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对我国的风险与挑战分析

0



王娟 步超

北京时间2019年6 月18日17 时,位于瑞士的Facebook子公司天秤座网络(Libra Network)联合全球28家企业共同发布加密货币 Libra 项目白皮书。消息一经发布,数字货币产业链市场预期利好,加密数字货币一反颓势,6月22日,比特币价格结束15个月的低迷震荡, 从不到3000美元的最低点上涨至超过11000美元,当日涨幅超过9%,目前价格已突破13000美元, 全球区块链概念相关企业股价上扬,风险资本迅速涌入区块链相关行业。Facebook数字货币白皮书的发布,成为2009年比特币主网启动之后加密数字货币领域的又一里程碑事件,我们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梳理分析。 

基本情况

一是形成超主权强势数字货币,冲击法定主权货币。Libra在研发团队内部叫Global Coin,即“全球货币”,其设计完全对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锚定美元、欧元和日元等一篮子货币,是一种超主权数字货币,体现了Facebook建立数字中心货币的企图。对于委内瑞拉、津巴布韦、阿根廷、土耳其等近年频繁出现货币贬值的国家而言,Libra很容易取代国内法币流通,未来可能取代脆弱国家主权货币。 

二是基于社交网络的跨国数字货币体系,构建数字金融基础设施。Libra用小型互联网企业挑衅法币和现有金融体系,以央行发布的银行存款和美国国债等真实资产作为储备,可直接用于买卖美债, 涵盖个人支付交易、全球转账结算和加密货币与主权法币间的自由兑换等,还会推出形式类似ATM 机的实体货币兑换机器,通过数字货币发行实现“分权”,建立基于Facebook社交网络的跨国数字货币体系。

三是挑战全球跨境支付体系, 合作机构覆盖金融、互联网、移动运营商和电商等多个领域。Libra的28家合作机构中,有Mastercard、Visa、Paypal等金融巨头,有Uber、Lyft等分享经济巨头,有Vodafone、Iliad 等移动通讯运营商,有eBay、阿根廷电商网站 Mercado Pago、在线奢侈品网站 Farfetch等全球知名电商平台。此外,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区块链技术公司Coinbase和一些国际知名非营利组织也参与该项目。目标人群包含占全球总人口31%的17亿没有银行账户的各类人群,除大大降低跨境转账的时间和费率成本外,还实现跨市场交易和跨主权清结算,挑战现有跨境支付清算体系。

四是运行机制具有明显技术优势,激励机制设计模式对监管。Libra由设在瑞士的Libra协会管理发行,该组织由Facebook发起。申请加入者需缴纳1000万美元会员费用,每1000万美元可获得理事会1 票表决权,单个创始会员只能获得 1 票或者 1% 的总票数,以防财团垄断。入会后可在链上运行节点, 获得数据查看和数据写入的权限。Libra的设计中,对于监管越强的地区,其激励回报越高,运行机制中具有技术上难以封堵的动态属性。

风险分析

一是剑指数字资产确权和交易,给国家数据安全和跨境数据流动带来风险。有分析认为, Facebook启动数字货币计划是其决策层对2018年隐私泄露丑闻的直接回应。欧美确立GDPR等个人数据保护新规后,用户数据的所有权和控制权明确划归用户本人, Facebook 须经用户明确授权、支付对价后才能对数据进行分析,其原有的利用大数据分析用户、赚取广告费的商业模式遭遇危机。为实现数字资产交易,Libra专门创造了MOVE语言,除了能保证以最低限度泄露隐私的方式访问用户数据, 基于MOVE的智能合约使得个人数据成为可交易资产,每个资源只有唯一的所有者,每个资源只能花费一次,并且对新资源的创建进行了限制。数字资产一旦通过技术手段归属个人,将极大影响数据流动的规则,重置个人隐私保护与国家主权安全之间的关系,给数据安全和跨境数据流动规则带来新的风险和挑战。

二是以技术优势分权法币“铸币权”,利用社交平台抢占跨境移动支付用户。原有的稳定币主要满足避险需求,支付功能很少被提及。与USDT、GUSD和PAX等稳定币不同,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的方式显示了其以跨境支付为核心的布局。2018年,中国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在用户数量不足 6 亿的情况下, 创造了大约28万亿美元的交易量。Facebook如向Libra有效转化用户, 一年可承载50亿至80万亿美元交易量,营业收入将大大超过Facebook 现有格局,直击金融核心领域,挑战全球法币“铸币权”,或将重建全球金融体系。

三是利用去中心化治理机制, 寻求建立以互联网企业为控制层的新型金融体系。Facebook在互联网上创建以Libra为中心、以100个各领域寡头为节点联盟的多中心数字经济“帝国”,以Libra为中心的数字经济世界里的“政府”和“中央银行”,Facebook将替代现有的地理金融中心。事实上,在去中心化的外衣下,国内外绝大多数的区块链项目都试图用技术手段悄悄“取代和分权”于金融、投资、贸易等业务的现有中心和核心机构,寻求将中心权力下移或分权。

四是潜在风险明显, 引发恐怖主义融资和跨境洗钱担忧。Facebook宣称Libra能够实现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资金“像发送短信或分享照片一样轻松、划算,甚至更安全”。因此,Libra很容易通过该公司的网站及其WhatsApp、Instagram 等社交平台卷入洗钱领域,Libra在洗钱方面的作用将与Facebook在传播假新闻方面的作用类似。这引发多种担忧,七国集团(G7)已成立相关工作组,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各国央行一道对该项目进行评估,研究此类货币对金融体系构成的威胁。

