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化解对策

0



贾品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化解产能过剩的根本出路是创新,包括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组织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市场创新。如果在调整中没有形成新的产业和新的竞争力,长期下去我们的制造业、实体经济也是有风险的。”京津冀地区作为中国三大经济“增长极”之一, 近年来高能耗产业升级水平有较大幅度提升, 但高能耗产业在该地区的工业产业结构中仍占有较大比重,产能过剩是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之一, 并成为制约京津冀地区转型发展的重要因素。

京津冀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问题

产能过剩不仅抑制了产业发展,也阻碍了新兴绿色产业发展和新供给的增长。笔者承担的专项课题《京津冀传统高能耗产业优化升级与新兴绿色产业培育研究》测算,2004~2016年,京津冀地区高能耗产业平均产能利用率为63.14%,低于79%~83%的产能正常值界定范围,说明这一地区高能耗产业存在产能过剩问题。

京津冀地区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问题的原因有四: 

一是资本投入大于劳动力投入。通过分析资本与劳动力和产出的定量关系,研究发现:长期以来,京津冀地区高能耗产业资本的投入高于劳动力的投入。相对于劳动力的投入,资本对传统高能耗产业来说能带来更大的利润,从而也带来了产能。

二是供需不平衡。导致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问题出现的最直接原因,是产能的增长超出了消费需求。经济快速发展,但是居民储蓄率长期徘徊在较高水平。据统计,京津冀地区2016年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分别为98.1、97.9和99.94,北京与天津已经连续5年PPI 负增长,河北省也有两年负增长;另一方面,国际贸易增速大幅度下降对京津冀地区出口产生了一定冲击。2012年,中国超越美国首次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京津冀地区作为我国的重要港口区之一,出口对该地区的经济一直起着不可代替的作用。外贸减少导致供需不平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产能过剩。

三是粗放增长方式犹在。工业化发展阶段是经济增长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深度调整的阶段。工业化过程中制度调整的四大任务是: 一是缓解社会矛盾;二是协调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三是保证经济增长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四是满足人们提高生活质量的要求。从这四个要求来看,京津冀地区应增加消费需求,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笔者构建了包含经济增长的稳定性、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资本形成率、城市人均医疗保健支出等30个指标的京津冀地区消费主导型指数。研究发现:京津冀地区消费主导型指数从2004 年的62.02上升至2016年的77.73, 但整体而言,京津冀地区仍处于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变阶段,只有北京进入消费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阶段。与消费主导型相比,投资主导对高能耗产业来说, 能带来更大的利润,造成一时的繁荣, 但增长方式粗放,一些负面影响不可小觑,产能过剩、消费拉动力不足、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难以维持,这是导致京津冀地区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的深刻原因。因此,为长远计,必须从投资主导转型转为消费主导型。

四是企业的技术水平较低。一方面技术水平低下降低了企业的入行门槛,引发重复建设,导致京津冀地区传统高能耗产业产品同质化问题突出;另一方面,传统高能耗产业大多属于资源与资本密集型产业,技术水平要求相对较低,成为投资者投资的重点行业,资本的大量投入超过行业的正常需求,引发产能过剩。

新时代对京津冀高能耗产业转型升级提出新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经济发展阶段的变化对京津冀地区高能耗产业升级提出新要求: 一是要求发展方式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实现的粗放型高速增长,转变为依靠技术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实现的高质量发展;二是要求产业体系由要素密集型产业为主,转向以技术和知识密集型产业为主的产业体系,从而促进产业向国际价值链的中高端迈进;三是要求产品体系由目前较低技术含量、较低附加值产品为主的产品体系, 转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产品体系为主,从而实现经济质量增长;四是要求建设环境友好、资源节约型经济,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有效利用自然资源,避免过度开发,从而实现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

京津冀地区在地理区位上虽然属于相互毗邻的环渤海湾经济带,但其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具有较大差异。因此,京津冀地区高能耗产业转型的重点、难点和政策选择既有共同点,也有区别。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天津、河北的经济都实现了高速增长。北京已进入后工业化发展阶段,天津的工业化也基本完成,河北还处于工业化的中期阶段;从社会经济形态看,北京和天津是特大城市,河北具有城乡二元结构的突出特征;在产业结构上,北京服务业的比重已经超过80%,制造业不到20%,天津以加工制造业和港口服务业为主导,河北以资源密集型的重化工业和农业为主导。因此,京津冀地区产能过剩化解需要考察三地产业结构的区别和相互联系,有针对性地探讨对策。

京津冀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化解对策

京津冀水土相连,同在一片蓝天下。化解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既是京津冀地区城乡居民的共同愿望,也是京津冀地区各级政府、企业和社会的共同责任,但由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的差异, 在目标、任务和政策的着力点等方面,应当各有不同。

