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历史性机遇期,中美关系在曲折中前行

0



本刊记者 张 倪

加时两天的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结束。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 磋商取得实质性进展,美国将延后原定于3月1日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

2月21日至24日,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华盛顿举行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进一步落实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围绕协议文本开展谈判,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以及汇率等方面的具体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当地时间3月5日,美国政府正式确认,将美中贸易“停战期”无限期延长;“直到进一步通告”之前,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所加征的10%惩罚性关税税率不会提高,也不会扩大加征关税的范围。美国贸易代表署当日在《联邦公报》中发表声明指出,“2018年9 月调查行动所涵盖中国产品新增关税税率提高到25%的实施日期予以延后”。

中美贸易冲突历时一年,最终成功地通过谈判磋商达成了共识, 缓解了贸易摩擦升级的紧张局面。那么,在延期加税的阶段性进展背后,究竟传递出了哪些讯息?其是否仅意味着暂时的休战?下一步美方宣布筹划的海湖庄园中美两国首脑会晤,又将决定着中美贸易问题怎样的走向? 

磋商密集,释放积极信号

毫无疑问,在3月1日前达成延后加征关税的协议,对于中美经贸发展都是一件好事。我们看到,自今年1月以来,中美经贸团队的磋商密集展开,截至目前已进行了四轮磋商。

1月7日至9日,中美双方在北京举行经贸问题副部级磋商。双方积极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就共同关注的贸易问题和结构性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细致的交流,增进了相互理解,为解决彼此关切问题奠定了基础。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密切联系。

1月30日至31日,刘鹤带领中方团队与莱特希泽带领的美方团队在华盛顿举行经贸磋商。双方在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指引下,讨论了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实施机制以及中方关切问题。双方牵头人重点就其中的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实施机制等共同关心的议题以及中方关切问题进行了坦诚、具体、建设性的讨论,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

2 月14至15日, 刘鹤与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北京举行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 双方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共识,对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共同关注的议题以及中方关切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双方就主要问题达成原则共识,并就双边经贸问题谅解备忘录进行了具体磋商。双方表示,将根据两国元首确定的磋商期限抓紧工作,努力达成一致。

2月21日开始的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也已经结束。从“重要阶段性进展”到“积极进展”,再到“实质性进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认为,中美经贸多轮磋商成效非常明显。第七轮经贸磋商取得的重大进展,使得中美双方在众多问题方面取得共识,更为最终签署贸易协议铺平了道路。

去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了会晤,达成了“停止加征新的关税”的共识。在陈凤英看来,阿根廷会见成为中美经贸问题的一个重要拐点。她强调,我们不应将此轮中美经贸磋商取得的积极进展视作一个临时性的决策结果,这其实是中美两国元首对去年阿根廷会晤所达成的最初休战协议的一种行动实践。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对其观点表示赞同。他认为,此轮中美经贸磋商的积极进展意义重大, 体现了双赢式成果。“对于中美贸易谈判存在的矛盾和困难,只有中美两国最清楚,只有亲临谈判的牵头人和工作人员才能体会到双方达成共识的艰难。”他回顾说,近一年来,中美经历了从贸易摩擦到制裁和反制裁,从相互对抗转而走向谈判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演变过程。应该肯定, 此轮谈判磋商的成功是一个积极的、富有成效的结果,既充分体现了中国的智慧和能力,以及驾驭复杂国际局势的能力,也是两国谈判团队认真贯彻领导人达成共识的一种努力结果。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中美缓解贸易升级对双方各自经济发展, 以及对世界经济的复苏和繁荣是有积极推动作用的。特别是对全球贸易投资格局的稳定将产生明显的促进作用。”在陈凤英看来,中美经贸磋商取得的可喜进展,也是在身体力行地为多边贸易体制改革做出榜样和示范。

“延期不等于永远休战” 

中美第七轮经贸高级别磋商结束后,特朗普总统在Twitter上表示, 如果双方取得“进一步进展”,美方将筹划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新的首脑会议,以“达成协议”。

“的确,任何人的推文都无法像唐纳德·特朗普的推文那样左右市场。”霍建国分析指出,在美方确认将延期执行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惩罚性关税之后,全球股市、油价应声上涨, 中美两国股市都做出了积极反应。“全世界似乎都为这一紧张的谈判松了一口气,而这也充分反映了中美两个大国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地位与影响力”。

与此同时,也不排除一些负面评论。有观点认为,此轮谈判中方作出了巨大让步。也有评论人士, 根据此次中美双方就汇率方面达成一致看法的新颖表述,推测中美有可能签署了一个“新广场协议”。欧洲一些国家则担心,中国承诺扩大对美进口有可能会影响到欧盟对中国的出口并使美欧之间的贸易谈判变得更为被动。

在霍建国看来,目前下此结论还为时尚早,更没有理由认为,此轮磋商取得的积极进展是中方作出让步所达成的结果。相信随着协议内容的公开,世人会给这次谈判作出客观积极的评价。

