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化时代谨防技术作恶

0



刘奇,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农经学会副会长,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安徽大学等院校兼职教授。主要著作:《刘奇文丛六卷》《中国三农危与机》《贫困不是穷人的错》《大国三农 清华八讲》《乡村振兴:三农走进新时代》等十余部。

农民的化学知识是这样获取的:从咸鸭蛋中学到了苏丹红,从牛奶中学到了三聚氰胺,从猪肉中学到了瘦肉精,从水果生产中学到了催熟剂,从田间除草中学到了草甘膦……农民不知道使用后果,他们只知道在这些技术知识的帮助下可以降低成本、减少劳动、快速致富,何乐而不为! 

毋庸置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革命性力量,每一次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都会引起经济的深刻变革和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今天,科学技术已经渗透到人们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颠覆性地改变着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乃至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技术的影响如此深刻,对技术的依赖如此深入。技术正在力图左右人类的前途命运,技术化社会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向世人走来。

技术既能为善也能作恶,在推动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同时,也给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宏观层面,政府对科学技术的不合理利用,已经带来了诸如核利用失控、资源透支、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等一系列全球性问题。核能可以发电,给人类带来福祗, 但核弹可以杀人,核泄漏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美国投放到广岛的原子弹,造成十几万人伤亡。著名的“切尔诺贝利事件”,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核泄漏让6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沦为废墟,有科学家曾预测,核心区可能在2万年内都不适合人类生存。今天由互联网生成的“暗网”作恶, 正在祸及方方面面,让人们防不胜防。可以通过搜索引擎和网址访问的叫表网,与表网对应的就是暗网,它是通过非公开机制形成的网站,普通搜索无法访问,必须构建有针对性的暗网爬虫和搜索引擎或使用暗网所有者提供的信息对接手段。Tor服务器提供非法毒品市场交易、黑市商品交易、儿童色情、欺诈服务、政治讨论等,恐怖组织的网站都根植于暗网。表网承载的全球网络内容不足10%,其余90%都藏于暗网之中,由此可见暗网作恶之广泛深入。中观层面,企业滥用技术以获得丰厚利润,它可以摧毁一个产业,毁掉国家信誉。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使我国奶业至今尚未恢复元气。食用河北三鹿集团生产的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事件引起各国的高度关注和对乳制品安全的担忧,多个国家禁止进口中国乳制品,进而使中国制造的商品信誉受到重创。在国内,刚刚兴盛的中国奶业被当头一棒,消费者不敢问津。到2011年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调查,仍有7成中国民众不敢买国产奶粉,此事至今余毒未消,中国奶业尚未走出阴霾。2018年中国乳制品产量2600万吨,十年后的今天,尚未达到2007年时的3600多万吨。我国乳品无法满足需求,只好花大量外汇进口,进口量已从2008年的38.7万吨猛增到2017年的247.1万吨,几乎相当于国产鲜奶的一半。微观层面,普通民众对一般应用技术不甚了了,应用时图方便、图新奇、图省事,导致许多技术严重干扰人们的生产生活。与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相伴而生的自媒体,使人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发布者和评论者,而自媒体的兴起又成为了形形色色的不实信息与谣言的乐土。网上疯传的一组视频能够毁了农民们一年的收成,例如西瓜太甜是因为打了针,拼接牛排靠的是“胶粘碎肉”;这些网络自媒体的滥用严重误导了消费者,损伤了生产者的利益。利用网络技术实施各类诈骗更是层出不穷,花样不断翻新。2018年,我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81.1万起,同比上升35.5%,抓获犯罪嫌疑人7.3万人,同比上升36.7%。

一些被广泛应用的技术一旦作起恶来,后果更难以预测。面部识别技术已经应用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移动支付等多种领域。对着智能手机刷一下脸就能解锁与付款,这给很多用户带来了便捷的体验,这项技术在定位失踪人口方面同样作用巨大。这样一种可以随时随地追踪任何人的技术如果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所有的民众将可能受到无处不在的监视,个人隐私无处可隐。基因测序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科学家们能够探知人类遗传代码的更多细节,越来越多的人类疾病遗传因素因此被发现,从而为这些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新思路。但是,基因测序技术一旦被不法分子掌握,研制出针对特殊基因的生化武器,后果将不堪设想。

