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推动5G对抗给我国带来多重挑战

0



徐占忱

5G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总称。5G具有高速率、低时延、广联接特点,可实现100倍于目前4G的速度,时延仅为目前手机的1/10。5G技术的广泛商用将彻底改变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促进云VR/AR、车联网、智能制造、智慧能源、无线医疗、联网无人机、社交网络、智慧城市等快速发展。

5G关乎国家的产业竞争力、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直接决定国家在整个全球格局的未来地位。1G和2G时代,美欧技术绝对领先并将主要经济收益收入囊中;3G时代,欧美继续领先,韩国和我国台湾收获颇丰;4G时代,中国企业快速成长, 取得不错的经济效益。5G时代,中美已然同台。目前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持有36%的5G标准必要专利, 是4G专利拥有占比的两倍多。包括高通和英特尔在内的美国公司仅持有14%的5G专利。中国5G基站已达到35万个,是美国的10倍以上。华为等在5G普及方面占有优势,已向全球66个国家供应1万多个基站零部件。美国觉得中国5G发展动了它的“奶酪”,同时依其零和思维惯性和冷战思维,想象中国发展5G技术会有碍其争夺世界控制权的野心。

美国丢了互联网精神“初心” 

50年前美国军方搞出今天互联网的前身ARPAnet,当时美国没有把它当作竞争工具和战略竞争手段,而是秉持改善人类生存状态、增进人类共同福祉的初心,坚持让学术界和商业界遵循造福人类的科技精神,推动世界各国联网和普及,也孕育出了自由开放共赢的互联网精神。

在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深刻变革的大背景下,今天美国对新时期互联网发展已然“初心”不在,而是把5G看成是关系到其“国运恒昌” 的保障。依其把中国作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设定,大搞5G“军备竞赛”,在5G领域全力围堵中国。

近一年来,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等投资设限,2018年3月特朗普签署《Ray Baum Act》,确定更多频谱用于5G,此举为28年后重新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授权。2018年12月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发布《5G技术将重塑创新与安全环境》,将国际5G通信竞争由一般技术层次上升到国家战略层次。2019 年4月2日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宣布,美国已和中国并列第一,其次是韩国、日本和英国。美国在5G承诺方面得分最高,2019年美国将实现92个商用5G部署。4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声称“5G是一场美国必须赢的竞赛,也是一场我们会赢的竞赛”,设立规模为200亿美元资助项目,帮助美国农村地区部署宽带网络。美国把政治放在技术和市场前面,正成为逆全球互联的最大力量,全球5G发展的冲突面和复杂性日趋加大。

美国已把5G变成中美对抗新领域

去年美国出台报告将中国确定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5G领域成为打压中国的主要领域之一。美国为了保持5G领域的技术优势、强势地位和巨大商业利益,采用贸易战、禁运禁售制裁、经济问题政治化、军事化,可谓各种手段迭出不遗余力。

一是推动商业和技术竞争政治化。今年1月27日《纽约时报》发表《美国逼迫盟友在与中国新军备竞赛中对抗华为》的文章,将民用通信领域的5G技术竞争称为新一轮“军备竞赛”,认为“在一个由计算机网络控制最强有力武器(除核武器外)的时代,任何主导5G 技术的国家,都将在21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拥有经济、情报、军事上的优势”。二是全力围堵中国重点企业。继2018年制裁中兴、晋华, 制造孟晚舟事件后,2019年1月28 日,美司法部宣布以所谓“国家安全”、“网络犯罪”两项罪名起诉华为公司23项罪行。三是无端指责大肆炒作技术安全问题。美国借口“担心中国会在电信局或电脑网络中设置后门,中国情报人员会由此可能拦截美国军方、政府和企业通信”,禁止美国公司在关键电信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设备。美国情报机构在所谓“威胁评估报告”中把包括华为等中国企业5G投资列为威胁。四是进一步强化对华技术管控。2018年美国商务部技术安全局(BIS)发布《特定新兴技术管制审视》,认定14类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管制清单,包括AI、云技术、芯片、量子计算、机器人等无不针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四是向盟友施压,逼迫盟友选边站队, 联合“五眼联盟”,鼓噪使用华为设备可能面临安全问题。五是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炒作网络安全问题, 并把其作为谈判条件。

美国对我国5G围堵带来多重挑战

特朗普明确讲到,“要确保5G不被‘敌人’掌握”,明显意指中国。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反霸权与霸权斗争将长期存在且日趋激烈。在总体战略应对上,我们要淡化5G“中国必赢”调子,高举平等开放公平竞争的大旗,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帜下,强调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在确保竞争优势中占领互联网发展道义制高点。同时,分析预判美国对5G围堵带来的多重挑战,及时做好应对准备。

(一)对我国整个高技术产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现在世界各大国争相发展5G,国际上去年炒作中国5G领先。特朗普公开表示,“我们不允许其他国家在这个未来的强大产业上超越美国”。5G是我国难得的一次机遇,是中国第一次摆脱了技术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虽说中国取得领先优势尚早,华为中兴的技术积累、8亿多活跃网民的超大市场规模、BAT等梯队式的互联网企业阵营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必须要有危机感、紧迫感,要在战略、政策和资源上进一步加力。

(二)5G正成为美国对我国外部国际环境遏制新推手。美国借5G 大搞政治对抗已对我国整体外部环境带来影响。5G已成为“中美欧” 大三角下中欧关系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在当前中日关系正回归正常情况下,我方虽明确要求日方不得将特定中国企业从5G建设投标中排除,日本政府仍以企业行为为理由,表示不会从华为等中国企业采购产品。美国正在借5G开展一场精心协调的地缘政治行动,与“一带一路”、南海问题等一起成为对我全面围堵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来一些国家已明确选择站在美方一边,还有一些在观望,更有一些国家以此作为与我交换的筹码。

(三)美国力推5G军事领域应用形成挑战。5G条件下的增强型移动宽带、海量机器型通信、高可靠低时延将推进未来战争形态深刻变革。现美国等正在推动5G条件下战场无人机、未来战争通讯、航空国防产业、单兵作战装备各方面研发,5G条件下现代军事变革和可能影响应及早组织研究。

(四)全方位开放条件下5G带来数字贸易和安全问题。数字贸易为当前中美经贸谈判中的一个焦点问题。我方要求在中国运营公司必须将网络数据存储在中国,且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进行严格安全检查,确保数据系统安全可控。美方认为中国网络安全管理给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带来挑战,并向我方要求的数据本地化和“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问题施压,要求放宽数据跨境流动限制。在未来5G条件下如何处理好扩大开放与网络信息安全关系,对我们来说是个重大课题。

(五)一些涉5G重大事件外交应对。华为孟晚舟事件还在进行中。美国所谓的“长臂管辖”带来系列应对难题,不排除“卡脖子” 问题再次出现。在5G竞争上,未来美国除经济手段外,使用政治、法律、安全、军事、地缘以及更为“下作”手段都不足为奇,对此要有充分估计和准备。5月2日,有30 多个国家在捷克布拉格举行会议, 就下一代电信网络安全问题进行讨论。美敦促各国政府和运营商考虑“ 供应商所在国家法律环境、公司获得的政府支持、企业结构的透明度以及设备的可依赖性”。美国将继续以5G划线强迫一些国家搞选边站队,进一步向盟友施压围堵我国,对此我们应做好充分准备。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