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路上的时光之旅

0



程应峰

上世纪70年代,我上小学的时候,从村庄到学校,十来分钟的路程,走的是一条宽一米有余、通往106国道的沙土路。路上有一道三四十米长的木桥,走上去,嘎吱嘎吱作响,颤颤悠悠惊人。但桥下流水清幽,水中还有一些长着红翅的小鱼儿,扒在桥上往水里看,别有趣味。只是,这座桥,一发大水,木桥墩就会被冲垮。桥一垮, 上学可就成问题了。

沿路有一条灌溉用的沟渠, 水中有小鱼小虾,沟渠石缝中、草丛里,时有猪婆蛇、蜥蜴、壁虎、田鼠之类的小爬行动物出没,蝴蝶、蜻蜓、蚱蜢、螳螂、甲壳虫、臭屁虫、蚊蝇总是随季节而飞而动。那时,这条路在我们眼里,就是一条宽阔的路。晴和的时候,为了抄近路,我们会从这条宽阔的沙土路拐到长满杂草的窄窄的田埂上,从学校后门溜进教室。可以说,路上的时光,充满了忧患也充满了烂漫童趣。

上小学高年级时,我已八九岁,算得上是大孩子了。一到星期日或寒暑假,就与兄长一道忙着随父亲打石方铺公路。总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带上角锄、钉耙、铁锤、撮箕、扁担等,在村前小河的沙州里翻找石头,用大、小铁锤敲打,碎成核桃大小后,耙入撮箕, 挑到公路上,码成梯形石方,让公家人来测量。这样,一家人每天一共可以挣上几毛钱,用于购置灯油、酱油、食盐,交学费,买些小人书等等。日复一日,这活虽然又累又苦,但毕竟是个经济来源。我最初对路有感觉、有感情,就是从跟随父亲打石铺路挣些零用钱这段经历开始的。

另有一条路,是从村庄通往白羊山的。白羊山虽无奇峰险隘,却不失俊俏秀美。站在家门口, 就可望见它逶迤连绵的身影。蓝天白云下,它的清朗可以入怀;风生雾起时,它的姿容如梦似幻。它位于崇阳路口铺东北8.2公里处,主峰海拔778米,东北连泉山,南过桃树窝连大顶尖山,为崇阳东北隅最高峰,东麓通山县,西通路口镇。主峰南腰有山洞,环抱明月清风,竹影疏林,四季泉水长流不竭。我的记忆中,白羊山山脚下,有两个村落,一名刘家垅,一名菖蒲坑。山脚下有幽蓝醉人、碧波荡漾的红石水库,库水流入红石河,像一条飘动的裙带,在桥边村十几个村落潺潺流过,驿动着飒飒生机。

“大集体”那时候,也是“农业学大寨”如火如荼的时代,在远山开荒种庄稼是最日常不过的事情。大人们常常背着干粮,天不亮就出发,小孩子和大人一样,走着茅草遮掩的羊肠小道,翻山越岭, 紧赶慢赶跟在后头,最后从刘家垅爬到半山腰,常常是日上三竿。山上,乱石嶙峋,杂木掩映。有心跳上一块大岩石放眼望去,那才真有“一览众山小”的味道呢! 

只是,一旦途中遇天气突变, 就算是备有蓑衣草帽,也注定是深一脚、浅一脚,一脚泥巴,一身泥水,那种狼狈不堪之状也就可想而知了。

70年代中期,我祖父辞世。按照他生前的意愿,父亲将他安葬在白羊山脚下一处叫蜡烛尖的山头上,蜡烛尖下面的村落就叫菖蒲坑。因为路途不近,出殡时,父亲请了两班柩夫轮换着抬柩,还备了粗实的拉绳,请了伙夫挑着炊具食材跟着。全村男女老少两百多人,只要有些脚力,都站在了送行的行列中。中途,有一处山路逼仄,棺柩无法通过,只能从一处足有四、五百米的坡地上攀插上去。大家伙一合计,将粗实的拉绳系在棺柩上,一部分人在柩夫身前身后护柩,一部分人在前头拉着绳索,齐心协力,才将棺柩归置到了可以行走的山路上。歇下来,全村人用过餐,开始了下一段艰难的路程……那份浓重的乡情,只要你经历过,是不可能忘怀的。

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思路变了,白羊山上的庄稼虽然减少了,但果园却在不断地扩大,之前,只长茅草的地方全部栽上了果树。山路也随之被挖掘机拓宽,虽然还是砂石黄土路,不能算是坦途,但也算是通途了。果农们足以用交通工具将水果从这儿运到山外销售。

于我而言,这以后,年年岁岁清明时节回家,赶晴和的日子上山祭拜,不会再为难走的山路而困扰犯难了,这样的时候,我的内心变得沉实、安然而祥和。

进入2 1 世纪, 生活日新月异,一切都在不断地更新升级, 这条乡村道路也纳入了公路改造规划。几年后,这条路变成了厚实的水泥路,险峻的地方除了埋上了结实的水泥墩子,还加了如高速公路上那样的绿色护栏,摩托车、小汽车在路上自如地穿梭,打破了以往固有的清静。退耕还林也在悄然地进行,路两旁坡地上,成片成片的树木已然长高长大,原来荒草掩映、崎岖坎坷、泥泞蜿蜒的乡间羊肠小道,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宽敞光洁、绿树成荫的乡村公路。

可以说,在几十年的时光进程里,白羊山脚下的这条乡村道路, 是一条萦绕在我心头的路,一条蜿蜒在我生命中的路,一条洒满亲情乡情的路,更是一条被新时代赋予了发展使命的路。

现如今,路网相通,村庄相连,乡村振兴,发展变化今非昔比。许多乡村的水泥路已被宽阔溜光的柏油路取而代之,这样的变化,在现代中国似乎是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关于路,我曾写过一首《时光之旅》的小诗:“砂石和青草/在乡间/是细微平淡的情节/是风来雨去串缀而成的乡村组诗/平平仄仄的乡土韵味/在朴实无华的乡村路上/伴牛铃叮咚/伴牧歌缠绵//走进走出的父老乡亲/在时光遂道/在从容更替的绿肥红瘦里/任脚印的音符/细密板结/经历万紫千红/操办大悲大喜/以豁达宽厚的意念/铺垫出今天的高速飞旋”。

是的,在这个高速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崭新的时代,我相信,谁的心中都有一条簇新的路,连系着血浓于水的亲情,寄寓着由此及彼的心中梦想,背负着美好幸福生活的人生向往。这条路,无论长短, 一旦走过,便会在日月轮回里、生命进退中萦绕一世,感念一生。

作者系湖北咸宁市民、作家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