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农村改革试验转化为新时代农村改革发展新动能 —专访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司长、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主任赵阳研究员

0



本刊记者 杨良敏 蒋志颖

自1987年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建立第一批农村改革试验区以来,农村改革试验区已经走过了30多年的历程,在改革的浪潮中发挥了排头兵、先行军作用。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村改革试验区围绕农村改革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进行了多角度、多层次的改革探索,取得了显著成效,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重要经验和有益参考。就此,《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社记者专访了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司长、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主任赵阳研究员。

中国发展观察:上世纪8 0年代,为给农村改革全局探索路子、积累经验,农村改革试验区应运而生。请您介绍下当年试验区设立的背景、具体试验情况。

赵阳:根据1987年中央5号文件《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提出“有计划地建立改革试验区”的意见,国务院批准建立了第一批农村改革试验区。此后几年,近30个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围绕20多个试验主题和上百个试验项目开展了先行先试,创造了许多“最早”或“第一”。

比如,安徽阜阳作为首个农村改革试验区,在乡镇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制度创新方面开创先河,设立了全国第一家中小企业局,第一次在全县范围内通过招考公开选录了局长;广西玉林、河南新乡试验区最早启动粮食购销体制改革试验,对形成1990年全国的“稳购、压销、提价、包干”的粮改方案和此后进行的购销同价改革,起到了重要参考作用;贵州湄潭试验区首创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经验,写进了中央文件,在全国提倡推广;陕西延安试验区的“退耕还林草”试点,受到中央领导重视,得到原林业部等有关部委的肯定并在实践中加以推广;湖南怀化、安徽阜阳、贵州湄潭试验区的“农村税费改革”,为中央制定全国性的农村税费改革试点方案提供了重要参考。

可以说,农村改革试验区对推动农村改革的伟大实践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在思想、理论、制度创新方面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在上个世纪农村改革波澜壮阔的图景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发展观察:新形势下,农村改革试验区进行了一系列创新性探索,请您介绍下具体取得了哪些显著成效? 

赵阳:为进一步发挥好农村改革试验区先行军的作用,2010年, 中央启动了新形势下的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建立了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对新时期加强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2011年以来,经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批准,先后确立了58个试验区,承担了226批次改革试验任务。针对现代农业发展和农村体制机制创新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 先行先试,大胆探索,不断深化实践创新,推动制度创新,加强理论创新,注重方法创新,为农村改革顶层设计提供了丰富素材,有力推动了农村改革全局发展。

第一,形成了系统全面的试验内容。农村改革试验区建设既强调点上突破与创新,又注重与面上改革相结合、相协调、相配套。新形势下农村改革试验区的试点内容全面性特征更加明显,各试验区围绕深化农村土地制度、建立现代农村金融制度、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政策、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完善乡村治理体系等方面,在试点项目设计和试点内容细化上下了更大功夫,基本编织了一张覆盖农村改革各个领域的大网。

第二,产生了影响全局的试点经验。改革试验区的实践活动是生长制度创新和理论创新之树的土壤,丰富的创新实践是提炼收获改革经验和示范样例的基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深化改革作出全面部署以来,农村改革试验区开展了生动丰富的实践创新活动, 江西余江、贵州湄潭、四川巴州等试验区创新农村土地优化配置体制机制,有效维护了农民土地权益; 贵州六盘水试验区探索的“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 改革,盘活了农村资源资产;安徽宿州、山东东平等试验区创新农业经营方式,促进了各类经营主体有机衔接、共同发展;上海闵行、浙江温州等试验区探索农村集体资产明晰产权和运营管理的规范路径, 赋予了农民更多财产权利;重庆永川、河南信阳、贵州毕节等试验区改进涉农财政资金使用方式,提高了财政资金支农效力;湖南沅陵、河北玉田、安徽金寨、广西田东等试验区探索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提高了农村金融服务可得性和便利性;广东清远、河南新乡、湖北秭归等试验区探索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为实现农村长治久安夯实了基础。