首先,化解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应注重区域发展的差异化。进入新世纪以来,北京通过积极淘汰落后产能,传统高能耗产业的调整和转型取得显著成效。北京的制造业比重相对较低,并逐步向汽车制造、电子信息、航空航天产品制造业、生物医药制造业等高端制造业发展。按照首都的功能定位, 北京提高产业层次,收缩产业范围,优化产业分工,重点发展高附加值、知识与技术密集型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勇于作“减法”,不必纠结于部分产业的迁出或放弃的得失。北京传统高能耗产业领域就业机会的减少,有利于减少劳动力的不合理流动,也有利于降低劳动力成本。在中高端制造业领域,北京重点发展产品研发与设计、关键零部件制造和产品总成, 降低企业零部件自制率,推动一般零部件制造业向河北等地转移,形成专业化、社会化的分工体系。天津制造业的比重显著高于北京, 天津工业包括冶金、石油化工、基础化工、机械制造、汽车、电子信息产品、纺织服装等,具有较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是我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天津产业结构调整与北京的共同点在于都要积极淘汰高耗能、高污染的落后产能,促进低附加值产业转移,优化产业组织结构,通过专业化、社会化分工提高与河北的产业关联度;区别在于天津既要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又必须坚持以发展先进制造、绿色制造为基础,瞄准工业发达国家先进水平,加强现有制造业的绿色转型和技术创新。在河北省的工业构成中,重工业比重过高, 超出了华北地区自然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和自我净化能力;近来国内需求结构变化和产能过剩矛盾突出,加剧了钢铁、建材等重工业的生产经营困难。在生态环境和市场环境的双重压力下,河北化解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的任务更为艰巨。一是在下决心淘汰钢铁、建材等高能耗工业的落后产能的同时,应优化重化工业的生产力布局;二是调整和优化企业组织结构,促进资源密集型重化工业的生产要素向生产技术先进和具有规模经济效益的大型企业集中;三是发展与京津产业配套的零部件制造业和现代物流业; 四是承接京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五是发挥毗邻京津的地理优势,发展面向京津大市场的农牧产品种养加产业,培育蔬菜生产基地,改变京津地区蔬菜供应依靠远距离运输的状况。

其次,化解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依靠技术创新策略推动。以西欧工业史来看,第二产业内不断有技术创新和新产品问世,从而使各行各业采用效率更高的新机器和新材料。正是由于第二产业内的技术创新推动,产业面貌一新。在西欧国家工业化后期,第二产业的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在20%~25%,产业升级和产品实现了更新换代,这深刻反映出技术创新是传统高能耗产业升级的发展源动力。因此,我国技术创新体系与区域技术创新体系,不仅应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而且应支持高技术改造传统高能耗产业,支持传统产业的技术升级。比如,河北津西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技术创新升级为切入点,建立了津西钢结构研发中心, 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发展新经济增长点,解决了钢结构建筑防火、防漏、防腐、隔音、抗震等技术难题,向消费者提供绿色钢构建筑产品,为河北省推广钢结构应用发挥重要作用。在传统高耗能产业升级中,不仅要加强对工业绿色化改造的关键技术研发,而且应注重以创新为支点,与移动互联、5G技术、云计算、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深度融合,提升能源、资源、环境的智慧化管理水平,有力促进高能耗产业生产方式的精益化。

再次,化解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更多地发挥生态的推动作用。从工业技术经济指标考察,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吨钢综合能耗为640千克,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但中小钢铁企业综合能耗超过900 千克,比大型钢铁企业高40%。采用先进技术和大型装置的水泥企业,生产每吨熟料消耗标准煤140 千克,小水泥厂生产每吨熟料要消耗170千克。因此,在资源密集型重化工业领域,那些能耗高、污染严重的中小企业应当被淘汰。当前有的企业片面追求利润最大化,导致严重的外部不经济,应更多地发挥生态的推动作用,以习近平总书记“两山理论”为指导思想,还原环境系统的底色,创造更多的生态系统服务及功能。一个运作良好的环境系统将为经济社会提供健康、安全和令人愉悦的环境产品,这已经构成了社会效用函数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创造更多的新兴业态,增进社会财富和福利。北京金隅集团河北赞皇公司前后共投入3亿元进行生态化升级。目前该企业在污泥、生活垃圾处理方面取得了重要成就,每日可处理300吨生活垃圾和200 吨污泥, 远超过赞皇县每日100 吨生活垃圾的产生量,同时还作为石家庄市区的应急处理垃圾处理点。“赞皇金隅”还注重氮氧化物的超低排放研发,目前已达到130毫克/立方米以下,远超国家400毫克/立方米和河北省260毫克/立方米的标准。从中可以得到启示:化解传统高能耗产业产能过剩更多地发挥生态的推动作用,推动企业环境治理模式由控制型的末端治理走向预防型的清洁生产转变,创造生态盈余,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作者单位: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