人类从青铜时代到铁器时代用了一千多年时间,今天只用了几十年便进入了信息时代,并正在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在技术发展缓慢的时代,政府可以控制技术的研发方向与应用范围、应用规模。今天, 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和规模空前加剧,信息、生命、空间、海洋等领域都出现了新的突破,以集成电路、网络技术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带来了通信产业的革命;基因组学、蛋白质学的飞速发展带动生物技术进入后基因时代;纳米材料技术、纳米生物技术、纳米传感技术等正逐步在高科技产业发展中显示其竞争力;航空航天、海洋技术等领域也正孕育着一系列突破。技术的研发已不在政府的掌控之中,自由度越来越大,且走在各种约束规则的前面,既有建设性成果又会造成破坏性后果。正如“未来犯罪研究所”创始人、安全专家马克•古德曼所言:“人类最早的技术应用可能就是对火的应用,用火可以得熟食物,也可以烧毁整个村庄。相比之下,现在的技术革新速度飞快,无论人们想怎样应用科技,都变得更加容易了。”科学技术只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工具,给人类带来什么,取决于人们如何利用科学技术。

科学技术在应用中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有着极其深刻的原因。从思想观念看,人类高估了自身对自然的改造与征服能力,认为技术创新与进步是可以完全被人类所掌控的,人类的自大,在科技界表现得尤为明显。DDT曾是全世界人民的宠儿,被誉为“万能杀虫剂”,它使人类相信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和改造地球,极大地促进了人类欲望的加速膨胀,使人类越来越贪婪地向大自然索取,但就是这一曾获得诺贝尔奖、划时代发明的DDT竟然是破坏生态之链、毁灭动植物种群、危害人类健康的罪魁祸首,直到2004年联合国正式禁用DDT,我国于2009年5月起禁止生产、流通和使用DDT。从认知能力上看,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一是不懂得科学技术是一个历史发展过程,一种科学理论在某一阶段正确,后来被证明是错的,或只有局部是对的,不是绝对正确的。从托勒密的地心说到哥白尼的日心说,再到宇宙无中心说,每次都是对前次的否定,牛顿力学诞生时是标准的科学,相对论的出现,它就只有局部正确了。二是把科学与技术混为一谈,“科”与“技”不分,多从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出发,以“技”代“科”,认为凡技术皆科学。科学起源于希腊,科学不满足于应用, 为科学而科学。希腊人认为,越是无用的东西,越纯粹,越高贵,越是真正的科学。中国传统文化中知识本身没地位,读书为做官。对科学的理解,多是实用主义。从价值判断看,技术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脱离早期由政府掌控的公共性、普惠性,变成市场化的商品,而广大社会成员仍把技术当成心无邪念的纯情少女,人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知道她已蜕变成一个花枝招展的“交际花”,时时想方设法去掏空愿者上钩的口袋。从技术层面看,一定阶段的技术水平创造了“人化自然”,却不能完全预测该技术带来的后续效应,塑料的发明曾经使人类欣喜若狂,可现在人们却不得不为如何处理它而煞费苦心,人类面临着塑料几百年乃至上千年不能降解的无奈。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有一套“人工成熟”的人造化石实验室流程,可在24小时内利用高温高压生产出几百万年才能形成的动植物化石,这些化石就是用扫描电子显微镜检查,与真化石相比都有着很高的相似度,这项技术一旦流入不法分子手中,考古界也将面临灾难。从社会层面看,存在法律法规和制度监管的缺失、道德约束与价值导向不足等问题,导致人为因素利用技术作恶,如网上黑客攻击、利用大数据犯罪、色情诱骗等。

技术迭代创新像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每项新技术的产生都是对法律和伦理的挑战,技术的发展如同历史的车轮一样不可阻挡,我们不可能通过限制技术的发展来实现治理,只能依靠对技术的发展方向、应用范围、规模、风险等提高警惕,适时制定新的规则,从而实现规则与技术之间的平衡,让技术向善,避免作恶。这是一个社会整体变迁中文化滞后的哲学命题,没有任何规则可以对越来越趋向无穷大的技术集实现全覆盖,但人类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性,提高识别力,增强危机感。20世纪,一群军事政治疯子把人类拖入灾难;21世纪,必须严防一群技术经济疯子再把人类拖入灾难。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