“此轮中美磋商取得的积极进展,充分体现了中国通过采取更加主动积极的姿态,在坚决捍卫国家利益、无损于国内经济产业发展的前提下,展现谈判策略与灵活性, 这也是中美双方对于停止贸易战的共识和需求的表现。”霍建国坦言,作为一种大国间的谈判,其结果总是要谈判的双方各自有所退让或体现一定的灵活性,否则将无法取得共识并达成协议。而这种退让和平衡是由各自的利益取向所决定的。

从中国方面看,我们反复重申,不希望同美国展开贸易战,并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我们不愿意看到贸易战的持续升级, 因为历史的规律告诉我们,贸易战没有赢家,必将以两败俱伤而告终。特别是对于两个贸易大国来讲,不仅要承受巨大的损失, 还将带来发展中的长期困扰。“中国经济正面临着转型的困难和市场化改革的艰难挑战,全面缓解中美冲突,将中美关系再次引向竞争与合作的发展道路是我们的目的所在。”霍建国说。

从美国方面看,历时半年多的贸易制裁和加征关税,并没有使得美国的贸易和经济发生明显的有利变化,反而进一步扩大了美国的贸易逆差,同时也使得美国股市进入频繁震荡阶段。霍建国分析认为,特朗普总统会从美国经济及其个人执政业绩考虑,首选肯定是要稳定美国经济,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如果平息中美贸易争端对美国经济发展有利,也会对特朗普谋求连任有所助益。基于此,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也会产生一种共识,即对签署协议有一种内在的需要。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双方都充分展现了谈判的诚意和灵活性,努力弥合双方的谈判分歧,最终使得谈判取得了积极效果。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和投资研究室主任王海峰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在他看来,只要能够阻止一场全面贸易战,中美达成任何协议都是可喜的。至于所谓的“第二个广场协议”之说,实属无稽之谈。他认为,中美间爆发的这场经贸摩擦, 可以看作是美国对于中国的一种重新认识与适应,而这种重新认识和适应无疑是需要较长时间的, 我们应当理性看待当前阶段经过磋商所取得的进展。“从现实角度看,目前取得的些许成果,很可能只意味着一场较长时期斗争中的短暂休战。中美双方朝着达成协议的方向取得进展固然可喜, 但这远远不是故事的终结”。

抓住历史性机遇期,中美关系在曲折中前行

从长远来看,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只是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 中美两国进入大国博弈的一隅。专家指出,考虑到中美博弈的长期性与复杂性,对待中美之间的分歧应该分层次、分阶段来看。需要将经贸问题、技术问题、政治、意识形态甚至经济制度问题等分开来对待。

在王海峰看来, 中美经贸冲突在短期内达成阶段性协议的可行性相对较大。“ 我们可喜地看到, 当前中美经贸磋商是相向而行、越走越近的。接下来双方最需要做的, 是建立一个长期的约束机制。坦白说,中美目前最缺少的是双边投资协定和自贸协定。在此轮经贸磋商的积极带动下,下一步中美应适时地激活双边投资协定、服务贸易协定等, 通过建立约束机制的方式, 来对彼此进行有效的监督约束。” 他预测, 中美经贸磋商需要到第八至十轮磋商之后, 将会出现更为明朗的阶段性成果。

“如果接下来,中美双方领导人最高会晤能够在海湖庄园如期举行,我们有理由相信,届时会就经贸问题达成一个中长期的解决方案,包括关税、知识产权、农业、能源、市场开放等领域。我们期待着,它会是一个中美贸易战的止战方案,其将会对未来中美重新激活双边投资协定,以及今后中美的全球性合作指明方向。”王海峰认为,从中美经济结构看,双方未来的合作空间和潜力都是巨大的,无论是贸易、投资、产业、金融,还是科技创新等领域。例如,中国扩大对美农产品进口就仍具有明显的潜力和可能。

霍建国进一步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的进口需求将日益扩大,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将形成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从发展的角度看,中国扩大进口也是有巨大潜力的。中国不仅有责任努力促进贸易平衡发展,而且更愿意通过积极扩大进口,既满足国内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也可以缓解同主要贸易伙伴的双边关系,这是一举两得的选择。

从结构性改革层面看,霍建国指出,美方要求中国的结构性改革,包括停止强制性技术转让,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维护网络安全,减少对不同工业领域的多种形式的补贴,以及开放市场、降低关税等要求,这与我国改革开放的目标基本一致。通过下决心推进市场化改革,建立公平、公正的竞争秩序是中国经济发展内在的需要。中国在公平竞争方面对美方的承诺,充分体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说明我们有能力通过扩大开放促进国内体制机制改革,而这一改革短期看似乎我们将承受更大压力,但从中长期看,深化改革将进一步激发国内经济增长的活力,最终将使中国经济真正实现高质量增长。

“我们期盼着,中美能够尽快签署一个互利共赢的贸易协议,当然我们也更清楚,中美作为两个大国, 由于各自发展理念和价值观的不同,在未来的竞争合作中,矛盾和摩擦仍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坚信,只要双方保持密切的沟通,双方能够本着谅解和包容的理念,再加上克制的心态,中美两国一定可以共同维护一个竞争合作的发展局面,为两国人民的幸福生活,为世界经济的繁荣而不断地做出努力和贡献。”霍建国总结说。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