下,内地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及其经济宏观调控手段与港澳实行的资本主义及其灵活的自由市场经济,一直保持着互为补充、相互借重的默契关系。香港依赖于内地强大的经济体量、市场容量,而内地则以香港、澳门为窗口走向更加广阔的世界舞台。在“一国两制”政策下,内地与港澳地区已经成为互相依存,不可分割的整体, 充分彰显了这一构想的正确性、科学性和可行性。

“一国两制”的必要性

“一国两制”构想,是改革开放政策环境下中国人先进的思维方式和世界观相互作用的产物,它代表着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流意识。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国两制” 也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结构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一国两制”的政策指引下,香港、澳门顺利回归祖国,为下一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提供了成功的范例,为我们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思路,同时也为其他国家和地区解决国际争端和各种历史遗留问题、消除爆发点以及为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处原则提供了难得的宝贵经验。这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政治文明、新型国际关系建构作出的巨大贡献。

香港、澳门回归后,其国际地位以及参与国际事务的程度都不断地得到提高。如香港回归后,在其作为中国内地国际化的窗口和通道功能不断强化的同时,其作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一直没有改变。截至2018年,香港连续24年获得评级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第一,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城市之一, 被全球化与世界城市(GaWC)机构评为世界一线城市。

我们不可否认,“一国两制”作为一种新事物,其实践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20年来,随着“一国两制”实践的不断深化、国际关系的日趋复杂以及全球性经济危机给港澳地区的社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过程中,长期积累的深层次问题也不时地有所显现,甚至出现过非法“占中”、旺角暴乱、“港独”活动公开化等极端事件。面对这些挑战和冲击,中央政府始终坚守“定力”,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并依靠特别行政区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妥善应对和处理,充分显示出“一国两制” 的强大生命力和制度韧性。

当然,为了能够切实地了解“一国两制”政策在执行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有的放矢地采取措施,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香港出现的新情况一直非常重视。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香港形势发展变化进行了深入调研、仔细研究、果断决策,并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治港、治澳思想和举措。如2017年7月1日,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习近平总书记对今后更好地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提出四点要求,即始终准确把握“一国”和“两制”的关系;始终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始终聚焦发展这个第一要务;始终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再次清晰、明确地表明了中国政府在不断推进改革、扩大开放这一新的历史条件下,将继续坚持落实“一国两制”政策。这是对香港、澳门回归20年来取得巨大成就和新出现的问题进行客观评价、经验总结的结果,也是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一国两制”政策所发出的“确认”信息与“肯定”答复。中央政府之所以如此关心和重视“一国两制”政策的未来发展,原因就在于“一国两制”不仅是解决历史遗留的香港、澳门、台湾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澳门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它凝结了中华民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民族智慧,是当代中国的一个伟大创举。

坚持落实“一国两制” 政策

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全国各族人民正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在国际上,中国发起的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广泛支持并在稳步地建设实施之中。港澳地区作为中国与世界联系的重要窗口,必将在未来推进中国内外政策方面发挥独特的作用,“一国两制”政策也必将在港澳地区取得更大的成就。

第一,在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进程中发挥“一国两制”的政策能动性。“一国两制”政策得益于改革开放,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提出的一项基本国策。香港、澳门的回归,进一步丰富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内涵,同时作为内地与外界交往的前沿窗口,扩大并加强了中国与世界的联系,从而又进一步助推中国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这是“一国两制”的能动性所在。我们可以肯定,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在这重大的政策背景下, 港澳地区仍将继续秉持“一国两制”制度优势,本能地参与到这一历史进程之中。

第二,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进程中发扬“一国两制”的优越性。港澳地区地处祖国的东南沿海,历史上就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门户。近现代以来,港澳地区更是成为中国了解世界、世界了解中国的“纽带”,在推动中国现代化进程、吸纳发达国家成功经验、促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今,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已经实施了40年。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中国人民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双手谱写出许多世界性的传奇故事,香港、澳门的顺利回归就是其中最为浓重的一笔。因此,在今后日益频繁的中外经济、文化交流中,香港与澳门是最有资格也最有条件向外界讲述中国故事、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地区。在展示中华文化包容性、社会制度共融性以及多种经济模式和谐发展方面将发挥独特的示范作用。

第三,在推进“一带一路” 建设中,落实“一国两制”政策。中国在国际上发起的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历时5年。5年来, “一带一路”从倡议、理念到具体实施都得到了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广泛支持,甚至被全球重要国际组织作为加强全球经贸合作、改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在这种国际环境下,港澳地区凭借自身的区位优势,特别是香港作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和国际贸易港口,必将在开展经济技术合作、金融合作以及推动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建设、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总之,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最壮丽的篇章之一。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我国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 使一个积贫积弱的中国变成当今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更是前所未有地将一个近现代以来一直踌躇于救亡图存边缘的中国助推到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华民族也因此才能够前所未有地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也正是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中国采取“一国两制”这一创造性政策,使香港和澳门顺利地回到祖国怀抱。20 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国家主权得到彰显,其繁荣稳定的发展态势继续得以保持。很多回归前带着惶惑和疑虑移居国外的港澳市民已纷纷回流,曾经高调唱衰香港的一些外国媒体也不得不承认其预言破灭。这也是我们今后在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中继续坚持落实“一国两制”政策的基本依据。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