五是跨市场、超主权商业模式威胁我国国际发展战略。在Libra事件出现前后,JP Morgan和Walmart 等金融和商业巨头都有发行数字货币的动作,但诸如此类的发币行为主要是产业数字化模式演进,局限于发币方原有的主营业务,并未引起过度关注。而Libra是一个跨越多个市场和经营主体、涉及跨境支付和全球贸易等多个领域的算法型货币。潜在用户主要是银行账户普及率低、本国货币稳定性较差的国家,将对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构成一定威胁。当然,Libra本身对跨国支付清算系统、跨境资本流动和各国金融政策的影响具有普遍性, 各国都有所担忧,因此跨市场、超主权模式能否按照白皮书设计全面成功落地,仍然是个未知数。

对策建议

一是加快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测试,集中优势资源开发稳定可靠的数字货币支付清算体系。

我国在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测试方面起步较早,已具有一定技术积累。Libra是互联网企业对法币发行和全球支付清算体系的公开挑衅,法定数字货币已成为不可或缺的金融基础设施。下一步的核心是提升人民币法定数字货币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建设可大规模商用的数字化支付清算体系,迎接互联网时代技术变革给国家金融安全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我国现阶段发行法定数字货币,除了要具有广泛的应用场景和真实的市场需求,还必须具备高效安全的技术基础。在我国移动支付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前提下,数字货币发行无论是否使用区块链技术,都应能够以技术手段保障金融创新的安全可控性,具备充分的用户基础、风险防范和隐私保护能力。

二是聚焦区块链底层平台和关键技术领域自主研发,防止未来大规模应用中的技术“卡脖子”。

相关测评机构数据显示,超过50%的国内主流区块链平台使用IBM的Hyperledger Fabric作为底层系统,另有15%的底层系统为比特币系统。未来一旦不能得到技术支持,系统的升级和稳定运行都存在很大风险。分析显示,国内已成立的2万余家区块链相关企业,多数尚无区块链项目运行,已开展的区块链应用在供应链金融、防伪溯源、数据存证等领域扎堆,由于缺少充分的需求驱动,技术差异化不明显,造成资源浪费,沦为资本炒作工具。

除Facebook外,美国金融公司JP Morgan、社交软件Twitter、欧洲社交软件Telegram等都在推进自己的数字货币计划,这些企业无一例外开发了自己的底层平台。底层平台相当于计算机的操作系统,目前国内区块链企业集中在应用软件开发和概念炒作,基础区块链“操作系统”则主要由国外主导,基础创新能力严重不足。亟须重视区块链平台开发, 在兼顾开放、兼容和安全的原则下,建设国家层面的、高效自主的区块链“操作系统”迫在眉睫。

三是高度重视金融机构数据安全,慎防区块链技术应用带来的数据泄露。

互联网企业跨界金融已成为趋势。国际互联网企业频繁发币, 国内资本缺乏投资热点,各地的区块链企业纷纷以免费提供底层技术为吸引用户将数据上链、为客户提供数据服务,吸引金融行业客户。

金融机构的数据上链业务具有较高风险,数据上了这些不明主体或单一主体控制的链,小则被非法利用,危及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 大则可能流出境外,造成国家核心数据流失和被窃。在当前国际政治经济背景下,必须严防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在必要性不强的技术合作中,造成经营数据、客户信息甚至政策和决策信息流失,确保国家金融安全。

四是密切关注区块链技术和稳定币的发展,打击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市场的投机、炒币、传销和非法集资等活动。

我国在区块链关键技术和应用方面相对滞后,围绕区块链的周边业务,如媒体、培训、行业组织、投资机构、产业基地等快速形成,造成了一种技术已经成熟的假象,形成了发展错位的局面。区块链应用普遍存在盲目性,为了创新而创新,“拿着锤子找钉子”,必要性不强,价值发挥有限。国内对区块链的应用模式的探索相对局限,对潜在价值最大的公有链探索较少,集中在联盟链和私有链。 

稳定币作为连接加密货币世界和法币世界的重要枢纽,成为数字货币在今后一个阶段的主流方向,需要积极研究和密切关注。受Libra事件刺激,加密货币市场量价齐升,挖矿、炒币、割韭菜和区块链概念炒作等卷土重来,需严防非法炒币组织和个人,打击以发行所谓“稳定币”名义开展非法集资和传销活动,防止出现资本外逃和外汇风险,避免社会金融领域的波动和群体事件。

五是加快技术和政策研究,合理利用现有政策和法律法规积极应对。

按照区块链项目惯例,白皮书发布后半年到一年,Libra将正式推出, 目前各国都在积极研究应对举措。反观当前国内的区块链产业,遍布传销、资金盘和非法集资者,仅仅依靠“一刀切”禁令和喊口号式监管,已无法应对技术变革的挑战,迫切需要加快推动相关技术标准和政策研究, 主动应对可能出现的挑战。

在法律条文和监管制度方面, 不能放任资金盘和炒币行为游离于监管之外,引致风险投资和普通民众对国家政策导向的错误解读。需要积极研究与技术发展相匹配的政策,解释和示范相关法律制度对ICO、STO和IEO等非法融资活动的适用性和可操作性。避免出现制度替代技术式监管,导致监管没有可操作性或出现监管空白地带。(参考文献略) 

(本课题受到中国博士后基金“基于控制超调量的金融监管研究”、教育部创新科教基金“区块链技术下新能源智慧平台建设”支持) 

作者单位: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国研文化传媒集团

评论被关闭。