第三,收获了日益丰富的改革红利。农村改革试验区坚持边“破” 边“立”,在归纳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努力推动制度创新,很多已转化成为政策内容和法律法规条文,为深化全国农村改革提供了可学可鉴的制度成果。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试验区己有144项试验成果在省部级以上政策文件制定和法律法规制修订中得到体现,几乎涵盖了农村改革的所有重点领域。农村改革试验正在转化为发展新动能,改革红利的“外溢效应”正在日益显现。

第四,凝聚了各个方面的改革共识。为打造规范化改革平台,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完善了工作机制和管理办法,健全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部门分工协作机制和改革试验指导机制,向中央改革办和专项小组的备案报告机制,以及试验区“能进能出”的动态调整机制。从中央到地方形成了支持试验区改革试验的合力,有关部门将新增的改革试验任务优先考虑在试验区安排,各级党委政府普遍将试验区作为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平台、载体和抓手,广大群众积极投身于农村改革之中,减少了改革阻力,加快了改革进程。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形成了中央明确授权、部门加强指导、各方支持配合、基层大胆创新、改革氛围浓厚的良好工作局面,为进一步深化改革试验提供了有力支撑和保障。

中国发展观察:未来,农村改革试验区如何抓准重点,持续释放改革试验的示范效应,为实现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各项目标和任务做出新贡献? 

赵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解决农业农村发展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根本要靠深化改革。改革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法宝。试点是改革的重要任务,更是改革的重要方法。试点能否迈开步子、趟出路子,直接关系改革成效。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农村改革试验要以习近平关于“三农” 工作重要论述为指导,紧紧围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准确把握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目标和原则,深刻认识全面深化农村改革所面临的新形势新挑战,勇挑重担、锐意进取,谋划好、落实好、推进好各项农村改革试验任务,有效发挥以点带面作用,不断释放改革试验示范效应,为实现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各项目标和任务做出新的贡献。

第一,以强化乡村振兴制度性供给为导向拓展试验广度深度。在主动承接落实好中央部署的改革试验任务的基础上,按照“扩面、提速、集成”的要求,以完善农村产权制度、优化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以激活主体、激活要素、激活市场为目标, 系统梳理现有改革试验任务,拓宽任务清单、提升试验深度、增进试验任务系统性、整体性和协调性。比如,最近我们与银保监会在成都试验区开展联合调研,积极引导试验区探索利用金融科技手段拓宽金融服务渠道,开辟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的有效路径,为破解农业农村贷款难、贵、慢的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积累改革经验。

第二,以服务深化农村改革为目标强化成果提炼转化。要强化成果意识,紧密跟踪改革试验区的实践创新活动,捕捉实践创新最新成果,对改革经验做法进行及时总结盘点、评估研究和分析论证,按照试验成果的成熟程度分类区别对待,探索提炼系统集成的成果, 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一批综合性、集成性改革经验,使更多的试验“盆景”转化为改革“风景”。要加强对改革典型宣传报道,提升一批老典型,推出一批新典型,打造一批明星试验区。

第三,以增强改革动能动力为主线完善改革试验工作方法。新时代推进农村改革试验工作,要完善工作机制和提高规范化水平,健全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直接领导下, 由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牵头,统筹协调和指导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的机制。完善农村改革试验区动态调整机制,让“能进能出”常态化。对于不涉及法律授权的试验项目,探索由批准制改为备案制。完善考核评价、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采取“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法,调动改革试验区创新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在改革试验区尽快形成想改革、谋改革、敢改革、善改革的浓厚氛围。

第四,以指导农村改革实践为需要深化理论研究创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不断实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良性互动。农村改革试验任务很多都是新生事物,政策性和理论性都很强,要注重运用理论创新成果研判改革进展和趋势,明确不同阶段改革方向,适时调整改革试验重点,保证试验内容的前瞻性和针对性,确保改革试验沿着正确的轨道稳步推进。要用科学的理论指导提升基层的改革实践,对改革中的难点热点问题要及时组织专题研究,要善于借助外力,加强理论探讨,提高预见性,为试验区释疑解难,提高科学决策水平。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